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xgm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97章 壽麪展示-7fk51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第二天早上,李桑柔到了铺子,先站在铺子门口,让窜条和大头把她那面顺风大旗降下来看一遍。
这是米瞎子的交待,旗不能破,破旗漏财。
隔个三天五天,李桑柔就让大头他们把旗降下来看一看。
漏财是大事。
窜条和大头一人扯一边,各自伸头细看一遍,哗的翻个面,再看一遍,好好儿的。
李桑柔正准备转身进去,抬眼看见听喜打马如飞,直冲过来。
李桑柔站住,看着听喜在她面前跳下马,从挂在马侧的袋子里,摸出张足有一尺见方的大红请柬,举着送到她面前时,她才看清楚,这么大这么红的请柬不是一张,是两张。
”大当家早!这是我们七爷和我们舅爷的请柬。
十六日是我们舅爷生辰,我们舅爷摆宴,请大当家的喝杯水酒,吃碗寿面。
我们七爷担心我们舅爷这一张帖子,请不动大当家的,就加了张,这两张请柬,是一件事儿。
我们七爷还说,请大当家的带上马爷和毛爷,要是其它几位爷得空,也请大当家的一起带上,人多热闹。”
听喜连说带笑,解释的十分清楚。
“你们七爷不能这么瞎讲,什么叫请不动?你们七爷也罢,舅爷也好,要叫我怎么着,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么?”李桑柔笑应着,接过那两张鲜红巨大的请柬。
“我就说,我们七爷这话,是替大当家的得罪人,好在是我们舅爷ꓹ 我们舅爷这人,跟我们七爷没啥得罪不得罪的。
对了ꓹ 我们七爷还说,让大当家的空手过去就行,说我们舅爷的生辰礼ꓹ 他已经替大当家的准备好送过去了。”听喜接着笑道。
“你们七爷替我送了什么?”李桑柔想笑又忍住。
“我们七爷还没想好呢。”
李桑柔失笑出声,“行ꓹ 我知道了,十六日我准时过去。”
“唉哟差点忘了ꓹ 不是十六日ꓹ 就是今天!”听喜唉哟一声,抬手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下,“十六日正日子那天,我们舅奶奶要替我们舅爷贺生日呢,十五日那天,是我们舅爷请族里兄弟吃寿面,再前一天ꓹ 是请太学的同窗,人多ꓹ 要一连请上七八场呢。
年年都这样。
今天这一场是今年多出来的ꓹ 我们七爷说ꓹ 这一场是专程请大当家的ꓹ 还有几个志同道合说得来的,大家伙儿一起乐呵乐呵。
大当家的早点去ꓹ 今天肯定热闹。”
“这个ꓹ 今年多出来的这一场ꓹ 你们七奶奶和你们舅奶奶知道吗?”李桑柔听到志同道合四个字,眉梢挑起。
听喜嘿笑着ꓹ 头往前伸,压低声音,“大当家的这话,小的懂。七奶奶和舅奶奶知道,七奶奶和舅奶奶要是不知道,我们七爷和舅爷哪儿来的银子宴请?
今儿定的可是周家园子,正经不少银子呢。”
李桑柔长长的嗯了一声,“那行,我知道了,准时到。”
李桑柔托着那两张通红巨大的请柬,放到菜地旁的桌子上,生火烧水沏了茶,坐下来,对着请柬,想着宁和公主写过来的那三四封短笺,翻来覆去问她回来没有,是不是忙得很。
她这一趟,来回也就小十天吧,这位公主,平均两天写一封。
唉,这孩子这是看文会看上瘾了吧?
