97s2s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是半妖 愛下-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尾巴都給你身子也給你看書-6anup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陵天苏在地上连连打滚,笑得直抽气,忽然身体一重,苍怜的身体却是软软的压了上来,双臂环着他的腰身,拱着柔软的小身子紧紧贴了上去,凉凉的鼻尖在他脖子上轻轻蹭着,轻轻低唤了一声:“小妖儿……”
陵天苏止了笑声,指尖怜爱般地轻抚她的青丝秀发,语态温柔应道:“嗯。”
“小妖儿。”
“嗯。”
“小妖儿。”她将他搂紧了几分,蜷在他的怀中,像一只娇缠的大猫,声音却是微微有些颤抖:“我以为,我死了。”
陵天苏指尖一颤,黑眸之中深沉难定,他用力抱紧苍怜微微颤抖的身体,轻声道:“不会,苍怜儿的身体很暖人,是热的。”
苍怜温热的呼吸声扑洒在他颈肩肌肤:“年少不知殿中事,那时候你收了我的修为天赋与龙角鳞片,我还暗自恼了你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才知晓,原来你一直都在保护我,纵我,容我。
太苍古龙是苍生禁忌,小妖儿,你是尊贵的神帝之子,那年在九齐山上我对你做的事情就足够我死上一万次了,小妖儿,若我还痴念与你做夫妻,会不会太过分?”
她一声声的唤着小妖儿。
他将她紧紧纳入怀中,低头在她耳缘上轻啃一口,姿态并不如帝子那般冷漠。
纵然灵识已全,神骨已淬,前世灵魂融入此身,万年轮回记忆相融,为妖一世的陵天苏,不过是万海长生中的一片浮沙,惊澜一掀,便该沉入十万丈海底。
追溯本源,他当是帝子无祁邪。
这一点,不止他清楚,就连他怀中的这名女子也清楚。
可是,他却以尖尖兽齿轻咬她的耳朵,暧昧又怜惜。
容颜未改,依然黑眸墨发,可六只雪白的狐狸尾巴却从他的身下缓缓展出,尾尖一簇玄黑,一只尾巴似撩似勾的在苍怜的臀上轻轻一触。
苍怜身体轻颤,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只狐狸尾巴滋溜一下,在黑裙上破开一个洞洞,毛茸茸得展了出来。
虽然身躯重塑,可这副皮子,终究还是灵界的雪灵妖狐,哪里经得起他尾巴上的那抹玄黑妖力这般撩拨。
轻轻一触,便激得她直接化作了原形。
宰輔
方才还在伤春悲秋的妖尊大人,绝美的俏脸皮子一羞,情动之下,尾巴像小狗似的摇摇。
转念一想,分明压他身上的是本妖尊大人,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骨气的朝他摇尾巴。
苍怜气恼地想要将尾巴藏起来,尾巴刚一垂下,却被对方的一只茸茸毛尾巴紧紧缠住。
尾巴尖尖轻撩细蹭,好不勾人。
尾尾缠绕,温度暖人,尾巴尖尖还十分过分的在她的狐狸尾巴的敏感某处画着圈圈。
窜急的电流细弱的从尾椎一下子蔓延至全身。
苍怜只觉得每一根头发丝到脚指头都酥掉了,她娇媚地轻啊一声,吟声无不让人浮想联翩,甚是魅惑动人。
这家伙!
简直过分!
欺负她只有一根尾巴!
可苍怜被欺负得心中甜丝丝的。
虽然他一言未发,可是却用行动来证明了一切。
他若是那位孤于王座之上的尊贵帝子,又怎会心甘情愿地被他压在身下。
詭異在線中
他若是不可亵渎的天下共主,又怎会以狐狸尖牙咬她耳朵,以尾巴勾她心魄。
他任由她压在身下,小小举动,却含着万千宠爱。
这是帝子无祁邪,给不了的宠爱。
余下的五只尾巴,皆是黏人地缠了上来,软软地缠在她的腰间与双腿上,亏得这只公狐狸能够顶着无祁邪这张禁欲的脸,却是将那双漆黑的眸子生生笑出了夭夭桃花,像一只招人妖精。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知道吗?在我们狐狸世界里,这叫交尾,唯有夫妻之间才会做的亲密事,苍怜儿,我的尾巴都给你,你想玩哪一根就玩哪一根。”
那表情只差没说,我都这般了,你若还不想跟我做夫妻,那才是真的过分。
苍怜眼眸湿红,春 情绵绵,尾巴每每给他的尾巴轻蹭勾搭一下,她都会难抑地发出颤颤的‘啊’声。
君妻
她咬唇不语,双手在他身后胡乱抓着一根尾巴,一口咬住,不让自己发出丢失颜面的声音。
平日里那双极夜般的长眸,威严霸气没了,只剩下渺渺晕霭弥散朦胧。
咬尾巴的力度不重,轻咬慢磨间,只痒不疼。
她凝着一双水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超凶地瞪着陵天苏,道:“话说得倒是大方,但本尊想玩的可不是这几根尾巴,给我再多,我也不喜欢。”
陵天苏嗯哼一声:“那你想玩哪一根?”
