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uhv爱不释手的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570 不想你孤單一人看書-0x03o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大佬!”
“细佬!”
庄世楷站在办公室里,指尖夹着一根香烟,侧头望向玻璃门外。
卫景达双手捧着一套制服,站在走廊,望向前方的弟弟。
卫景灏穿着军装,表情激动的朝大哥喊话。
庄世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只见卫景灏快步上前,握住大哥的肩膀,热泪盈眶的叫道:“我就知道我大哥是个正直勇敢,信仰坚定的警员!”
“一定是!”
“一定是!”
卫景灏喃喃重复着一句话。
卫景达则单手给弟弟一个拥抱:“奶奶还好吧?”
“还好…大佬你放心,我每天都给奶奶洗脚,告诉他你是一个正直的警员……”卫景灏抱着大佬说道。
几名路过走廊的警员悄悄止步,绕过通道,给两兄弟留出空间。
卫景达重重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笨蛋情人住樓下
看来两兄弟都有重复说话的习惯。
妃色撩人:王爺請上榻
等到两兄弟分开以后,卫景灏才抹去眼泪,低头说道:“我向庄长官反映过你的事情,可是被陈sir揍回来了。”
他居然懂得向大佬告状!
卫景达却轻笑着道:“做卧底嘛…忍辱负重,应该的。”
“现在庄sir已经给我升职,我是见习督察了,有没有比想象中升的快?”
“哈哈哈……你也要加油!”
卫景灏“噗嗤”破涕为笑:“见习督察!大佬真棒!我替你骄傲!”
“家里人也替你骄傲!”
卫景达不仅顺利晋升至督察级,而且确定到湾仔重案组当差,通缉令自然已经取消,而他毕业一年多便能直接豁免考试,拿到见习督察警衔,可谓真是“卧虎速度”。
这和卫景达的英勇行为,卧底功劳是分不开的。
要知道,一名学警毕业入职,一年时间能升警长的都算难得。
拿“银笛”毕业也一样。
卫景达能够成为见习督察,不知甩开同届学生多少,直接站在同届最前列。
早三五年的学长都没他快!
卫景达用拳头轻撞弟弟肩膀:“走!回家看奶奶!”
卫景灏点点头道:“好!穿上你的督察制服!给奶奶看看,也给街坊们看看,看看我‘大佬’的身份!”
大明崇禎第一權臣
庄世楷脸上挂着笑意,望着两兄弟离开走廊,心头也轻松不少。
他是乐于见到卧底顺利归队的。
而他对卫景灏先前的冷淡?
做事需要而已!
卫景灏根本不能,也没资格来找他麻烦。
只要把该给卫景达的奖励给足,卫景灏与卫景达便必须按照“规则”办事,顺应着“规则”的规矩,不能表达任何不满。
这些都是小角色而已。
不够格啰嗦的。
而在保住“卫景达”生命的事上,陈家驹其实是有出力的,要不是陈家驹展开近身格斗,作为人质的“卫景达”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这一点上就当是“陈家驹”还给欠“卫景灏”的一脚,两人两清,卫景达不可能对陈长官生出不满。
因为这件事情不是警队的问题,是“卫景灏”不够懂事。
不过,卫景灏作为卫景达的弟弟,在卫景达卧底期间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ꓹ 做出些逾越规矩的行为不用奇怪。
只要卫景灏没有弄出什么幺蛾子,看在卫景达的面子上都能一笔勾销ꓹ 不再追究。
“呵呵。”
庄世楷轻笑一声,打开桌面上的一份起诉书,轻轻用钢笔签上名字。
半个月后。
港岛ꓹ 中环法庭。
戴着白色疙瘩假发的法官面露难色,轻轻敲下法槌ꓹ 出声讲道:“休庭!”
控方证人提出的口供、物证、对于辩方杀伤力极大。
何况,控方证人还是行动罪犯?
这会强烈影响到陪审团意见。
雷穿之色霸天下
可这场有关“骗保案”的指控ꓹ 英籍法官一点都不想让控方获胜!就算控方是最大的华资保险公司、是拥有着人证、物证的“华资”!保险公司!
有关“浪人集团”的抢劫、杀人、袭警指控早已结束。
天养生、天养恩判刑终生监禁。
天养恩移交监管医院。
天养生押进赤柱服刑。
现在天养生结束刑事控制ꓹ 以警方证人的身份,代表“控方”前来指正“佑邦保险”对“安泰保险”的有计划骗保。
天养生、何永强等证明十分给力!直接把“佑邦保险”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家能够策划“骗保”的保险公司还有和公信力?
保险保险最需要的就是公信力。
两个小时后,法庭审判结束,虽然法官有意偏袒英资保险公司,但是证据齐全,陪审团意见支持华人,媒体关注度极高ꓹ 法官也无法做出违反律法的决定。
只能在休庭和讨论以后,宣判“佑邦保险”违反《保险业监管法例》ꓹ 处以“五十万罚金”ꓹ 吊销保险业执照。
庄世楷的武力再配合邵先生媒体影响力ꓹ 成功帮华资保险业打出一个漂亮“反击战”!
