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c2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171.敵人、謊言與背叛者看書-uv3si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什么!?这不可能!”
浮生之灼灼桃夭
数据的流窜有序排列,像是在对帕斯的行为本能的进行抗拒,然而排斥反应仅仅是过了一段时间便烟消云散。
随后,数据急剧收缩,像是囚笼一样朝着鬼冢的方向压缩,空气顿时黏着起来。
这一切都预示着一件事,那就是帕斯的技能发动成功了。
“这不可能!”财前晃重复着说道,“这几乎是从规则上改变了决斗!这种技能怎么可能出现!?”
“财前部长!对方的技能的确是发动了!”
财前晃如梦初醒,哪怕再怎么不可思议,那么发动了就是发动了,现在,必须想办法让鬼冢脱离决斗,然而得到的答案却让他如坠冰窖。
“财前部长!决斗场地被锁定了!决斗无法中断,GO鬼冢无法强制登出!”
财前晃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无法脱离?决斗场地变成了斗兽场?SOL公司设定的程序,身为安全部长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意味着,这场决斗真的只能在决出胜负之后才能结束,但是GO鬼冢的身体则根本无法撑到这场决斗结束。
那么从后门开启管理权限呢?
“他是从哪里发动的那个技能!?”
“报告部长!是基础!他从基础的决斗文件管理器中使用了权限……”
“马上取得权限!”财前晃焦急的喊道。
“报……报告部长,管理器连线上了,但是我们无权对其作出任何修改,除非……”那个部员神情慌张的看向财前晃,“除非我们切断整个link vrains的电源,从物理上改变……”
上古卷軸之天際至高王 簡竹間
财前晃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缓缓蹲了下来,摇摇头,“够了……”
财前晃此刻脑海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他曾经极力反对继续雇佣GO鬼冢,因为瞎子都能看得出来GO鬼冢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
但是他本人不在乎,于是乎SOL公司的上层、财前晃名义上的顶头上司就以此作为依据,继续让GO鬼冢参与针对伊格尼斯的追捕行动。
那之后,其他的赏金猎人在遭遇了挫折之后开始偃旗息鼓,唯有鬼冢,作为一个好用的工具被SOL公司留了下来。
财前晃那在SOL公司上层浸淫许久剩余不多的良心忽然间刺痛了起来,但是随后脑海中精神一震,又一道画面出现在他眼前。
当时的他正站在棋盘的黑白格子上,面对着那根参天的白玉王柱。
——财前晃,我们都是凡人,那就应该以凡人的身份做出一些超越凡人的惊天壮举。
超越凡人的惊天壮举,塑造一个完整的世界,为此,伊格尼斯的力量是他们所必须的。
能舍弃鬼冢豪吗?
不能ꓹ GO鬼冢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没错ꓹ 仅仅是一个好用的工具,仅此而已!那么这个工具,只要磨得更加锋利一些ꓹ 其余的可以不用管。
在他变得更加锋利之前,这些挫折都是必须的。
想到这里ꓹ 财前晃的眼神变了。
女總裁的妖孽男神 譚小四
“财前部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财前晃深吸一口气,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变得无比坚定ꓹ 听到部员的话之后ꓹ 财前晃下达了命令。
“通知下去,命令各单位抓紧时间将‘囚笼’在场地四周打造好,然后命令赏金猎人们撤离那里!”
“诶?”听到这个命令,所有部员都瞪大了眼睛,听财前晃这意思,是要放弃GO鬼冢了吗?
放弃?的确。
GO鬼冢救不回来了,其他的人过去了恐怕也是送菜ꓹ 那个在对手的回合发动的技能过于恐怖。
只能等到决斗结束再看情况。
财前晃看着下方部员们愕然的目光,只好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内心ꓹ 同时果断的说道:“执行命令!”
“……是!”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在大师决斗中使用技能!?”鬼冢目眦欲裂ꓹ 但是此刻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ꓹ 让他动弹不得。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ꓹ 他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弹,但是却能思考ꓹ 他能看到帕斯在动ꓹ 但他却无力应对。
“没有什么不可能ꓹ ”帕斯从卡组上轻轻一摸,将一张卡加入了手卡ꓹ “发生在你面前的,全部都是现实,纵然虚无缥缈,纵使荒谬不堪。”
“……”恐惧忽然间攀上了鬼冢的心中。
对手的回合已经开始了,但是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无法回避眼前这荒诞的场景。
他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无论是对卡组还是对自己的内心而言,经历过漫长锤炼的他会无比坚定的相信自己才是最强的那个决斗领袖No.1。
然而现实还是给了他无情的一击,让他在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所拥有过的所有技术和强者的心灵。
荒诞的现实!
