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b1c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討論-第756章 大定府熱推-0i2oe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5年,5月25日,大定府,高州。
方归将手中的六个连分成三队,自己带着一个勇敢连和乌兰率领的团结连朝刚发现的敌军直插过去,而其余两个上尉各带两个勇敢连往两翼包抄。
看这架势,乌兰脸色发白:“都遇敌了,这首长还分兵,是不懂兵法啊!”但好歹自己是跟着营长一起行动,没办法退缩,于是还是硬着头皮跟上。
北边的元军同样发现了他们,在原地停下略一观察局势后,直接换上战马,朝东海军的右翼迎了过去。换下去的乘马自然结成了群,在草原上就地啃起了草。
婚婚欲離 阿錦
乌兰策马来到方归身边,问道:“首长,咱们要不要去跟右边一起?”
方归摇头道:“不用,对面愿意去攻就攻,我们继续前进,跟左翼一起包抄过去!”然后他大喊一声:“全体都有,换战马!”
勇敢旅中大多数人都是马背上长大的,其余正规骑兵系统出身的军官骨干也是长年习练马术的,此刻展现出惊人技艺,在奔腾中的马背上挪移起来,从已经走累了的乘马换到战马身上,然后继续前进。
不过迎敌的右翼两个连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停了下来,就地下马,命马卧倒,然后蹲在马后架起了枪,构成了一左一右两道松散的长战线。
乌兰眼珠子都要瞪起来:“这是什么战法?”都这时候了,下马就下马了,还不列阵,排这么散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等着被冲散吗?
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后悔上贼船的感觉,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对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下马的这些兵突然打响了火枪,枪声连绵不绝,硝烟升腾,而冲阵的元军接二连三地落马了!
勇敢旅在东海军装备序列中属于二线,但随着后方装备的大量生产,一线部队普遍换装了新式的“星雨”栓动步枪,他们也拿到了足够的真陨星后装枪ꓹ 火力在草原上绝对算得上超绝了。
豪門驚夢:99天調香新娘 殷尋
被这道弹幕迎头痛击,元军有的人受伤ꓹ 更多的是马中弹,但都区别不大。人中弹自然是伤亡了,马中弹也好不到哪去ꓹ 冲刺的时候乍然受伤,高速钢芯弹的动能在体内完全释放ꓹ 轻则哀嚎减速,重的直接摔到了地上ꓹ 上面的人自然也没法幸免。
如此弹丸连绵不绝ꓹ 眨眼间就有几十名伤亡发生了,倒毙的人马到处都是,鲜血在绿草上浸染着,哀嚎声和嘶鸣声甚至连枪响都盖了过去。
这些元兵大多是本地征召的,没去过中原战场,哪里见过这场面?乍然遭遇这惨烈的伤亡,一下子就被打蒙了ꓹ 冲锋的势头不由自主停了下来,队形也越来越松散——而就在这时候ꓹ 东海军左翼和中央的四个连就包抄到他们的侧面了!
方归命人吹响了一枚号角ꓹ 右翼队便停止了射击ꓹ 跃上战马对着元军冲了过去。而左边和中央的两队也不甘人后ꓹ 方归取出自己的黑木柄镇星转轮手枪,大喊道:“冲!”然后率先冲了出去。
他亲率的这一连骑兵也争先恐后地发动了冲锋ꓹ 他们之中大多数拿的还是旧式的惊蛰手枪ꓹ 也没法像正规骑兵那样凝聚成团冲击。但不要紧ꓹ 对付那些已经胆寒且队形不整的敌人,就算只拿马刀追着砍也够了!
左翼队仍然在向后包抄ꓹ 而中央连则如同一道白色洪流,直接撞穿了元军的队列,然后回头又杀了起来。元兵竟不敢迎其锋锐,四散奔逃,然后被东海兵一个个追杀过去。
这一场惊变看得乌兰等人目瞪口呆,在佩服东海军实力的同时也豪情万丈。他抽出自己的弯刀,大喊道:“冲啊,随大军杀敌!”
