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n0t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你們練武我種田 ptt-第四百六十章:大羅!推薦-z4l9e

你們練武我種田
小說推薦你們練武我種田
江河表面上满是笑意,身上却是气势如虹。
下堂王爺:傻妃太難追 鳳舞陽光
他刚刚突破到大罗境大圆满,对自身的力量和道境的掌握还不是那么纯熟,本来想稍稍释放点气势杀机,可以显得自己说话时威严霸道一些,结果……
轰隆!
狂暴的气势,席卷整个大殿。
这件极品仙器级别的仙家法宝大殿,剧烈震动几下,差点被掀翻了。
身法仙家法宝大殿的主人,吕洞宾连忙爆发仙力,这才将法宝稳固了下来。
而江河周围,一尊尊金仙纷纷吐血爆退,脸色一片苍白,唯有如吕洞宾,铁拐李八仙以及其他几位顶尖金仙,才能够勉强抗住江河的气势和道韵压迫。
然而,最为可怕的并非是道韵和气势压迫,而是江河身上的那股杀机。
花都獄龍
那实质般的杀机,莫说是这些金仙,便是余元都感到头皮发麻。
这家伙,到底杀了多少人?
他说,他修道至今才1年……
怎么感觉自己几个纪元,都没他一年杀的人多?
下一刻,江河气势道韵收敛,身上杀机消散,看向那群吐血站立不稳的金仙,有些不太好意思,挠着后脑勺干笑一声,道:“诸位道友,抱歉了,我也是刚刚突破,对自身的力量掌握的不太纯一……”
“江河大人客气了。”
一位金仙擦干嘴角的血迹,吞服一下一枚灵丹,这才开口回应,对着江河抱了抱拳,眼底深处ꓹ 有一抹畏惧之色闪过,眼珠子一转ꓹ 连忙又道:“恭贺江河大人入大罗之境。”
这句话一出,其他显然也纷纷开口,恭贺了起来。
便是余元ꓹ 也是开口恭贺。
曾國藩家書
江河摆了摆手,笑道:“多谢诸位道友ꓹ 我只是修为略有突破而已,算不得什么ꓹ 算不得什么……”
一句谦虚的话ꓹ 落在众人耳中,却……
十分刺耳。
我尼玛!
修为略有突破?
你特么从金仙境,一口气突破到了大罗境大圆满,这叫略有突破???
一些修炼了几万年,都未曾踏入大罗之境的金仙,羞愧的低下了头颅。
事实上,很多仙人ꓹ 都是不相信有关江河的“传说”和“情报”的。
什么修行不足一年……
神氣惡魔
在这些仙人看来,江河或许是在“灵气复苏、凶兽横行”的世界背景下ꓹ 凡俗政府刻意推出来的天才ꓹ 刻意去神话江河ꓹ 以此达到鼓舞人心的作用。
然而现在……
什么狗屁想法都瞬间烟消云散!
人家从金仙境大圆满ꓹ 突破到大罗境大圆满,才用了多久?
这是很多大罗ꓹ 可能究其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
修道不足一年ꓹ 大概是真的。
没过多的理会这些心思各异的金仙ꓹ 江河转身,又来到了余元面前ꓹ 笑问道:“余元道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啊?”
撒旦總裁的玩寵 顏睛
懵逼中的余元回过神来,连忙开口,表示自己回归祖星,邀请江河和王侯去截教做客,是他师祖的意思,他只是按照师祖的吩咐办事,不会有半点另外的心思。
“如此甚好。”
江河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般握住了余元的双手,笑道:“虽说我和余元道兄的见面算不上太过愉快,可终归相识一场,能够不刀兵相见,自然极好……余元道兄,你不着急回星空战场去吧?”
刀兵相见?
啥意思?
魔瞳修羅
余元心中一声“卧槽”……
这家伙今天莫名其妙的跑来找自己,该不是想和自己过过招吧?
他先前问,自己会不会因为他的拒绝而恼羞成怒……莫非意思是我若真有恼羞成怒的表现,他便会对我出手?
这人……
什么脑回路?
然而他却不知,这已是江河十分克制的结果。
一来是因为余元这个人表面的并不是太让自己反感,而来毕竟是传说中的人物,江河对吕洞宾、余元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心中多多少少是有一些好感的。
否则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将一切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怕不是会直接偷袭弄死余元了。
确定了余元不会有不满的心思之后,江河起身,飞出了大殿。
大殿内,一群仙人隐约听到了江河再抱怨、嘀咕、谩骂——
“娘的。”
“早知余元不那么小气,我便先忍着别突破了……”
“现在都大罗境大圆满了……那岂不是没办法参加界域之战了?我之前还想着找机会去那些小族界域掠劫一波呢……”
刷。
江河消失无踪。
寂静的仙殿内,随着一道“噗嗤”吐血声响起,紧接着沸腾了起来。
一位位金仙,议论不止。
“此子竟是如此恐怖?”
