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z7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第793章 建樓也能促進科技發展相伴-pj8kf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长安城的商家们最近发现生意都似乎变好了。
原本太子李承乾监国的时候,整个长安城的气氛是比较压抑的。
现在李世民回来了,一切就回归到正常。
再加上大量高句丽的战利品陆续流向市场,不仅价格优惠,质量还不错,吸引了许多人的购买欲。
李宽也去各处作坊巡视了一下,了解了一下近况。
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去的。
但是在家里待着实在是太累了。
久旱逢甘霖,腰受不了。
哪怕是吃了之前搞出来的六味地黄丸,效果也非常有限。
所以在府上待了几天之后,李宽立马就找了借口,来到了作坊城里视察大唐第一高楼的建设情况。
“王爷,按照这个进度,再过几天就可以封顶了。但是,这么高的楼,怎么轻松、快速的上去,却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最上面的几楼是准备给如家客栈建设旗舰店的,但是到时候要让客人爬二三十层楼,估计没有几个人愿意来这里住宿呢。”
戴全皱着眉头,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高楼。
挖地基、浇筑钢筋混泥土,采取框架结构建设,这些都不是特别大的问题。
虽然修建起来有难度,但是终归是有办法解决。
偏偏这个人员上下的问题,却是一直都还没有头绪。
“之前设计图纸的时候,不是预留了两个升降机器使用的房间吗?机械作坊那里还没有研究出可用的升降机吗?”
电梯,李宽是不指望了。
虽然通过风筝实验,已经证明了电的存在,但是离电力普及,路还远着呢。
但是一百米的高楼,没有升降机可用的话,那还真是个大问题。
“我们也试过了好几种方案。比如使用缆绳拉着吊篮往上走,就跟城墙上宵禁之后出入的时候会使用到的方法。但是,却是发现这种方法有很大的安全隐患,一旦不注意,吊篮直接就往下掉了。要是楼房不高,风险可能还不是很大。可我们这百米高楼,可就不一样了,真要是从上面往下掉,那人可就没了!”
戴全作为楚王府的八级工,可谓是扮演着首席科学家的角色。
现在连他都没有办法,可想而知这个问题是困扰了大家有多久。
“肯定不能用简单的缆绳应付过去ꓹ 轴承研究所不是已经开发除了许多种类的齿轮吗?其中一种齿轮齿条结构是已经在奔驰四轮马车的转向机构上有使用的,算是比较成熟的应用。我们完全可以把齿轮齿条结构应用到这种升降机上。”
李宽尽量的结合后世的电梯方案ꓹ 柔和现在的技术水平,整理出一个对应方案出来。
要是今天搞不定,大家直接在齿轮研究所里头通宵奋战也是没问题的。
反正回府也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
“把齿轮齿条结构应用在升降机上?”
戴全隐约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
“没错!我们可以使用一个升降机厢作为顾客上下大厦的工具ꓹ 而这个升降机厢则使用多重钢丝掉在专用的悬梁上面,然后通过齿轮齿条结构和滑轮组结构来控制钢丝的上下移动。当然ꓹ 我们需要设置一些锁止机构来避免钢丝的快速下滑,也需要将每一层楼的高度跟齿轮的转圈数量匹配起来ꓹ 要不然没有办法实现顾客想要去几楼就几楼的问题。”
“王爷ꓹ 齿轮齿轮结构虽然有可能实现这种功能,但是这个升降机依靠什么力量来实现上下移动呢?”
戴全已经慢慢的进入状态,开启了孜孜不倦的好学模式。
“通过多组滑轮组,最终采用绞盘的方式将控制系统安置在地下一层。我们这个大厦旁边不时引入了一条景观河吗?我们可以在河流安置一架水车,利用水车的动力来带动齿轮轴的转动。当我们需要转动绞盘的时候,就将与水车相连的齿轮轴接入到与绞盘相连的齿轮上,实现钢丝的上下移动。
当然ꓹ 还有一个问题你也要考虑怎么解决,那就怎么让升降机在不同楼层准确的停靠ꓹ 怎么让水车的齿轮轴与绞盘齿轮按照需要不断的啮合和分离。这一方面ꓹ 你可以跟奔驰四轮马车作坊的匠人们多交流ꓹ 他们的马车上的一些结构ꓹ 可能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参考意义。
另外,顾客怎么把自己想要去的楼层高速操纵升降机的人员ꓹ 你也是要考虑的。我的建议是可以通过钢丝与各层的拉索相连接ꓹ 一旦客人拉动了拉索ꓹ 升降机控制室内响应的铃铛就会响动,具体你再考虑一下。”
李宽想破了脑袋ꓹ 也就想出了这些东西。
好在齿轮和轴承这些东西,好些作坊都已经研究了有几年了,多少有些成果。
要不然就只能使用最原始,最危险的吊篮模式了。
“王爷,你说我们要不要在《大唐日报》上面发布一个悬赏,看看哪家作坊能够在我们提供的思路基础上,拿出一个成熟的方案出来?”