“还是说,”帕斯缓缓的抬起手,“因为过于恐惧,而忘记了作为强者的自尊吗?”
“你……你这家伙……”在脑海中艰难的挤出了一句,然而被时间锁住的他却无力将这家伙从脑海中复述出来。
“嘛,”帕斯忽然间叹了口气,“所谓的决斗明星,也只是这种产物而已。”
帕斯的神情猛地一变,“我将LV4的斩机径武、LV4的斩机西格玛、LV4的斩机乘武调整!”
召唤的通道从内部打开,斩机径武飞入通道之中,化作四道光环窜向天空。
三只LV4的怪兽,也就是LV12的调整。
“斩机西格玛的效果!这张卡作为斩机的同调素材时,可以当做调整以外的怪兽!”
四道光环飞上天空,化作同调的通道,带着数据的序列光芒,笼罩在西格玛与乘武身上。
乘武与西格玛身形逐渐透明化,各自化作四颗星星。
八颗等级星一线排列,同调的光芒顿时变得无比耀眼。
通道中飞出一对张开的烈焰翅膀,被燃烧到焦灼的羽毛下,手持白炽化烈焰长剑的银色红甲机器人从空中缓缓降临。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
出现了!那家伙的王牌!
鬼冢这样想着,然而此刻的他却全身都动弹不得,就算是手卡中有能够发动的东西,有能够抵抗对手的力量,那至少也应该在自己的回合构架。
“乘武的效果发动!”墓地中的乘武身上闪过一丝光芒,“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以额外怪兽区域一只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攻击力翻倍!”
“我选择场上的炎斩机终末西格玛!将其攻击力翻倍!”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atk:3000→6000】
炎斩机陡然变得灼热的长剑散发着太阳般的光芒,倒映在鬼冢的紧缩的瞳孔中。
哪怕对手场上有怪兽,哪怕对手场上有着攻击力超过三千的怪兽,但是在斩机面前,只要呈现攻击表示……
那么你已经死了。
“你们的败因只有一个,”帕斯抬起手,终末西格玛的身影停在他的身后,令行禁止,“你们没有分清楚你们的敌人究竟是谁。”
帕斯所说的“你们”,不只是眼前的GO鬼冢一个人,他很确信,在别的地方还有人盯着这里。
比如SOL公司的人。
“比如就这样放着我不管的话,我不会妨碍你们的行动,如果无视我,或者有了能打败我的东西再来对付我,那也无所谓,我会等着你们,在你们意识到真正应该打倒的敌人之前我都会等着你们,但是你们不应该将我看做你们的囊中之物。”
屏幕前的财前晃皱了下眉头。
真正应该打倒的敌人?是谁?
“这样就结束了,”帕斯下达了命令,“战斗!用终末西格玛对GO鬼冢直接攻击!”
终末西格玛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巨剑,那辉煌到耀眼的剑刃仿佛滚动的太阳,越来越长,知道横亘整个天际,让世界都为之暗淡下来。
“嘛,我觉得无所谓,”帕斯淡淡的说道,“我有足够的耐心去应对你们的愚蠢。”
终末西格玛怒喝一声。
辉煌的剑刃猛地从空中当空挥下,在砸落地面的时候掀起无边火海,辉煌的世界中,GO鬼冢的身影被瞬间溶解。
罪女皇妃(新浪VIP完結) 櫻飛雪舞
【GO鬼冢LP:4000→0】
“可怜的工具,”厄斯从帕斯的决斗盘中探出头,“明明刚刚输给了我,现在又输给了你,一连串的伤害打下来,恐怕他的精神抗打击能力再突出,也难以弥补这种创伤吧。”
帕斯沉默不语。
的确,link vrains这样的虚拟游戏,听起来很安全的样子,偶尔会有人在游戏过后产生了精神上的创伤。
对外SOL公司声称这些问题大多来源于精神连接,因为伤害直达意识,因此反馈到了身体。
但是只要知道并且联系起这个世界的来源和本质,就能知道那些伤害的来源,要知道,外面的现实世界就是一个虚拟世界,而link vrains的数据量与现实世界几乎相似,这就造成了两个世界对人意志的反馈级别是相同的。
也就意味着,在这个世界受到的伤害,没有到反馈真实身体,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大概是大脑直接受到重创的伤害吧。
“无所谓,”帕斯忽地回答道,“既然将自己当做是工具,那就物尽其用,给SOL公司一个教训,让他们少把想法放在你身上。”
厄斯低下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他的思考进程一向很慢,应该是性格使然,平时不说话,一般说出来都是关键的问题。
帕斯没有打扰厄斯,而是打开了通道,离开了这片被SOL公司织好大网的区域。
他可不想成为瓮中之鳖。
等到将语言组织好后,厄斯重新抬起头看着在通道中飞行的帕斯,问道:“你在帮我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在帮自己。”
说到这里,帕斯垂下眼帘,自己的力量并不是自己所塑造的,而是自己的造物者所给予的……
为什么一向待自己和那家伙很严厉的她会这么做,帕斯只要想想看就明白了,恐怕对手有着不亚于自己的强力技能。
“我的敌人很强,”帕斯回答道,“如果现在的状况不能维持下去的话,我怕我会无力面对他。”
“无力面对他?”厄斯有些不可思议,“在我看来,现在的你已经很强了,卡组与技能联合起来,恐怕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不应该是这样,”帕斯摇了摇头,“没这么简单。”
明明说自己面对着强大的敌人,但是厄斯却没有从帕斯脸上没有看到任何低落的、忧心的表情,像是早已学会了将自己的喜怒隐藏在冰冷的外表之下。
或者说,强大的敌人只是个托词?