想了一会儿,李桑柔伸手按在通红请柬上,眯眼笑起来,晚上这寿面,应该带上公主去见识见识。
李桑柔一嗓子叫出在旁边库房点货的黑马,让他去找一趟如意,要是如意不在,就找百城,给宁和公主带个话:今天下午她要去给潘定邦和田十一贺寿,问她去不去。
黑马愉快答应,一路小跑去找如意。
他最喜欢去找如意这样的差使了。
宁和公主回话回的极快,她当然去。
李桑柔提早了一刻多钟,带着黑马、金毛和紧张的浑身僵硬的窜条,等在周家园子外。
可李桑柔离周家园子还有老远,就看到了宁和公主,坐在一辆普通的青绸帷子大车里,将帘子掀起条宽缝,正紧绷着脸,到处看,一眼看到李桑柔,顿时笑逐颜开。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李桑柔忙迎上去。
“那是,公主?”窜条紧张的都顺拐了。
一夜恩寵:晚安,總裁大人
黑马嫌弃的不能再嫌弃了,金毛在窜条肩膀上拍了下,“别怕,你就当她是张嫂子家小秀小翠。”
“嗐!毛哥你可真敢讲!”窜条嘴撇成了八字。
那是公主!跟小秀小翠一个天一个地!差得没边儿了。
“三哥说你去符离府了,说是极要紧的事儿,都办好了?”宁和公主搭着李桑柔的手,轻快的跳下车,人没站稳,就语笑叮咚说个不停。
“办好了,咱们到的可有点儿早,从正门进去吧。”李桑柔答了一句,立刻岔开话题。
符离府的事儿,她不想多提。
“是七公子生辰,还是十一公子?问如意,如意说他也不知道,黑马跟他说的时候,是在一起说的。
我想着问来问去怪烦的,就备了两件生辰礼,反正他俩差不多,我就一模一样备了两份!”宁和公主说着,自己先笑起来。
“是田十一,七公子说,咱们的生辰礼,他替咱们准备,礼多人不怪,你再多给一份更好。”李桑柔站着和宁和公主说了几句,示意她往里走。
宁和公主回头看着黑马和金毛,笑着招呼了一句,接着问道:“咱们那赌,到底谁赢了?肯定是咱们赢,不能让十一公子把咱们糊弄了。”
仙劍奇緣修真傳
“肯定是咱们赢,一会儿见了十一爷,我问问。”黑马先自信无比的竖了竖大拇指,再表示他得问问。
宁和公主笑出了声。
周家园子不大,也就一亩半左右,却十分精致用心。
李桑柔也是头一次来周家园子,跟着门口的小厮,在二门外,就迎上了急急迎出来的潘定邦。
“你怎么到这么早?唉!真是她,你怎么把她带来了……咳,我是说,你们现在就来了,快请快请!”潘定邦急慌的简直就是气急败坏,一连串儿的话没说完,原地转了一圈。
“是我们没想到你到的这么早。
我们早点来,是想赶在你们前面,好好逛逛这园子,这周家园子,我们俩都是头一回来。”李桑柔笑眯眯看着慌乱无着的潘定邦。
她就知道,今天这一场往年都没有的宴请,大有讲究。
“这破园子有什么好逛的,还是进屋,先喝杯茶吧,你也真是,她天天看宫里那园子,哪能看得上这园子,弹丸之地,什么都没有。
算了不说了,今天有好茶,咱们还是先喝茶,先喝茶!”潘定邦两只手一起揉脸。
他素乏急智,这会儿心里乱成一团,懞的完全想不出该怎么办,就是下意识的你说东,那就往西劝。
宁和公主看看慌乱无着的潘定邦,再看看李桑柔,见李桑柔笑眯眯,也跟着笑眯眯。
李桑柔斜暼着潘定邦,一点也不坚持,他说怎么样,那就怎么样。
李桑柔和宁和公主跟着潘定邦进了厅堂,站在门口,打量着十分不一般的厅堂。
厅堂里挂的到处都是轻纱,随风微动,轻纱中间,一张张矮榻摆放讲究,声气相闻,又略有间隔。
匹夫的逆 驍騎
“这些纱真好看,这榻上还有薄被,是备着喝醉酒躺一躺的?你们今天准备喝多少酒?”宁和公主转身四看,看的惊讶而稀奇。
李桑柔似笑非笑,斜暼着潘定邦。
潘定邦脸都青了,他真是昏了头了,怎么能把她们往这里让!
“不是不是,不是这里,不是,我是说,这里,是还没收拾,听喜!”潘定邦一声暴呵,“还不赶紧收拾出来!客人都到了!看看!这成什么样子!
