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et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第483章 夜幕將至展示-rnb6c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经互会在东部王国设置的传送矩阵,遍布王国联盟各大城镇。
燃烧军团突袭北流镇的消息还没送到芬里斯岛,罗文在研究尖塔,已经拿到了第一手消息。
“北流海岸?丧心病狂!”烧树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古尔丹又来打洛丹伦王城的主意。
伊瑟拉从暗影国度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库尔提拉斯。
虽然不能调动翡翠梦境的绿龙部队,帮助罗文共同对抗燃烧军团。但伊瑟拉到作为守护巨龙之一,治愈力量不亚于艾泽拉斯任何一名治疗职业者,而且伊瑟拉还能随时随地的开启梦境传送门,帮助少量部队规避致命的法术攻势。
伊瑟拉仔细端详着东部王国的地图,沉思几秒后接话说道:“你是说,燃烧军团的下一个目标是洛丹伦王城?”
“大概率如此,北流镇距离芬里斯岛只有一个渡口镇可供防守。按照军团一贯的行军速度,若是没有遇到顽强抵抗,他们两天就能占领芬里斯镇。届时,王国最大的内湖被占领,洛丹伦王城再无拦截军团恶魔进军的城镇,破城只是时间问题。”罗文分析道。
“若是破城,诺达希尔的悲剧,将会重演。军团杀人诛心的套路,不是第一次了。”罗文又补充了一句,面容阴沉。
伊瑟拉暗暗握拳,心中愤懑挤在胸前,无法释怀。
如果说典狱长佐迪克挣脱噬渊枷锁,劫掠心能,扰乱世界运行秩序,已是无恶不赦的混蛋。
那将毁灭当作信条的燃烧军团恶魔,就是比熔炼噬渊之火恶灵,还要肮脏的下水道蛆虫。
难怪恶魔死后,无法前往暗影界。这些卑鄙残暴丑陋的物种,连去暗影界噬渊的资格都没有。
他们本就是罪无可赦的生物,人人得而诛之。
伊瑟拉尽力平复着心情,将思绪从仇恨的泥潭中,扯了出来。
“洛丹伦王国的王都一旦破城,势必会影响整个联盟部队的士气。我建议你应该去帮他们。”伊瑟拉提议道。
罗文在崭新的地图上标注了四个红点,分别是南海镇,吉尔尼斯王都港,耳语海岸港和阳帆港。
“这个我明白ꓹ 军团调遣主力攻打洛丹伦,库国的防守压力自然会减轻。另外ꓹ 洛丹伦破城,近百万民众流离失所,变成流民ꓹ 局势会变得更加难以控制。生死时刻,该是联盟出力共同抗敌的时候了。”罗文下定决心ꓹ 准备将联盟各国全部绑在一条船上。
洛丹伦王城要是没了,这对联盟军队的打击可不仅仅是士气上的削弱ꓹ 还是一种极其恐怖的精神威压。
试想一下ꓹ 世界上曾经的头号强国毁于外星入侵,其他国家的民众,会以怎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些外来物种。
“我去联系姐姐,寻求巨龙一族的帮助。”伊瑟拉附和道。
说起巨龙一族,其实罗文心中一直藏有一个疑问。
回眸一笑jq起
那就是古尔丹这个不同时间线的狗杂种,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来到艾泽拉斯。
游戏剧情的古尔丹,有钢铁部落一个大版本做铺垫ꓹ 来到艾泽拉斯。可罗文面对的这名麻烦的兽人,可是凭空出现在艾泽拉斯ꓹ 没有任何预兆。
“稍等一下ꓹ 伊瑟拉。你到龙骨荒野ꓹ 把这封信笺ꓹ 交给永恒龙一族的大使。当然如果能亲手交给他们的领袖,那最好。”罗文从魔法背包中拿出预先写好的信笺ꓹ 递给伊瑟拉嘱托道。
伊瑟拉明亮的翠绿色眸子停在信封上ꓹ 心中疑惑ꓹ 喃喃道:“你认识诺兹多姆?”
“自然不认识,不过我猜测ꓹ 其他世界时间线变动,一定跟我们时间线的变动有联系。青铜龙一族不是守卫艾泽拉斯时间线的脉络么?会不会有其他线索在这里面。”罗文猜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就认定了是青铜龙中出内鬼。
伊瑟拉对这个早已经死去的兽人术士,再次复活,同样心存疑惑。
不过她倒是不认为是青铜龙一族参与了军团的谋划,这种可以穿梭时空的力量,她从来没听说过。即便在诺兹多姆的身上,也从未见过这种力量。
“好,我亲自去找他。”
伊瑟拉开启梦境之门离开研究尖塔,罗文通知老管家,召集军方领袖,举行会议,驰援洛丹伦。
……
玛瑟里顿嗅到了燥热空气中的奥术气味。
这些会变戏法的虫子,身上携带的气味,臭不可闻。
谨慎的深渊领主反应很快,他第一时间将五名邪兽人术士拉倒自己身前,将其体内储存的邪能全部抽干。
“不,主人!”