戴全听李宽说了不少,但是觉得按照李宽目前的方案来实行的话,这套升降机的结构应该会非常复杂。
但是他一时半刻也没有什么好的改善方案。
所以干脆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
反正这个方案也不是他第一次抛出来,朝廷早就用过了。
“这个你具体去操办就行,反正本王只看结果!”
“好的,另外……”
戴全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提问题。
“有什么困难都一次性的说完吧,别到时候工期延误了,你们又说是这个那个的问题。”
李宽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戴全,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他还有话要说。
“是这样的,我们这大厦作为大唐第一高楼,到时候上面是需要主人,需要满足人们日常的生活需求,这就需要使用到大量的水。原本我们觉得只要把水引上去就行了,无非就是多浪费一些铜管而已。但是修建大厦的过程中,我们尝试着将水引入楼中,但是却发现没有修建多少层楼,水就上不去了。到时候我们虽然也可以使用升降机来运水,但是终归还是很不方便。”
戴全说完,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在楚王府的匠人们眼中,自己是八级工,是楚王府技术水平最高的匠人。
但是戴全很清楚,自己的许多技术,在自家王爷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瘋狂的召喚
特别是一些奇思异想,自己是怎么都想不到的。
“这个很简单,制作一个水泵就可以解决了。这水管里头的水没有压力,肯定没有办法一直往高处流动。但是通过水泵来加压之后,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至于水泵的结构,等会我直接画个图纸给你,你安排人去照着做就行。不过,怎么才能快速、简单的让水泵里头的叶轮快速的转动起来,这就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李宽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创意,就没有打算搞太细节的东西了。
真要是什么东西都要他亲力亲为,他还要养这么多匠人干什么。
“水泵?给水加压?”
戴全听了眼前一亮。
以他的技术造诣,只要李宽稍微一点拨,他就能够理解是怎么回事了。
“没错!你们在大厦楼顶修建一个水池,定期通过水泵给水池加水,自然就可以解决用水问题。至于这个水泵能不能用到其他的地方,这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水泵的结构并不复杂,以楚王府下属作坊的能力,只要有图纸,立马就能制作出来。
很多东西,其实不是技术达不到要求,而是没有人想到可以这么做。
問道混元
“啊!”
“流血了!”
“快叫郎中!”
当李宽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发现工地上似乎发生了事故。
“王爷,别担心!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有一名外科的郎中长期驻守在我们工地。看这个样子,应该还是不小心被东西砸到了!”
戴全看到李宽似乎准备走进施工现场,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在一旁解释了一句。
媚君如卿 司徒長信
“嗯?有专门的郎中驻守?”
李宽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戴全他们考虑的多么周到,连医护人员都安排妥当了。
相反的,李宽觉得是不是因为工地上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故,所以逼不得已,他们才请了郎中专门驻守。
没听到人家说的是外科的郎中吗?
“是的!因为我们每天都有上千名匠人在这里同时施工,因为楼比较高,一旦起风的时候,或者有人在楼上施工不小心弄下一些沙石的时候,难免会砸到人。刚开始的时候,有几个帮工甚至因为流血过多耽误了救治,所以我们就请了外科郎中在这里驻守,一旦出现意外,可以立马处置。这段时间,我们已经没有出现帮工因为受伤而去世的事情了。”
戴全一点都不觉得那些死去的帮工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在他看来,南山建工给这些帮工支付了不菲的抚恤金,就已经非常仁慈了。
要是换一个掌柜,说不准这些帮工死了就死了,什么赔偿也没有。
不过,李宽显然是不认可这种观点的。
“大部分受伤的人都是因为被天空中掉下来的东西砸伤的吗?”
“是啊!其他的东西都比较好预防,就是空中掉东西,简直是防不胜防,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可能往下掉!”
