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9ur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218章-wbpuq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等一下。”青蛙子说。
“这些预算是从哪儿来的。”
“我们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你这你的不问世事到傻了吗?”神柰子说。
“别忘记我们神社也是风光过的好不好,信徒奉纳的金银珠宝之类,随便处理一些都可以换到好价钱吧。
光看银行的存款也够用了。”
“原来还有这回事。”青蛙子说。
“是呢,正如神柰子说的,主要是用了存款和变卖了一点东西。”
“想说那个时候不啊花钱,好像也就没有机会再用了,所以改造完毕以后,又补充了物资。”
‘也没有错,这里不会有人认为这个吧,这里的现代钞票没有意义,以物易物,或者金币才是真的。’
“反正既来之则安之,不管生活有什么难题我都会想办法克服的。”
“那就看你的了,我们家的小风祝。”
“但做到这种地步也太彻底了。”
“那笔资金,这孩子未免花的太干脆,本来那些是准备用啦让她。”
‘算了,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就别再去想那么多了,将心力放在重建信仰上最重要’
“林潇,帮我拿一瓶酒来。”
“就当成是提前庆祝绑架,王者这片美丽的原野喝上一瓶。”
“老爱大白天的就在喝酒,为什么不将象征物换成酒桶。”
“呵呵,酒是献给神明的最佳饮品,身为神明当然要喝酒才对。”
“那么你不想喝吗,能喝的话当然要喝,林潇,麻烦你帮我拿一瓶了。”青蛙子说。
“好的,那么请俩位大人稍微等一下。”早苗说。
“啊。”神柰子说。
“果然神情气爽多了。”
浓郁的酒香,对人来说这是摄取多了就会精神和知觉都麻痹掉的饮料,但对神明而言,却是最刚没无害的嗜好品。
“这里的自然环境真是让人心情好的想喝上一杯。”
“你不一起喝吗?作为侍奉我的人,酒量也是重要的一环,不会喝酒怎么行。”
“那个,我还不习惯大白天就喝酒。”林潇说。
“而且还未成年。”
“不过看着这漂亮的金色,确实让人觉得身心舒畅了起来。”
“是吗。”青蛙子说。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好奇了,你对这里有什么感觉,对这个幻想乡。”
“嗯。”早苗说。
“就像是突然被老师叫来随堂问答。”
林潇静静的说道。
“我只是确定和自已熟悉的环境比起来,这边大概就显示偏远的乡下。”
“可是又不太一样,不是那种文明诧异,是某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气氛。”
“到底这里会有什么呢,多少让人感到又期待又害怕。”早苗说.
“不过青蛙子和神柰子大人而言,应该是熟悉的环境吧。”林潇说。
“确实时纷纷怀念,也相当久远了ꓹ 既然名为幻想乡,聚集在这里的当然都是人类观点的幻想。”神柰子说。
“应该也有其他生命和我们一样ꓹ 处于无奈或者自愿来到了这里。
但我想这里应该还是妖精妖怪之类站了大半吧。”
“之前的探查没有特别去留意,但我也认为应该是那样。”
“妖怪吗?”林潇说。
“让人有点害怕呢。”
“振作点作为神明的代言人,怕什么妖怪。”
“人家又没有亲眼见过妖怪ꓹ 一点这般也没有的话,人家的少女心当然会不安。”林潇说。
“幻想本来就非随便能察觉到的ꓹ 随着时代演变妖怪和妖怪确实也没有那么频繁的和人类解除了。”
“现在多的是一生没有遇到的妖怪。”
‘但你的话绝对有看过,八成是年纪小所以没有印象。’
“也就是说小时候的事情急不得了。”
‘放心吧ꓹ 现在起可是会看到的ꓹ 到时候你想不看也没有办法。’
“嘿嘿嘿”青蛙子说。
“说不定早苗会遇到什么传说中的妖怪然后被他抓走,哭着等我子啊千钧一发之际去拯救你。”
“真讨厌,青蛙子不要随便向着人家受难的画面。”