厄斯觉得帕斯应该没有骗他的必要才对。
是吗,这个人也有着很强大的敌人,就和伊格尼斯一样,面对SOL公司的搜查,面对汉诺骑士的追杀,还要面对未知敌人的威胁……
说到这里,厄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
末日強化系統
“我的同伴,貌似还在看着你。”
帕斯停止了前进,悬浮在空中,转过身,“把他们叫过来吧,正好,你也需要和他们谈谈。”
厄斯没有拒绝,于是跳出了决斗盘,也悬浮在半空中。
片刻后,一道流光飞快赶来,朝着帕斯飞去。
然而帕斯看着那道光靠近,身体却无动于衷,下一秒,那道光穿透了帕斯的脑袋,就像穿过空气一样,没有伤到帕斯分毫。
那道流光调转了方向,继续朝着他们飞来。
“已经足够了吧?试探什么的。”厄斯忽然间说道。
那道流光瞬间停止了前进,显现出用速度遮掩的本体。
莱特宁,这个幕后阴谋的大boss就这样出现在一人一伊格尼斯面前。
“不好意思,”不等帕斯说话,莱特宁率先开口,“刚刚一直跟在你身后,然后看到你的决斗,于是见猎心喜,打算试试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
“没关系,我无所谓。”帕斯摇了摇头。
摸骨師的春天
对方一上来就主动承认了在跟踪自己,帕斯还能说什么?难道说只是因为跟踪就要将对方打个半死吗?况且,和他有恩怨的不是自己。
“嗯。”莱特宁点点头,很有分寸的人类。
在心里评价完帕斯,莱特宁又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小伙伴厄斯,“好久不见,厄斯。”
“好久不见,光之伊格尼斯。”
莱特宁的眼神闪了闪,随后眯起眼睛,语气中带着激动,“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我也是。”厄斯说完,气氛再度沉默下来。
不过莱特宁已经很习惯这个他所熟悉的同伴的性格,倒也不是特别见怪。
“自从电子界毁灭之后我们就没见面了,你去哪了?”
“……在寻找阿库娅的路上。”
“哦,是吗,”果然,除了阿库娅之外这个家伙不会信任任何人,那么,这就有些危险了呢,“总之,你没事就好。”
“你也是。”厄斯的话很简短。
莱特宁被厄斯的简短发言卡了一下,于是转移了话题。
“我倒是有些奇怪了,一个伊格尼斯,与一个前汉诺骑士,这样的组合在哪里看来都能引起别人的惊讶,你们在想什么呢?”
“我想……”厄斯低下头,沉闷的说道,“这本应该与你无关吧?”
“!?”莱特宁收回刚刚“见怪不怪”的想法,刚刚厄斯得这句话有些出奇的强硬。
气氛再度陷入僵持之中,莱特宁心中有些古怪,但是,这是自己的同伴,要忍耐一下吗?
“这是怎么了嘛,”莱特宁最后还是决定不理会厄斯的无礼,权当那是错觉,“厄斯,这可不像是你。”
“虽然我也很想说这句话,但很显然,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厄斯视线中带着怒火与杀意,“我从来没在你面前进行过自我介绍,对吗?”
“‘厄斯’和‘阿库娅’这两个名字,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
电子界是一个没有谎言与欺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