苍怜哼哼唧唧,做贼似的左右前后看看,确认再不会有不知死活的人来捣乱,她这才扭着身子,慢慢缩下去,手中还捧着一只尾巴,窝在他腰腿间,挑逗般的在他身上轻咬一口。
陵天苏轻嗯一声,缚在她身上的尾巴像开花似地无力散开,软在地上。
苍怜抬起那张妖妩的脸,媚眼如丝,红唇轻启,玉齿之间咬着他的一根衣带,静谧的烛光下,那张绝美的容颜有不禁透着几分妖尊独有的妖娆与高贵。
似是注意到陵天苏逐渐升温的目光,她心中无不自傲,嗓音如歌,缓缓而道:“小妖儿,你动情了?”
斜光到曉踏紅塵
陵天苏脸颊鼻尖微微红,轻咳一声,倒也没有傲娇,坦然承认:“嗯。”
苍怜轻笑,玉齿轻扯之间,衣带散开,露出一截结实紧致的腹部肌肤,她在他肌肤间落下一吻,眉梢唇角不经意间便流露出几许慵懒的贵气。
“小妖儿,当初既然是你收我养我,便不难知晓,太苍古龙为何会成为苍生的禁忌。”
陵天苏呼吸声早已在她缠绵轻吻下失了沉稳,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应道:“你是说灭世妖莲?”
苍怜半撑起身子,明明灯烛之下,烛光摇曳,她眉间那朵黑莲如火妖娆而印,长夜极渊的眸子里,仿佛有着两团亘古的黑焰烧过荒凉的四野,沉寂的岁月。
微凉的素手沿着他腹部一路抚摸上去,五指如拨弄琴弦,轻轻点在他的肌肤间,她俯身看着身下的少年,长长的青丝墨发自两肩滑落,将明灯烛光切成细碎如丝缕般的光,影影绰绰地映在他的胸膛间。
陵天苏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皓腕,隐隐不安。
鳳盜天下:神偷五小姐
奇怪,怎么觉得这憨憨妖尊忽然变得强势攻气了起来。
苍怜见他这般,忍不住轻笑一声,覆唇贴耳,轻轻吹了一口气,嗓音酥媚得让人牙根子都微微有些发痒:“小妖儿还在跟我装傻,我虽不知我体内那朵黑莲的来历究竟为何?却也知晓,若只是灭世妖莲,又怎会引来诸神之战,神尊降临。
灭世妖莲可灭人世,可人间芸芸众生,皆设于凡土之上,若想灭了这凡世可不仅仅只有我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在神界之中,亦有万千神灵,引星之力,皆可轻易为之。
灭世妖莲,莲生九瓣,从来都只是欺骗那些神灵之眼的谎言,小妖儿,这是你保护我的方式,只可惜,这个谎言已经存了一万年,瞒不下去了,神界之中,那些高高坐于王座之上的神灵已经有所察觉,他们想要我体内那朵莲,至于太苍古龙生存还是死亡,皆不是他们所关心之事。
只是,身为黑莲宿主,我已沾得那妖莲气息,小妖儿你可知,此番死亡,我在黄泉之中,看到那朵黑莲生出了第十瓣花叶,小妖儿你告诉我,我体内的这朵莲,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陵天苏一脸震撼地看着苍怜。
苍怜手指在他赤裸的胸膛上画着圈圈:“虽然说这黑莲能够生出第十瓣花叶来,的确是一件令人十分吃惊的事情,但你也不用震惊成这样吗?”
紅色國度
“不是……”陵天苏嗓音涩然,面色复杂,他抬起尾巴,双手抱住自己的尾巴掩在双眸间,声音说不出是沉重还是欣慰:“原来我家的憨憨妖尊,一点也不憨啊,真是令人……太震撼了。”
苍怜嘴角一抽,顿时不满了,扯着他的尾巴:“什么叫憨!什么叫憨!我哪里憨了,活了一万年,还没谁敢说我憨的!”
陵天苏继续用尾巴掩着脸颊,耸肩低笑。
苍怜甚是不依,摇着他的肩膀:“小妖儿,你是不是知道我体内那朵黑莲的来历?不然为何当年你要冒众生之大不讳护养我?”
陵天苏遥下尾巴,揽抱住她的纤腰,身体轻动,隔着衣裙布料不轻不重地蹭了蹭她,道:“虽说长夜漫漫,可今夜你都将我衣服脱了一半了,却不如往日那便急色,是想玩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吗?”
苍怜被他蹭的面颊通红,感受到了他的体温,若换做了平时,她早就将他反复吃上好几回了。
可是今日,她却隐隐有些忌惮抑制。
看着身下鲜嫩可口的小妖儿,虽然顶着那位魔头老母亲的脸,但苍怜觉得,只要是她的小妖儿,她都可以生冷不忌,一口吞下。
瞧着这张曾经对她冷眼漠然的脸,如今却乖乖被她压在身下欺负调戏,一副等待被妖尊大人宠幸的模样,她心中甚至隐隐有些激动,产生了某种让人兴奋的背德……
咳咳!
但是她要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