……
第二营很快取得了胜利,方归命乌兰带人留下来收容俘虏和马匹,自己带队返回了营地。
果不其然,元军还有另外两路兵,从西北边绕了过来,现在正在进攻营地。
但是营地防御森严,不但有土墙步枪,还有多门步兵炮,元兵根本不得其门而入。不过杜文林也没让火力全开,敌人近了就打几枪,远了就停火,留着点念想吊着他们。
现在第二营归来,里面的第一营顿时来了精神,轰隆轰隆打了几轮炮,就上马出营,与第二营一左一右夹击了过去。
他不愛我
元军顿时伤亡惨重,作鸟兽散。
方归正要带人追击,杜文林却出营拦住了他:“行了,别追了,把周围的收收,先休息吧。”
方归很奇怪:“中校,为什么,现在他们人心惶惶,不趁机多抓点,不就跑回去了吗?”
杜文林摇头道:“再跑又能跑哪去,不还是跑进城里去?你们赶紧休息,恢复力气,我们趁胜追击,直接去把高州城拿下!”
……
5月27日,大定府。
大定城位于后世赤峰宁城县西南约十公里处,始建于辽朝统和二十二年(1004)。传说当时的辽圣宗路过此地,遥望南方霞光一片,瑞气腾腾,故择址建城,三年而成。
这个说法看上去很神奇,但实际上契丹民族就是起家于这一带,当时的大定府肯定是他们的熟地,是深思熟虑过之后才将“中京”设在此地的,那什么祥瑞的说法,只不过是古时常用的添加天命色彩的手法而已。
大定府所在的这片区域,是土河(老哈河)冲积出的一片河谷地带,周围群山环绕易于防守,内部又围出了一片倒三角形的谷地,气候温润、水草丰茂,利于农耕养人。同时,土河上游又连接到燕山中的狭路,能够穿越燕山山脉通往辽朝的南京析津府(也就是燕京),方便与汉地沟通。显然,这是个相当合适的定都地,也难怪成为了辽朝五京中最重要的中京。
大定府分内外二城,整体呈一个“回”字形。其中外城东西长八里、南北长七里;内城东西长四里、南北长三里。内城之中还有一个正方形的皇城,边长两里,与内城共用一段北墙。
大定府不单这一座巨城,周边还有松、高、惠、兴中、建、利、锦、瑞、川九州拱卫,加起来也就是行政区划大宁路,极为兴盛。当年辽朝迁居了不少汉民来此耕种居住,为当地提供了重要的农工商业。后来金、元交替,当地损失不大,直到现在仍有四十多万在册人口,在关外着实不少了,甚至比整个辽东都多。
女人不狠,地位不穩
不負君來不負清
自然,这也就使它作为目标的价值更大了。
大定城北的山岭之中,土河冲刷出了一处狭窄的河谷,当年辽朝在这处河谷中建设了关城,名曰“冷山关”,至今仍存。
不过,辽朝本是游牧民族出身,讲究一个决胜于原野,因此这关城就没修得太好,后来又经过了几百年闲置,现在更是破烂不堪了。燕京溃败后,大宁路的元军匆匆将周边的防御设施修复了一番,不过就一年时间也修不了多少,勉强有个样子罢了。
现在这残破的冷山关城上,大宁路守将伯待穆尔现在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城头不断转着圈。
伯待穆尔是一员老将,当年曾经率军攻入高丽,战功赫赫,后来年老,来了大定府颐享天年。大定府本来处于安全的腹地,但没想到风云突变,到了今年竟成了前线。元国兵将处处捉襟见肘,老将伯待穆尔只得重新披挂上马,征集人手,将大定府城和整个大宁路防守起来。不过东海军咄咄逼人,这就打上门来了。
他原先在更前方的高州防守,前天探查到南下的东海军只有一千余人后,主动派兵出击。也是这老将安逸太久了,没跟上最新的军事技术形势,本以为出其不意,即使不胜也能打乱他们的部署,可没想到竟被人家以少敌多打了个大溃。逃回来的溃兵连一半都没有不说,还搞得整个城人心惶惶。
后来两艘大船竟沿着土河直逼城下,大炮轰鸣,漫天铁霰洒下,守军再无战心。还好当时也快入夜了,东海军攻势暂停,伯待穆尔率亲兵连夜逃出来到了这冷山关,激活第二道防线。
但东海军阴魂不散,仅过了两天,就又逼来这冷山关下。这次来的不仅有之前的三个营,居然还裹挟来了沿途几个小部落的青壮,真是仗势欺人!