伴随着一声声悲惨的哀嚎,邪兽人巫师被吸成皮包骨头的怪物。
玛瑟里顿利用这为数不多的邪能,强化了邪火屏障。
轰!次级奥法极咒与邪火屏障撞在一起,惊天动地的能量反应,震颤着整个堡垒大厅。
天花板上的巨石纷纷砸落,四周用金属熔铸的铁柱,自然倾倒,散落一地。
这特么哪来的奥术法师!玛瑟里顿眼看周身的邪火护盾碎裂,炙热奥能穿透缝隙,将他庞大身躯烧出,如干涸河床一样的龟裂伤痕。
“卡加斯!你这吃里扒外的杂碎!”玛瑟里顿狂吼一声,调转身躯,用胸前的坚实盔甲,撞向次级奥法极咒。
接连三次炸响,玛瑟里顿胸前的邪能战盔,被奥能倾轧成粉尘,散落一地。
玛瑟里顿本体被奥法极咒逼到墙角处,颅骨上的邪火,奄奄一息,浑身上下,满是伤痕。
不过,让卡德加没想到的是,玛瑟里顿还活着。
卡德加完成奥法极咒后,进入短暂的施法间隔状态。
他气喘吁吁的看着玛瑟里顿,埃提耶什再次调转方向,一道奥术洪流,从天坠落,准备了结玛瑟里顿的性命。
“卡德加,你真要鱼死网破?”玛瑟里顿颤颤巍巍起身,颅骨上的邪火,火苗旺盛了几分。
卡德加暂缓奥能星涌,冷冷说道:“杀了你,一劳永逸。”
“杀重伤的我对你而言,确实很简单。但我得告诉我,德拉诺那仅存的地脉能量,就在黑暗神殿附近。你是玩弄奥术的天才,应该比我更清楚德拉诺现在没有被虚空撕碎的最重要原因,究竟是什么。”玛瑟里顿有恃无恐,他如果死在这里,黑暗神殿的恶魔仆从,就会引爆神殿内那仅存的暗影和邪能之力,彻底将这破旧的德拉诺,送入虚空。
卡德加被放逐到虚空,性命无忧。但换做是德拉诺世界的其他民众,尤其是沙塔斯城的幸存者,没有纳鲁和栖身之所,他们被放逐到虚空,只有死路一条。
“把地脉下方的能量连接点坐标告诉我!”卡德加重新凝聚奥术星涌,横在玛瑟里顿的脑袋上方。
玛瑟里顿冷笑一声:“给你?笑话,给了你,我就没什么东西跟你谈了。”
“你没的选。”卡德加冷冷说道。
玛瑟里顿前腿跪地,勉强的舔食着自己的伤口。
“你也没的选。时间对你同样宝贵,卡德加。你可是在卡加斯眼皮底下,来到我的巢穴。那沙塔斯城?”玛瑟里顿欲言又止,反将了卡德加一军。
卡德加脊背发凉,毛骨悚然。
兽人是不值得相信的,卡加斯一样如此。
“放了我,救你的盟友。不然,你什么都得不到。”玛瑟里顿到底是在军团龟了这么多年的老阴逼了,他能从一个冲锋陷阵的深渊领主,变成一个破旧星球的领袖,一定有他的手段。
地脉的能量是活动的,卡德加无法确定它的目标,按理说,军团恶魔巫师一样如此。
卡加斯偷袭沙塔斯城,这一样是猜测,无法下定论。
不过卡德加不敢赌,前者是德拉诺星球爆裂,大陆分崩离析,碎到虚空之中。
后者,沙塔斯城没有自己坐镇,被偷袭破城,沙塔斯城的惨剧将再次上演。
卡德加,迟疑了,他不喜欢赌博,也从来不敢赌。
这不是简单的游戏,而是一条条人命。
如果真要卡德加做选择,他宁愿选择一个相对平衡的局面,而不是用50%的概率,去赌一次胜利。
玛瑟里顿缓缓起身,向着卡德加走去。
“放弃吧,卡德加。这两个选择带给你的压力,哪一个你都无法承受…”
毒女子難養 憐夢
“嘭…”一颗血红色的脑袋,从大厅上方丢了下来,应声落地。
卡加斯的脑袋挣大了眼睛,布满血丝的眸子,尽是难以置信。
他应该是被突然割下了脑袋,生前最后的感知,就只有这份惊讶和疑惑。
“还有地脉!卡德加,你要冷静,别让年轻驱使了你的意志,星球崩坏,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玛瑟里顿看到卡加斯殒命,心态爆炸。
暴戀
卡加斯人头落地,卡德加心中的忧虑更加沉重。
他本以为对德拉诺的敌人已经了如指掌,但卡加斯突然在地狱火堡垒被人砍下了脑袋,足以说明还有敌人藏在暗处。