咱们还是先坐廊下喝茶吧,现在这个天儿,就是坐廊下最好。”潘定邦一头热汗,赶紧再往外让宁和公主。
我有一雙陰陽眼
“请进是你请进,请出也是你请出,七公子都是这么待客的?”宁和公主笑起来。
“不是,是,不是不是,是我没想周全,这屋里还没收拾好,都怪我。”潘定邦一个头十个大。
“你这么早就到了,就是为了看着收拾这里的?”李桑柔似是而非的接了句。
“对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为了好好收拾好,好等你们来!就是这样!”潘定邦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听说这园子后面有处小景,叫什么小有洞天,我们去那里看看,在那里坐着喝杯茶,等着你看着把这里收拾出来。”李桑柔斜瞥着潘定邦,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笑眯眯道。
嫡女千歲
“好好,也好也好,这样最好!”潘定邦已经揪袖子擦汗了。
“你忙你的,我们自己过去。”李桑柔说着,让过宁和公主,经过潘定邦时,冲他眨了眨眼。
我的美女極品保鏢
潘定邦连慌带乱,只顾点头,根本没看到李桑柔这眨眼嘲笑。
李桑柔给黑马拿了个眼色,低低吩咐了句:“跟着瞧瞧。”
黑马会意,跟着潘定邦看热闹。
李桑柔和宁和公主刚在后园一间小小的亭子里坐下,听喜一溜烟冲过来,冲李桑柔招着手,“大当家的,我们七爷说,您能不能过来一趟?赶紧!”
听喜一边说,一边用力冲宁和公主挤眉弄眼。
青春的不可再來
李桑柔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和宁和公主交待了一句,出来到前面。
潘定邦一看到她,跺脚唉哟,“你说你,你怎么把她带来了?你怎么……唉!现在怎么办?你说你把她带来了,现在怎么办?”
“什么叫我把她带来了怎么办?她来了怎么了?有什么怎么办的?她跟你不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么?来吃碗寿面怎么啦?你这是什么意思?”李桑柔叉腰对着潘定邦。
“唉!你说你这人,挺明白一人,对吧,怎么……唉!这事儿,这不是,这事儿!”潘定邦两只手乱抖,“你这个明白人,怎么就不明白了呢!唉!”
李桑柔摆出一脸的就是不明白。
潘定邦唉声连连,左右看了看,伸出两根手指头,捏着李桑柔的衣袖,拉着她避到旁边角落,压着声音道:“这一阵子,小十一因为这文会不文会的,真是苦透苦透。
这事儿,是我二哥先发的话,唉!这事儿,说起来,都是你惹出来的,沾什么文气,那文气是能沾得上的?
算了咱不说这个了,这话说起来太长。
我就想着,借着小十一过生儿,让他疏散疏散,就请了几个平时合得来,志同道合的,又邀了十来位大家喜欢的小姐,今天晚上,让小十一好好乐一乐,你看看,现在怎么办?”
潘定邦不停的抖着手。
他现在心乱如麻,头大如斗。
“噢!现在!我听明白了!”李桑柔胳膊抱在胸前,斜瞥着潘定邦,呵呵了两声,“我问你,你今天这场乐呵,之后,准备怎么给你媳妇,还有小十一媳妇交待?”
“这不是有你吗!请了你,这不就……”潘定邦摊着手,一脸干笑,“你是主客,阿甜肯定不会多想,小十一媳妇也不会。可现在,唉,你说,现在怎么办?”
“你请的都是哪些小姐?全是只有床上功夫的?”李桑柔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潘定邦。
田十一这场往年都没有的生辰宴,请的都是和他俩志同道合的,这里头必定有花头,她想到了,可花头到刚才的满屋子矮榻,她可真没想到。
这会儿,她很想打他。
“瞧你这话说的,你这个,真粗鲁。我跟十一哪是你这样的粗人!虽然是小姐,也都是雅人,比你强。”
潘定邦对李桑柔这份打他之心,浑然无觉。
“你能不能把公主送回去?今天真不合适,你把她送回去吧。”
“我把她送回去容易,不过。”李桑柔斜瞥着潘定邦,拖着长音,“公主来了,一杯茶的功夫,又走了,这事儿,能瞒得过你媳妇和十一他媳妇吗?