“什么传说中的妖怪,那种童话一般的情节,还是要的好。”林潇说。
“呼呼呼,眼睛里面泛着泪光的可怜美少女,王贺监禁的门扉ꓹ 磁性等待勇者救助,这么王道的剧情一定要有。”
‘哪儿王道ꓹ 根本是你奇怪的游戏玩多了。’
“就不会乖乖符合一下捉弄她。”
‘没有办法ꓹ 你这种兴趣我欣赏不来。’
“真没有幽默感ꓹ 脑筋都硬邦邦的。”
“糟糕青蛙子大人说的我好像懂啊。”
“该贤回归主题了。”
“说真的好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妖怪的踪影ꓹ 青蛙子当地的幻想也确实很少了。”
‘嗯。’神柰子说。
“是吗。”林潇说。
“妖怪也好,神明也好ꓹ 与人类息息相关。”
“山林不会一动ꓹ 所以依然在ꓹ 可是妖怪会随着时代变迁而改变生态,有的全族一起搬迁。
有的抵抗不了时代洪流而消失。”青蛙子说。
“原来如此。”林潇说。
“可是对人类来说也是好事情吧?代表不用担心被妖怪袭击了。”
言语在空气中飘荡ꓹ 没有传达过去。
青蛙子没有回应早苗的话,只是淡淡的微笑以对,不知怎么让人感到些许寂寞。
察觉到自已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林潇看向神柰子想要确认。
然而同样没有回应,神柰子的目光笔直对着林潇的眼睛,仿佛在说这种问题,必须林潇自已想透彻才行。
“青蛙子大人。”
“呼。”
“没有什么,稍微响起了过去的友人,不晓得后来他们都去哪儿了,又过的如何。”
“希望不要消失了才好,不然连酒都来不及喝。”
“朋友是神明或者妖怪?”林潇说。
青蛙子点点头。
“说不定,有些就和青蛙子一样来到这里,如果能冲锋就好了。”
“真样就好了。”
“没问题,一定会相遇的。”林潇说。
莞尔一笑,眼前的人又恢复成了熟悉的青蛙子,早苗这才松口气。
“啊。”
‘怎么一下就喝完了。’神柰子摇晃着酒瓶,试图往酒碟中继续注酒。
但看来瓶内已经是空了,在怎么倒也只留了几滴下来。
血色戀情 秋楓子葉
嗜血相公逃婚妻 北客山人
“王者见底的瓶子,神奈像是恨不得酒立刻自已涌出来。
但就算用眼力将瓶底给看穿了也依然生不出酒。”
“还没有喝的尽兴,在去帮我拿一瓶。”
“神柰子和青蛙子大人都清只喝一瓶就好,不然库存一下就会空了。”林潇说。
“那个时候叫我拿酒可生不出来。”
‘放心,对酒我还算有自制力,都是看心情才喝不是习惯。’
“至于酒精中毒更不可能。”
“你该不会怀恨在心吧”神柰子说。
“总觉得为了绑架的事情以后,针对我的次数明显变多了。”
“作为一个生命凄凉却如此狭小,你这样对吗,青蛙。”神柰子说。
“哪有我没有记仇,是你这人太不可靠,做事情都只有开头有模有样,之后就是乱来。”青蛙子说。
“你说,这样的家伙没有人拉她一把的话怎么行。”
“想打架就直接啊,别老是找借口。”神柰子说。
“以我看你是小孩子,在找麻烦。”
‘想要讨糖吃的话姐姐倒是可以给你买哦。’
“姐姐?”
“哈哈哈哈。”青蛙子眼泪都要笑出来了,直到险些岔气才好不容易停下来继续狂笑的冲动。
“欺骗可是重罪,别开玩笑了。”
“又叫我大吗,你自已才是盯着孩童外表的老不修好不好。”
“是想闭着我子啊这里上演受了,很乐意”
“我猜想子啊这里上演祭典将你拖走。”青蛙子说。
“那个我先将盘子和空了的酒瓶收进去了。”林潇说。
“要斗嘴多少次都没有关系,但是俩位大人千万别又打起来。”
“在彼此剑拔弩张的骑士之剑,林潇见状化解这个气氛。
三个人都很清楚,这样的斗嘴行为不过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要平息的话,只要有什么理由就缓和。
加入其中一方真的抱有敌意,早就直接动手了。
“当然不糊真的大家。”
‘别紧张我才不会和笨蛋青蛙一般见识。’神柰子说。
“不过啊,你就先别急着收盘子,有一个事情要交给你做。”
‘是的,请您指示。’
“休息过后应该灭有多少力气了吧,你现在可以飞多高。”
‘我算一下。’林潇说。
“在以前大约七十到一百公尺,粗略计算的话。”
“进了幻想乡飞行变轻公司拟改了不少我觉得应该还可以再高许多。”
“你问这个用意是?”