不久后,东海兵派了几名信使过来,对着关城上喊道:“王师来了,都投降吧。大元都要完了,为何要白白送死?只要投降,就能活下去了,不然就等着死吧!”
伯待穆尔眼力不太好,他旁边一名千夫长却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信使,愤怒地吼道:“阿勒,你这个叛徒,居然投了东海人!”然后顺手掏箭射了了过去。
距离有点远,箭支落歪了,但仍把城下的阿勒吓了一跳,下意识一缩脖子向后跳去。但很快他又硬了起来,对上面喊道:“呸,你们带头逃跑,留我们这些弟兄们在城里送死,难道我们就真该死?你们还不老实投降,等城破了,就全抓来砍头!”
“混账!”伯待穆尔耳朵不聋,听了他的话,拍着城头的土墙怒吼着:“叛徒,老夫的头就在这儿,有本事就来取吧!”
现在他的心态不但愤怒,还有点憋屈。以往都是我屠别人的城,怎么没过几年,就被别人屠城威胁了呢?
阿勒跳脚道:“老不死的,等死吧!”然后快速逃回了后面去。
不久后,他又带了一队俘虏回来,都按在了关城下,一个个拉起头来,对着城上喊道:“看见没,这些都是不识抬举的,你们要是想学他们,也是同样的下场!”
东海南路军攻取了高州之后,将城中百户及以上的军官全抓了出来,除了几个表现好第一时间投降的,其余全部弃用,现在正好推过来以儆效尤。
阿勒做完威胁,一挥手,带来的几个降兵就操刀上阵,在漫天的求饶声和谩骂声中,将这些俘虏得头一一砍了下来。然后,他们丢下一地尸首,返回了后阵之中。
城上兵丁无不骇然,心情复杂地看向伯待穆尔他们。老实说,他们是很不想打的,谁来不是种田牧马当兵吃粮呢?但他们只是普通大头兵,是战是降也不是他们能决定的。
神農 蘭朗
可是,伯待穆尔身为大元忠臣,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屈服。
他先是重重一跺脚,对着北方喊道:“东海贼,我与你们势不两立!”然后又对身边的千夫长说道:“我去大定城中调兵,冷山关就交给你了!”
豪門情虐:灰姑娘的腹黑王子 雲夢殤
“啊?”千夫长傻眼了,让他留下来守关,不是送死吗?于是可怜巴巴地问道:“东海贼枪炮犀利,属下恐怕担不起这个重任啊!”
伯待穆尔深沉地说道:“不用担心,松州尚有厄布尔在守,有他们威胁后路,东贼不敢贸然入关,你只需安心固守即可。”
松州就是后世的赤峰市区,位于冷山关西侧六十里处。虽然不在土河干流附近,但若是东海军不拿下他们就进入冷山关,那就有被断后路的风险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千夫长还能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应下了。
伯待穆尔解下自己的佩刀交给他:“那么,大定府的安危就拜托你了。”然后也不二话,带着一队亲兵离开了关城,策马向南奔去——
但是,还没走多远,他们就见到一队信使自南而来,与他们迎面相遇了。
还好,两队人核对过印信,是自己人。但是,接下来信使送来的消息就不好了。
“什么,又有一帮东海兵,从南边土河沟里钻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