佑邦保险在舆论压力下ꓹ 直接宣布重组并购,公司解体。
毕竟ꓹ 佑邦保险连保险执照都没有了。
还怎么做保险?
当然ꓹ 先前的公司业务ꓹ 保险条例,会由并购公司继承。
并购公司在继承佑邦保险的时候ꓹ 则自然吞下佑邦保险的公司份额。
從鳴人替身開始
这波并购行动自然由华资公司上场。
一来一回一波操作…
保险业华资公司的市场份额没有下降,反而再度上升。
總裁大人的意外驚喜 水嫩芽
異事怪談 紫墜兒
至愛逃妻,騙婚總裁很專情
太平山。
霍家。
霍先生端起茶杯道:“多谢庄生。”
“下面保险业的同仁已经承诺,将来庄先生有什么指示必定全力以赴…”
庄世楷饮下清茶,笑着讲道:“客气。”
“尽点职责而已。”
霍先生摇摇头道:“这可是拉了保险业一把。”
“我个人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下面的同仁可是感激不尽,就像闯过一趟鬼门关。”
“呵呵。”庄世楷不再接话,用默认的态度,收下一批华资商人的忠心。
这不就是他做的目的吗?
他嘴上“客气”真的就只是客气,要是底下的华资商人不懂得记恩,呵呵,那庄sir就要对他们不客气了。
好在大家出来“行”都懂得什么叫“帐目分明”。
这不是出于“恩义”的角度。
只要庄先生没有丧失武力,该他们还账的时候,他们就需要还帐,不懂事的人,大概都成不了“大老板”。
赤柱监狱里,天养生低着脑袋,站在羁留室里。
“0732,这里是你的仓!”
“那是你的床……”
一名狱警指向床铺,另一名狱警掏出钥匙,解掉手铐,眼神轻蔑的看向他道:“你在这里的日子还长呢…足足辈子!”
“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凶!进来赤柱就要守赤柱的规矩,是龙盘着、是虎卧着,不听话的人免费赠送一个裹尸袋,提前结束你的刑期……”
“不过你不能立着出去,只能横着出去……”狱警拍拍他的肩膀,朝旁边的伙计打过一个眼色。
另一名伙计用警棍指着其他罪犯,大声劝告这些罪犯不要欺负新人,大家好好相处,争取有朝一日减刑出狱。
随后,两人哐铛一声,拉上铁门,拿着钥匙离开监仓。
只见一名狱警手上着钥匙,两名狱警来到走廊尽头,站在门口,靠在墙边点上支烟,表情嬉笑的抽烟聊天。
“有好戏看了!”
他们都懂得赤柱里的欢迎仪式!也懂得天养生的背景来历!
可是狱警没和任何人通气天养生的实力…
这一波他们单纯想看场好戏。
果然。
监仓里,五名浑身肌肉,眼神彪悍的囚犯站起身,目光不善的看向“天养生”。
“你混哪里的?”
一个人站起身叫道。
“轰!!!”
天养生抬起头,嘴角狞笑,猛然飞身跃起,纵身抬腿,一个旋转飞踢,直接即把壮汉踹出数米,撞翻一个架子床倒地。
……这场战斗不管天养生是赢是输,他都不会有好果子吃,只会被罪犯整完被狱警整,呆在监狱里永远没好日子过!
可是天养生终究选择前来服刑!
他不希望留下小妹一个人孤单的活在世界上…没有人比孤儿更懂“亲情”的重要!
他知道自己一旦自杀、死亡、
天养恩也会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他就算是和天养恩分处两个监狱服刑,也要好好活下去,只为给亲人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庄世楷由于需要天养生出庭作证,没有把天养生望死里整,将来他在赤柱过得好不好,那就是赤柱的事情了。
天养生身上背负的人命、血债、过的再惨都很合理!
当晚。
陈晋回到家里,把鞋子脱在门口,放好在鞋架。
他未婚妻端着一盘热菜,走出厨房,莞尔笑道:“老公,回来这么晚啊?”
陈晋脸上贴着一个OK邦,身上带着擦伤。
只见他笑着说道:“幸好我提前知道有行动,今天没有让你去挑结婚戒指,否则就惨了。”
“老公你怎么了…”陈晋未婚妻放下菜碟,急忙走近身前关心道:“你去执行什么任务了?有没有受伤?”
陈晋摸着她秀发笑道:“没受伤!可今天的交火地点,就在你喜欢的珠宝店门口,你不知我有多害怕!”
“我多害怕失去你!”陈晋抱住面前的未婚妻,心里充满庆幸。
他未婚妻嘴角也流露出一丝幸福,拍着他的肩膀宽慰道:“没事,没事…我不是没事吗?你怎么和个小朋友一样……”
没人能明白当时陈晋看着交火街道上爆炸火光迸发,珠宝在旁遭遇冲击时心里的紧张、庆幸、以及后怕!
要知道他一周就和未婚妻子商量好,好在今天前去珠宝店看婚戒!
要不是他参加本次行动,获知地点后,打电话通知未婚妻不要出街,否则真的得出事!
当然,庄sir明白!而且是很明白!
他明白亲情有很多演绎,最重的是“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