‘要不要挑战看看自已的极限,顺便验收一下这段时间里力量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
‘办法很加德纳,一直上升到极限高度,要是可以和追上我的话有特别奖励。’
“嗯。”
早苗说。
“如何?”
“我知道了神柰子大人,我接受这个试炼。”
林潇说。
“跟上啦IAB。”
一口气就飞上去了吗。
快点追上来我也子啊上面那等你。
“居然连青蛙子大人也。”
“好,我会跟上去的。”林潇说。
“才一转眼,舍那妮子和青蛙子大人就飞跃上高空,而被留下的自已,只好拼命追上去。”
橫刀奪愛:老婆乖乖讓我愛
将精神凝聚,想象自已乘着风飞起的模样。
能够感觉到体内有个东西在流动。
然后让它扩散到全身。
并非常了一双看不见的翅膀,而是自已化为一阵风穿梭于大气之间。
对自已而言,飞翔就是这么回事。
高度很快在攀升,就像是乘着上升气流一口气飞跃到地面。
头发随着身边的气流飘逸着,不经意间低头看着脚下的金色,神社和森林变的很渺小。
仿佛破开了所有舒服,只有俯瞰地表上形形色色的一切。
感到兴奋,感到快乐,还有一股优越感之冲上脑门,每当飞到这种高度,总会感觉自已是与众不同的。
“哈。”林潇说。
心跳在渐渐加速,就像是催着油门,兴奋的情绪开始混杂着紧张的因子,是燃料内的杂质。
高度持续在攀升,只是一心想追上前面等待我的她们。
回过神来已经跨越了平常无法突破的极限。
“好高。”
是情绪激昂使然。
还是因为这里是幻想乡的关系。
应该是值得喜悦的事情才对。
然而胸中更多的是不安和恐惧。
地表上的景色,已经便的只可以凭借颜色来分辨。
远离了熟悉的地面,飘荡在天地之间,如同自已不属于任何地方。
又好像会随时坠落下去。
才这么想着的时候,竟然遇到了乱流。
突然间身体就失去平衡,连高度都无法好好维持住。
开始下降的那一刻,只感觉到心口一阵窒息般的冰冷。
心跳好像停止了,又好像加快了数倍不止。
高度不断在降低,却完全没有办法估计究竟堕落了多少高度,就连距离感都变模糊了。
一瞬间,感到了后悔,人就应该好好呆在地上仰望生命不是吗。
“那是什么?”林潇说。
错觉吗,在空中看到了人对于名字。
她像是瞧见什么新奇的东西,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凝视着林潇。
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为了看清楚她的模样,用全部的力量稳住了飞行。
脱序的引擎终于恢复到正常运转。
然后已经看不到她的踪影,就好像一阵风的消失了。
或许真的是自已的错觉也说不定吧。
“林潇。”
取而代之的是有人正在缓缓自已,朝着声音来源望去,青蛙子正从上面飞了下来,伸出的手像是在叫自已快点抓紧。
是呢。
如果能干员当个普通人,或许能轻松多了吧。
但是林潇觉得自已做不到,所以才会。
没有问题我会追上。
用尽全部力量抵达打
请不要抛弃我。
多么乖巧的孩子。
多么简单的追求。
林潇就是这么固执得想法。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愿望。
没有天赋,唯有努力了。
不然的话一无所有。
连梦想都失去,自已还你做点什么呢。
囂張老公很愛我
林潇很多时候都这么想。
可是也没有办法改变。
不,一定有办法的。
只是需要勇气,一个敢于失败。
敢于去接受自已的勇气。
为了真实而迈进。
獄鎖狂龍2
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自已。
别人放弃都无所谓,绝对不可以放弃自已。
这样的话,会让人生绝望的。
人生的失落就是如此而来。
但凡有一点机会就要去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