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建破產重整進入司法程序 負債總額達370億

中科建破產重整進入司法程序 負債總額達370億

(原標題:獨家|中科建破產重整進入司法程序,負債總額達370億)

不容易啊!上港迎近8場比賽首勝 踢亞冠要換個活法?

曾傳言負債高達700億元的中科建設開發總公司(下稱“中科建”)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目前經審計負債總額達371億元。

近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的一份中科建債權申報通知書(下稱“申報通知書”)顯示,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於2020年10月10日正式受理中科建破產重整案,並於10月23日指定上海市方達律師事務所爲中科建管理人。

法院要求債務人於2021年1月5日前向管理人申報債權,案件的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定於2021年1月15日通過網絡在線視頻方式召開。

今年1月初,有媒體爆出中科建已被申請預重整,當時曝光的負債金額達到700億元。10個月過去了,中科建從預重整進入正式破產重整階段。

電商晚會扎堆,不能只有熱鬧沒有文化

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破產重整與清算專業組牽頭人路少紅律師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從預重整到破產重整意味着從非司法程序正式進入到由法院主持的司法程序。

路少紅還表示,現在的情況應該是債務人(破產企業)被管理人接管,管理人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履行法定職責。企業原管理層是否還繼續協助管理人管理企業,取決於後續程序,管理層如繼續履職,也應當在管理人監督下進行。

中科建的一家債權人在得知中科建正式進入重整階段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我們已經向法院申報了2.36億元的債權,現在中科建進入正式破產重整,一旦進入破產程序,我們到底能獲賠多少,接下來只能按照《破產法》追討債務,按法規來辦。”

寶馬X3報價【價格暴跌】錯過只能等明年

爲了進一步瞭解情況,第一財經記者試圖聯繫中科建原管理層。中科建原總工程師熊祚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目前已經離職,並且中科建領導班子已經解散,也不再履行管理,公司交給資產管理人處置。

正式進入重整程序

根據記者獲悉的這份最新的申報通知書,據審計,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科建資產總額275億元,負債總額371億元,已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並且資產不足以清償所有債務。

在今年4月16日,中科建預重整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透露,從今年1月2日到3月26日,管理人一共收到740份債權申報,涉及債權人2035名,涉及總金額699.23億元。

“近700億元債務應該是債權的申報金額,一般而言,破產債權申報時很可能會出現重複申報的情況,最終債權金額需要管理人覈查;而審計一般是根據公司財務資料進行的,371億元應該理解爲目前審計覈查下來的賬面值。由於債權申報還在進行,債務到底有多少還不確定,最終要看管理人覈查報告確認的金額。” 路少紅表示。

事發鮑溝!古稀老人發生口角相繼離世,兩個家族20餘人發生衝突

中科建是一家由中國科學院行政管理局全資持股的國有企業,成立於1991年,企業性質是全民所有制企業。國企的性質在其破產重整中是否有特殊含義?中科建破產又是否會牽連到其母公司?

路少紅律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結合現有法律規定,就目前案例和司法實踐上看,全民所有制企業這一企業性質對於企業借款的清償沒有特別影響。

“根據《公司法》《企業破產法》的相關規定並結合最高人民法院頒佈的上述法律的司法解釋,當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時,公司股東要在未實繳註冊資本的範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全民所有制企業作爲非公司企業法人蔘照上述規定,要看當時出資情況,如上級單位已經出資到位了,且未對破產主體提供擔保,則不會波及它的母公司。”路少紅說。

特斯拉CEO馬斯克確認感染新冠病毒

正式進入破產重整後具體將怎樣操作?路少紅表示,破產重整是通過引入外部投資人的方式,通過債權人大會表決確認的重整計劃草案(也可以理解爲債權人達成的一種分配方案)最終處理債務人(破產企業)現有債務問題,債權人依照重整計劃草案進行受償後,債務人重新迴歸市場,完成“重生”。而如何具體清償要看重整計劃草案。

鉅額負債或因大量“掛靠子公司”

有暴脾氣 哈弗汽車大狗2.0T車型展前曝光

2012年之前,中科建主要從事建築施工承包,並未涉足其他領域,企業基本沒有融資貸款。2014年10月1日,公司新一屆領導班子成立,顧瑋國由副總經理崗位升任爲總經理,此後用時4年,中科建業務擴展到房地產、新材料、城市配套服務、文旅、貿易、能源、汽車、生物製藥等多個領域,其子公司的數量也呈現出指數級增長的態勢。

根據啓信寶提供的數據,目前中科建直接或間接投資的企業達到418家,但其員工規模卻只有179人。

經過幾年的“矇眼狂奔”,中科建首次在2018年5月曝出資金鍊斷裂,公司業務瀕臨崩潰。

曾有媒體報道,中科建的債務問題像滾雪球一樣迅速擴張的部分原因是其分公司、子公司中相當一部分與中科建爲“掛靠”關係,他們看中的是中科建的國企身份,在融資時,“中科建”體系下的公司互相擔保,憑藉“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的背景獲得投資人的信任。這些掛靠公司對外融資一旦不能如期還款,中科建就可能面臨財務危機。中科建對其子公司的管理也相當薄弱。

在中科建第一次預重整大會中,管理人曾披露:“2019年12月24日,管理人在進駐中科建的第一時間對部分印章證照進行了接管,截至目前,管理人已接收中科建(包括分公司)印章89枚,證照57份。”這也意味着,中科建大部分子公司和分公司沒有上交印章和證照。

中科建也曾因股東資格問題與其旗下子公司發生訴訟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