“那你们就没有想过给匠人们配备一个安全帽?”
安全帽在后世的工地上,是必备的物品。
没有佩戴好安全帽,你根本连工地都进不去。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啊
实践也证明了,佩戴安全帽之后,可以大大的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所以李宽的第一反应就是戴全他们为什么就想不起来要搞一个安全帽出来呢。
“安全帽?王爷您的意思是制作一批坚硬的帽子,给到匠人们佩戴?”
“对啊!这样不就可以大大的减少这样的伤亡了吗?”
李宽看到刚刚那名受伤的匠人正在郎中的帮助下,进行包扎,脸上满是鲜血的样子,给四周的其他匠人很不好的感受。
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砖头会不会砸中自己的脑袋啊。
“可是,不管是西市还是东市,亦或是交易中心那边,都没有这种安全帽啊。并且,要胜任这种要求,只有使用精钢铸造的帽子才行,那样不仅很重,还需要非常多的钱财呢。”
在死人和花钱之间,戴全显然是选择了死人。
这也代表了这个年代许多人的态度。
“王爷旗下的炼铁作坊,如今的精钢产量已经提高了不少,并且铸造技术也足够高,可以将安全帽铸造的比较薄,需要的钢材还是有限的,重量应该也能在大家接受的范围之内。戴全,你尽快安排,以后没有佩戴安全帽的匠人,不允许进入工地上施工。”
李宽可不想大唐第一高楼变成死人最多的一栋楼。
到时候,史书上估计都要留下骂名呢。
接下来,李宽干脆围着工地抓了一圈,提出了一些列的安全整改意见,然后才慢悠悠的回到楚王府别院。
接下来的几天,李宽频繁的出入各个研究所,给大家提供了不少的解决问题的方案,然后才慢慢的恢复了出征前的状态。
“哇!”
躺在竹椅上晒太阳的李宽,被小土豆的哭声给吵到了。
“小玉米,你怎么又欺负弟弟?”
李宽很是无奈的看着这对姐弟。
武媚娘明明是那么强势的一个人,偏偏生了个儿子却是一副忠厚老实单纯的样子。
校園怪談之惡靈來到
偏偏小玉米每次还喜欢逗弄他。
“阿耶,我没有欺负他呀。我只是下教他怎么憋气!上次去游泳的时候,小土豆笨得要死,根本就不会游呢。”
小玉米刚刚用手捏着小土豆的鼻子,生生的把他给弄哭了;如今却是理直气壮的找了个理由。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跟谁学的,李宽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滑头呀。
“阿耶!阿姊捏我鼻子!”
两岁多的小土豆,已经会说一些不太长的话了。
“姐姐是跟你闹着玩的呢,你不用理她,过来跟阿耶玩吧。”
要是别人欺负小土豆,李宽可能直接就跟他说“谁打你你就打回去”,但是小玉米动的手,那就没有办法了。
总不能自己在那里加剧两个小家伙的冲突吧。
不过,什么都不管也不行。
到时候武媚娘看到了肯定不开心!
别看她跟程静雯平时关系很好的样子,最近更是亲密了一步,但是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欺负,心里面肯定是不高兴的。
哪怕是她明知道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
“王爷,县主她现在可是未来之星幼儿园的一霸呢,这样下去,到时候嫁人都要嫁不出去了,您有空的时候,还是要多管一管她呢。”
一旁的晴儿想了想,还是提醒了李宽一句。
这种话,一般人是不敢跟李宽说的。
反倒是晴儿这种跟了李宽十几年的贴身丫鬟,说出来不会犯忌讳。
“未来之星幼儿园里那么多亲王、国公家的子弟,他们都怕小玉米?”
“是的,不管是太子殿下的世子,还是魏王殿下家的三郎,亦或是其他大臣的子侄,谁敢在幼儿园里不听小玉米的话,就会被‘大唐八女将’围殴呢。”
“大唐八女将?”
这个词,李宽是第一次听到。
他知道小玉米比较调皮,经常到处捣蛋,但是一直都没有太当回事。
四五岁的小孩子,调皮一些不是很正常的吗?
但是现在听到晴儿这么说,才知道似乎局面有点失控了。
自家的小丫头,似乎已经长歪了!
难不成现在自己要考虑重新开一个小号?
要不然到时候贴心小棉袄就变成黑心棉了!
