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npln精彩玄幻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一十四章 歪門手段-0a5ju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张玉普有兴趣,这事儿就有的玩。
吴良直言不讳,“卡赛2.0。”
卡赛1.0是绕桩赛,类似于驾照科目二考试,不过比科二难多了,观赏性一般。
絕地求生之我就是開掛了
2.0是场地赛,重达9吨的四驱卡车,420马力的动力在泥泞的场地比赛,过一个坑,9吨的车弹起来,想想画面都透露出一种狂野和暴力感,观赏性极高。
车速过快则会导致失控跑出塞道,惊险又刺激,从另外一个侧面也能体现出赛车的越野性能,是以称之为场地越野赛。
吴良大致说了说自己的想法,张玉普没忍住,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
他同意,其他人也没了反驳的想法,吴良顺便提出,“可以委托后浪广告公司代为管理。”
周雨民翻了个白眼,感情说了半天还是给自己的广告公司找饭辙。
张玉普也没觉得吴良说的有多过分,还是同意了,“我没太大意见,还是麻烦吴董提交一份合适的广告策划,以及卡赛运作的报告,把钱花到刀刃上。”
吴良则是信心满满,“放心吧,交给我了!”
至此,董事会的几项决议基本上算是讨论完,总体来说,吴良并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除了几个意向之外。
张玉普做最后的总结发言,“董秘给会议内容整理一下,出个会议纪要,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边吃边聊?也算是欢迎吴董一行。”
吴良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别扭,犹豫再三还是点点头,也好。
中午,就在陕氵气的食堂小餐厅,开了两瓶红酒占住杯子,然后说了一大堆没有营养的话ꓹ 关于会议上的几个议题是一点都没提,吴良心知肚明ꓹ 这些人是心有余悸。
草草吃完午饭,吴良回到陕重氵气给他预留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和张玉普单独沟通。
吴良显得略有些惊讶ꓹ “哟,办公室都给我准备好了?”
“办公地方还是有的!”张玉普呵呵笑笑ꓹ “聂董以前每年都会过来办几天工的!”
吴良点点头,似笑非笑的问ꓹ “有心了!老张啊ꓹ 问你个事儿?”
张玉普突然感觉有些不妙,“吴董,你说!”
吴良犹豫再三还是从自己的手包里翻出几张折叠在一起的A4纸,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按说这东西也不应该是由我交给你,只不过,你这事儿做的有些糙ꓹ 我还是给你提个醒。”
张玉普见吴良脸色慎重,迟缓的从桌上将折叠好的A4纸拿了起来ꓹ 普一展开ꓹ 他看见文件上写的“陕省华奥德销售公司”时ꓹ 脸色就变了数变ꓹ 忍不住嚷嚷道,“吴董这是什么意思?”
吴良盯着张玉普猛看ꓹ “和我说这话有意思么?”
张玉普顿时泄气ꓹ “说吧ꓹ 你想我怎么做?”
吴良摇了摇头,“我刚才都说了ꓹ 你们啊,做事儿,做的太糙了!”
华奥德销售公司的氵去人卓红艳,张玉普的儿媳妇,而该公司承接了陕汽重卡销售业务,幕后实际掌控者张智毅,张玉普的儿子。
据相关规定,国企高管禁止其配偶、子女及其他特定关系人在本企业的关联企业、与本企业有业务关系的企业投资入股。
无论是当纪层面,还是国企领导人从业方面的相关氵去规,这种行为肯定是违规的,轻则违纪,重则可能涉嫌变相的利益输送。
换句话说,他是茅苔袁总一样的悲情式的人物。
用吴良的话来说就是,活太糙。
重卡经销商的利润来源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部分,赚差价。
以重卡车头来算,如果厂家给出的指导价是30万一辆,按照任务率年终返点为6%,那么经销商总经理可能给销售主管可能是4%的下点,销售主管给予业务人员可能就是2.5%的下点。
也就是说销售员可以将车辆以29.25万的价格销售,那么经销商在完成总任务的基础上便可以赚取10500元的毛利润,这就是产品加价销售。
青春協奏曲
产品的差价销售其实利润很低的,很多时候大家为了争得一点市场,基本上就平价销售了,一般情况下,差价销售只能占到经销商年利润的30%不到。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 匪我思存
其余两块比较大的利润来源,一是增值服务费用,比如车辆上牌费用,或者保险费用,二是售后服务费用,配件销售这一部分。
不过,大部分售后服务赚钱的少,依靠的主要还是配件的销售,这一部分还得考量经销商的服务能力,属于投入大于产出的那部分。
只手遮天 昨夜星辰
而且,没有售后服务还不行,用户买着也不放心。
[惡作劇之吻同人]當天驕遇上天嬌
第三块的利润,一般情况下在年初和年末的时候喜欢让经销商出资买断一部分车辆,而这些车辆的购置价格往往低于市场价格,那么经销商的利润就高起来了,当然,这只是一锤子买卖,遇到的不是特别多。
陕重氵气在这方面也有,但是不多。
然而,问题最令人诟病的地方也是在这里。
库存车或者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厂家是负责三包的,这个三包是销售开票的那一天算起的,用户买的也放心,再说,用户也不一定知道。
负责销售的大区经理,手里就有这样的权力,比方说,别的经销商卖不掉的,换地方销售,大区经理可以从厂里要来一定的政策等等。
这部分利润让利给经销商,大区经理或许也会拿一部分,这很好理解。
另外,经销商的返点,为啥你是6个点,而我是5个点,凭啥?瞧不起我?
于是,就产生了各种各样人为的不可控制的所谓的有可能产生利益输送的环节。
筆墨封神 可笑書仙
对于张玉普而言,他或许从没有为孩子的事说过一句话,打过一次招呼,他会认为孩子的公司都是正常经营,成为经销商都是按程序办事的。
但是,谁信?
所以吴良会说对方的活太糙,如果是吴良,他会有一百种办法来运作这样的事情,不就是赚钱么,非得在老爷子的领域内捞钱?
就算没别的招,氵去人注册都不知道避讳的吗?
诚然,张玉普已经年过花甲,满打满算再干上一届也就差不多了,有道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国企前些年,当高管的年薪真的少的可怜,陕氵气还不是上市公司,到手即便能有二十,那也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好日子刚刚开始,他却要离开了,也没给孩子留下些什。
那么,孩子愿意做正经得生意,当爹的假装看不到,或者知道了也装个糊涂,用一句“正常的生意,我又没打过招呼”之类的借口对外给个说辞,大不了这个董事长不干了呗,只要孩子过的好就行!
所以吴良说他这活太糙的时候,张玉普实在是心里委屈的厉害,一股怨气张嘴就喷了出来,“湘火巨卡着股权不放,陕重氵气上不了市,我们这些人终究是享受不到企业发展的红利,拼了一辈子,甘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