要是瞒不过,你媳妇和十一他媳妇会不会问,公主为什么一杯茶的功夫就走了?
要是问了,你俩能糊弄过去不能?”李桑柔一连三问,问的潘定邦张口结舌。
这还真瞒不过,还真得问,他肯定能糊弄过去,十一肯定不行,十一糊弄不过去,他糊弄过去了,那得罪加一等!
“唉!你说你怎么想的!你把她带来干嘛!你看看现在!唉!怎么办?”潘定邦简直想哭出来。
“你请的小姐,既然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请过来就过来呗,就听听曲儿不行嘛?非得在床上折腾?”李桑柔斜横着潘定邦。
“行!行,怎么不行,唉,我得去门口等着,挨个交待。唉,你说你,你把她带来干嘛!我答应了小十一……唉,算了算了。”
潘定邦垂头丧气往外走。
作为建乐城著名酒楼之一的周家园子,做事自然是干净利落的,没多大会儿,就把飘满轻纱,满是矮榻的大厅,重新布排好了。
李桑柔再陪着宁和公主走进厅堂时,厅堂里的轻纱已经全都扯没了,四周放着桌椅。
和潘定邦、田十一志同道合的诸人,在门右边站成一堆,门左边一堆,站的是建乐城的红伎们。
宁和公主大瞪着双眼,只顾看那群红伎,看的移不开眼,她们个个都好看极了。
这群红伎都是极精于察颜观色的,宁和公主眼里的赞叹,她们看的清清楚楚,迎着宁和公主的目光,深曲膝几乎跪地。
“她们是……”刚在上首坐好,宁和公主反应过来,立刻激动的气息都不怎么均匀了,急急的凑过去问李桑柔。
“嗯。”李桑柔肯定的嗯了一声,扫了一圈心虚气短、志同道合的诸人,再看向聚成一团,不敢随意的诸伎,笑问道:“有什么贺生辰的吉祥曲子没有?你们别站着,赶紧先给十一爷贺寿。”
“有。”站在前面的一个女伎大着胆子答了句,和诸女伎一起,拿捏着坐下,吹拉弹唱起一首时下流行的贺寿曲儿。
宁和公主的兴致全在红伎们身上,听了曲儿,看了歌舞,又看着一个红伎现画了一幅寿星图,心满意足的出来,上车回去。
李桑柔坐到宁和公主车前,宁和公主将车帘掀起一半,手托着腮,又是满足又是兴奋的叹着气,“我觉得,她们的日子真好,真快活。”
“天天不是唱就是跳,到处宴饮会文,饮酒作乐?”李桑柔笑看着宁和公主。
“不是吗?”宁和公主被李桑柔笑的心里没底了,反问了句。
“是,她们和酒一样,但凡有酒和她们的地方,多半都是宴饮作乐。
可她们也跟酒一样,那酒,不管是谁买了都能喝,她们也是,不管是谁,拿银子把她们叫过来,也是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李桑柔叹了口气。
宁和公主眨着眼,没怎么听懂。
“比如,嗯,翰林院的老翰林,哪个最老最丑最让人恶心?”李桑柔先问了句。
宁和公主犹豫片刻,凑到李桑柔耳边,“褚翰林,象只癞蛤蟆,这话就咱俩说,不然大哥要教训得。”
雙重生之逃離
“嗯嗯,他还很风流呢。比如像他那样的,看中哪个女伎了,搂搂抱抱,脸贴上去,嘴亲上去……”
“呃!”宁和公主响亮的干呕了一声。
“唉,那些女伎,不但不能像你这样干呕,还得摆出一幅很喜欢他的样子。
每一场宴饮都是这样,她们像酒一样,不管是谁要吃要喝,她们都得欢欢喜喜的送上去。”李桑柔叹着气。
宁和公主呆住了,沉默良久,低低叹了口气,“可怜。”
李桑柔轻轻拍了拍她,“女人都可怜,男人也可怜,各有各的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