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m2k精品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一章 忍辱負重分享-oq05h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在苏州时,胡孝民就在担忧,李公树可千万别落网。
可越害怕什么,偏偏就会发生什么。
李公树是唯一知道他身份的,胡孝民突然觉得,自己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未谋胜先谋败,遇事总作最坏打算,胡孝民觉得,自己应该作好撤离的准备了。
特工总部情报处处长、清乡委员会总务处长、江苏省民政厅长,这些身份,都必须丢弃。还有顾慧英一家、冯五,都必须马上走。
来上海前,他就交待过冯五,这次要作好最坏的打算。冯五当时很不解,胡孝民越来越受到赵仕君的照顾,怎么要作最坏的打算呢?
誓不為妃 雲外天都
豪門新娘:首席99次求愛 七炫
胡孝民既然这样要求,他按要求准备就是。胡孝民早就给他制定过几套撤离方案,只要情况不对,很快就能撤离。比如说,从胡孝民交待之后,他晚上就不能再回原住处了。
赵仕君却是真的高兴:“走,去会会他。”
李公树被抓到特工总部后,心情很低落。76号倒也没马上对他用刑,甚至还将他关在单独的牢房。
赵仕君隔着牢房的铁栅栏,看着狼狈的李公树,心情特别愉悦:“公树兄,别来无恙啊。”
李公树抬起头来,看了赵仕君一眼,又将目光投向赵仕君身后的胡孝民。
他与胡孝民虽只见过一面,可对他印象颇深。一直以来,他也非常关注胡孝民。一直以来,他都以胡孝民为荣,能潜伏在敌人内部,还能步步高升,实在不容易。
他现在非常懊悔,胡孝民之前就提醒过他,特工总部在中国银行发现了一个重要人物。当时他并没注意,军统在中国银行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人嘛。后来才知道,这个重要的人物,竟然是会计陈根发。
对上海区而言,陈根发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人物ꓹ 他的重要性,甚至还超过了下面的行动大队长和情报组长。只不过ꓹ 陈根发被捕之后,李公树才注意到这一点。
李公树轻声说道:“胜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既然到了这里ꓹ 要杀要剐随你们,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他这话ꓹ 前半句是说给赵仕君听的,后半句却是说给胡孝民听的。
刚才两人虽没说话ꓹ 可是目光有所交流。
胡孝民突然说道:“李区长ꓹ 只要你与我们合作,以后不要再走回头路,我们还是能一起共事的。”
赵仕君微笑着说:“对,只要你与我们合作,并保证绝对不走回头路,我们可以合作。之前的郑士松、钱民新,我们都合作得很好嘛。还有万千良ꓹ 现在也是特工总部的中流砥柱。”
知味記 坐酌泠泠水
胡孝民缓缓地说:“李先生,既然到了这里ꓹ 如果还要用刑ꓹ 那就没意思了。”
赵仕君说道:“这里条件确实差了点ꓹ 孝民ꓹ 请李先生去三楼的优待室好好招待。”
胡孝民连忙应道:“好。”
胡孝民等赵仕君和万千良走后,说道:“李先生ꓹ 请吧。”
在听到李公树被捕的消息后ꓹ 他就在考虑撤离的事。只不过ꓹ 赵仕君一直在旁边,他都没机会离开。
李公树跟着胡孝民走出看守所后ꓹ 看到四下无人,突然低声说道:“对不住。”
前夫上門:惡魔很霸道 番小茄
胡孝民轻声说道:“你现在是什么想法?想要出去,恐怕只能暂时与他们合作。”
李公树悄声说道:“我也想暂时忍容,以待时机。”
在齐兵家被捕之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是杀身成仁?还委屈求全?
花都老兵 三春
前者在自己太残忍,后者又会遭国人唾骂。他突然想到胡孝民,空心炮能潜伏在特工总部,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他很快为自己找到一个理由,他要成为第二个胡孝民!
其实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决定:自己不能死,至于其他人,暂且管不了这么多。
龍翔仕途 夜的邂逅
胡孝民陪着李公树到优待室,叫了桌上等席面,请李公树好好喝一杯。
一到优待室,胡孝民就把手指放到嘴唇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据他所知,优待室是有监听设备的。不管有没有开,说话总是小心些好。
水鬼的新娘 紅包女王
掌中之物
胡孝民提醒道:“李先生,上海区大势已去,你作为区长,就算你能回到重庆,你们的戴老板会放过你吗?与其回去遭罪,不如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干。只你要不走回头路,我们是可以合作的。要知道,你在河内,可是暗杀过汪先生的。”
其实在赵仕君让他带李公树去优待室时,他就在考虑,要不要除掉李公树,再伪装成李公树想暗算自己,最终被自己干掉的现场。
在李公树被捕之后,他就不再是自己的上级。
在看守所门口,李公树说出:“我也想暂时忍容,以待时机。”时,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他马上明白李公树的想法了。
“正因为我暗杀过汪先生,所以才没必要与你们合作,反正是个死,何必被国人的口水淹死呢?”
李公树缓缓地说,说话的时候,他手指蘸着酒,在桌上迅速写了一行字:“我会替你保守秘密,死也不会开口。”
等胡孝民的完后,他手掌在桌上一抹,字迹就成了一片酒渍。
胡孝民给李公树敬了支烟:“只有李先生愿意合作,总会有办法的。”
他对李公树的话不是很相信,但他希望,李公树在今天还是守信的。只要他能平安离开特工总部,不管李公树的话是真是假,他都不在乎。
为了稳住李公树,他也拿手指在桌上写了一行字:“我和新二组会全力营救你。”
他特意强调新二组,这也是告诉李公树,上海区还没有完。至少,新二组这次没受损失。
李公树冷笑着说:“这件事,恐怕胡处长作不了主吧?”
说话的时候,他却紧紧握着胡孝民的手。他后悔啊,胡孝民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军统会计制度的致命缺陷,可他为了执行戴立的命令,没有采取任何办法。如果把陈根发手里的租赁合同和各种收据,定期收到区部,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覆雨劍
胡孝民回到赵仕君办公室时,看到赵仕君正在收拾东西:“孝民,我去趟南京,你负责招待好李公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