“是的,县主加上程大郎家的七个小娘子,如今在未来之星幼儿园是谁都不敢惹的存在。哪怕是长安城里,她们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她们!”
李宽:……
自己当初被人称为“长安城四大害之首”,现在小玉米倒好,直接就自己组了个团,与其说是“大唐八女将”,还不如说是“大唐八祸害”呢。
“王妃知道吗?”
“知道一些,不过也没有人敢在王妃娘娘面前告状。虽然王妃娘娘也为了让县主不要出外捣乱,做了很多限制。但是县主总是能够变着法子的去钻空子,甚至干脆就偷偷的溜出府去。”
晴儿也不管小玉米就在旁边,倒是什么话都敢说。
“小玉米,过来!”
听了晴儿的话,李宽脸色不善的盯着小玉米。
“阿耶,我突然响起一件事情,我在书房里花了一幅画要送给您,您等我一会哈。”
小玉米精着呢,一看李宽的表情,立马就有了对策。
她也不等李宽回到同意还是不同意,立马就撒腿往书房跑去。
在那里,她直接找到了一副很是卡通的图画,直接收好之后跑回去找李宽。
逃避是没有用的,这个道理小玉米早就懂了。
与其逃避,还不如赶紧把自家阿耶的怒气消除了,那才是真的安全了。
我的冥夫是攝影師
“嗯?你还真是回去拿东西了啊?”
当李宽抱起小土豆放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发现小玉米居然又小跑着回来了。
那头上的绑着的一根小辫子晃来晃去的,倒是显得可爱极了。
“阿耶,我都说了要送一副画画给您,当然要回来啦!”
小玉米当作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从背后拿出一个画卷,然后递给了李宽。
“哦?你居然会画画了呀。那阿耶倒是要看看你这画的是什么呢。”
李宽好奇的接过了小玉米手中的画,然后慢慢的展开。
直接一个青年男子,轮廓颇有几分李宽的模样,一手牵着一个小丫头,一手牵着一个小男孩,旁边是一只大狗。
单看这个画技,自然是谈不上什么高超。
不过,很显然,这个画应该是出自小玉米之手,是她亲自画的。
而看上面的时间,则是几个月前。
“阿耶,怎么样?好看吗?”
“画的不错!”
“我也觉得是!”
李宽:……
“上次我带小土豆去幼儿园,其他人都不敢欺负他。小土豆是我弟弟,只有我可以欺负他,其他人敢动他,我就让金毛上去咬他!”
“咳咳!”李宽想到金毛那个体型,这要是把李承乾或者李泰,亦或是岑文本还是谁的儿子、侄子给咬了,那可是会出人命的,“放金毛咬人要慎重!现在它已经两百多斤了,等闲的将士都不是它的对手,你让它去欺负幼儿园的小朋友,有点不合适。”
“阿耶你放心,金毛很聪明的,知道什么时候要真咬人,什么时候是做一做样子。不过,幼儿园的其他人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人敢去挑衅。甚至好多人都看到金毛这么威武雄壮,都在家中开始养起了獒犬呢。”
小玉米显然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王爷,这个倒是真的。今年西市里头,贩卖獒犬的人都变多了,甚至一些精明的商家,直接前往吐谷浑故地,从那里找到大量的獒犬带回长安城养殖,然后生了小獒犬之后高价售卖。一只毛色纯正的小獒犬,居然可以卖到几百贯钱,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
晴儿在一旁插话道。
对她来说,一只狗居然比一套院子的价格还要高,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管是什么狗,终究也只是一只狗而已嘛。
怎么就值几百贯呢?
真的要这么算的话,自家县主的金毛,岂不是能够卖到上千贯钱?
“有需求就有市场,獒犬估计还会火一段时间。不过这个东西跟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关系,贵就贵了,反而能够让人们提起对吐蕃国的兴趣,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
李宽已经通过楚王府情报调查局得消息,知道禄东赞这个家伙命很硬,居然活着回到了逻些城。
虽然腿已经跟李承乾一样瘸了,但是权利却是一点没有变少。
如今的吐蕃国,在松赞干布和禄东赞的励精图治之下,虽然没敢往大唐方向发展,但是在南边和西边却是接连吞并了几个小国,其声势不减反增。
对于这个迟早会成为大唐边患的国家,李宽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吐蕃国和大食人,这将会是大唐主要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