“瞬间大罗境大圆满……难不成他是大道化身,不用感悟道境的么?”
穿到自己末世文的作者妹紙你桑不起! 九銘鳳
“如果有关江河的情报资料和传闻真实,那么……他修炼至今,还不足一年吧?一年时间,修成大罗境大圆满?哪怕大能转世,也做不到如此吧?”
有金仙悄悄看向吕洞宾。
吕洞宾上一世,乃是天庭“东华帝君”,是玉帝麾下近臣,是大罗,是大能。
吕洞宾被看的有些尴尬,干咳一声,道:“莫说大罗转世,便是准圣转世重修,哪怕有前世的道境感悟与修炼经验,可也很难在一年时间内达到如此成就。”
余元猛地起身。
他的神色,一片凝重,沉声道:“江河之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
“他先是练武,练武一个月后,才开始转修仙道……而且他一身所学,皆是自创……”说到这里,余元话音一顿,忍不住爆出了几句粗口。
妈的。
自创?
扯淡呢吧?
不过,到了江河这个修为,大概是没有说谎的必要的,这就有些恐怖了……如果说是一位金仙……不,哪怕是天仙也行。
哪怕一位天仙,你说他创造了修仙功法、自创了可以修炼到大罗之境的功法、自创了阵法、炼丹之法、炼器之法,余元都不会有这么惊讶。
毕竟,天仙也不算弱了。
对于“道”,有了一定的理解。
可你一个练武一个月,对“仙道”啥也不懂的人,自创修仙功法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关键是他自创的功法,修炼之后瞬间结成金丹,引来四九天劫,这特么就更扯了,更别提其他的了。
骂了几句,心情稍加平复,余元又道:“诸位,你们继续镇守祖星,等星空战场调令再做安排,我有急事,先回星空战场一趟。”
刷!
他直接化作一道仙光,消失在了原地。
飞离此地不远的江河感应到余元的动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家伙,搞什么?
直接飞去天外,这是要……离开地球回归祖星了?
“我刚刚应该让他发誓赌咒的……”心中感慨一声,江河摇了摇头,叹道:“罢了罢了,相信截教,应该不至于这么小鸡肚肠,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星空战场,以后还是得去一趟的,我现在身上剩下的物资,最多只能够支撑我将混沌雷霆剑诀也修炼到大罗圆满境层次,哪怕将地球上的这些金仙、真仙、天仙身上的仙晶、宝物统统搜刮一边,估计也就足够我将武道修炼成……想要踏入准圣之境,还得努力。”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个词语——任重而道远。
回到家中,吃完早点,江河去农场弄收获了一波仙晶,又指挥着二愣子、三愣子和九只灵明石猴将下一茬仙晶种下,江河正在悟道古茶树下乘凉打盹,却见四娃蹦蹦跳跳跑了过来,道:“爷爷,爷爷,那个姓王的部长又来了。”
江河出了农场,却见一袭中山装的王侯面色凝重,道:“江河,我刚刚感应到余元行色匆匆,离开了地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大事。”
“可能是他出来久了,想家了吧。”
江河胡诌了一句。
至于余元为啥突然跑了,江河心中有些猜测……难不成是之前自己的气势太霸道,不小心露出了一抹杀意,吓到这王八蛋了?
不至于吧?
没继续聊这些,江河问道:“王部长,明天便是靳思道的成仙宴,届时只怕各宗高层都会去,你之前说的事情,考虑好了没?”
“当然。”
王侯笑道:“请各宗高手出手清扫世界各地隐藏的妖修、散修、邪魔的消息我已经释放了出去,如今只有九华宗、太虚宗和万剑宗派遣了天仙,和我商议了相关事宜,明天之前,若其他各宗依旧没有动静,那么从今往后,华国只有这三大宗门可以传道。”
“如此倒也不错。”
江河笑道:“如今华国武道气运昌盛,你开创武道之先河,算是武祖,修炼武道的人越多,你的武道气运应该越强,削掉一些宗门,对以后的武道发展也有好处。”
毒寵傭兵王妃
王侯沉吟道:“只是我担心这样的话会影响你,毕竟你主修仙道,如今地球武道气运昌盛,隐隐有压制仙道的趋势,若是再将其他传道的宗门剔除,只怕对你以后的修为……”
“无妨。”
江河摆了摆手,笑道:“地球人是修仙还是练武,对我并无影响,更何况我如今的修为,已经跳出常规得修炼便可提升的境界。“
嗯?
听到这句话,王侯不由一愣。
他目中精光四射,看向江河,震惊道:“江河,你大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