“留你一条命。”卡德加回收了所有奥能水晶炸弹,传送出地狱火堡垒。
卡德加走后,玛瑟里顿如劫后余生,他一脚踏碎卡加斯的脑袋,准备去上层熔炉一探究竟。
名偵探柯南之大叔 懶楊
卡加斯死的莫名其妙,但从结果来看,这家伙死不足惜。
本领主赐予你们这些羸弱兽人无上的恩赐,让你们重新占据了这个破碎的世界。
没想到吃里扒外的卡加斯竟然伙同人类巫师,背刺暗算他。
渐渐的,玛瑟里顿的心境发生变化,碎手氏族的兽人不值得信任,他们更应该去做奴隶,而不是战士。
钢铁大门缓缓推开,玛瑟里顿看着冷冷清清的鲜血熔炉大厅,一时失神。
人都哪里去了?
“哑…”
炉火正旺,漆黑的渡鸦,站在一句无头尸体上,冷冷的看着玛瑟里顿。
玛瑟里顿看到这只渺小的渡鸦,四肢忍不住打颤,他后退几步,拼命向出口跑去。
“地…地脉。”
嗡!高频率的奥术共鸣声在大厅内回响,光刃贴着深渊领主的脖颈飞过,一颗巨大的脑袋,应声落地。
妖界少主
受到致命伤的深渊领主,身体残缺的部分会成为邪能扩散的出口。由于能量失去了控制,所有高阶深渊领主身死,都会发生剧烈的爆炸。
玛瑟里顿虽然看起来等级不高,但他在德拉诺耕耘多年,收集了大量邪能,底牌不少。
假戲真做:純情白領酷總裁
淑惠皇貴妃 半枝雪
要不是遇到了麦迪文和卡德加,其他高阶魔导师,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随着一声炸响,碎手氏族的鲜血熔炉整体爆炸,高耸的塔楼,轰然倒塌。
数不清的碎手氏族邪兽人,死在废墟之下,耸立在地狱火半岛的兽人堡垒,倾塌一半,摇摇欲坠,旧部落最后的遗产,最终谢幕。
清淺一夢訴流年 岸芷零露
飞在废墟上空的麦迪文,望着沙塔斯城的方向,天蓝色眼眸饱含深意:“你又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的学生。不过经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专业水平反而退步了。地脉是个浮动的能量,它怎么会一直留在黑暗神殿?”
“不过我很满意,你的谨慎和稳重,正是守护者必备的品质。”
渡鸦从尘土中飞出,随风而起,向黑暗之门废墟方向飞去。
……
提克迪奥斯给玛诺若斯送来了最新指令,引诱在阿斯特兰纳出现的恶魔猎手,尽最大力量活捉他。
不过,死的也可以。
“古尔丹这条狗,关键时刻撤军就算了,还让我分心去抓一个使用邪能的叛徒?”玛诺若斯对上古暗夜精灵抱有极深的仇恨,他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时,就是死在这些精灵手中。尤其是那一只该死的舔狗和那对狗男女夫妇。
提克迪奥斯知道玛诺若斯对古尔丹意见很大,原本玛诺若斯率领军团主力,完全可以在冬泉谷将暗夜精灵屠戮个七七八八,最终将那对狗男女夫妇逼出来,斩杀在此。
魔天之天地 佳偉大帝
可古尔丹愣是在这关键时刻,将主力部队调回了破碎海滩。
即将到手的狗男女人头就这么没了,玛诺若斯心态炸裂,恨不得马上去找阿克蒙德大人提交辞职报告,申请不干了。
“消消气,我的老朋友。据我所知,那名恶魔猎手,可是你的老相识。”
“是谁?”玛诺若斯低吼一声。
十印仙王
提克迪奥斯没有继续卖关子,悠悠说道:“当初干掉你得凶手之一,伊利丹。”
“自寻死路的家伙,他竟然好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玛诺若斯的暴怒,颅骨上的邪火,沸腾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