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m4爱不释手的小說 奮鬥在沙俄笔趣-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驍的改革策略(續)熱推-qie0d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阿列克谢觉得没有这种道理,剩下的土地他再也不想分给其他任何人了。但是李骁马上就告诉他,剩下的土地还必须得分,分少了还不行,至少还得划拨出去10%最上等的田产!
“凭什么啊!”阿列克谢不理解了。
李骁则耐心地解释道:“这10%上等的田产就是为国内那些反对派和权臣们准备的,你不把他们喂饱了,还想在瓦拉几亚搞改革?”
阿列克谢顿时就不做声了,不得不说他有个优点,那就是不像列昂尼德那么死心眼。如果这个事儿是列昂尼德来主导,那李骁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那位兄台是绝不会妥协让步的。
但阿列克谢不同,他虽然也强烈地支持改革,但同时他也明白现实有多么残酷,知道如果不对某些现实低头那将寸步难行。而像他这样有底线和坚持但又懂得妥协和让步的人才适合去搞改革,换成像列昂尼德那样的,立刻就砸锅失败了。
想了半天,阿列克谢长叹了一声:“哎,就按你说的办吧!不喂饱那些恶狼还真的什么都做不成!”
但同时他也再次强调道:“只10%就是我的底线了,绝对不能再多了!”
李骁自然无不答应,10%的田产已经不算少了,因为他又不是要去收买全俄国所有的反对派,因为那么搞别说10%,就是100%的土地都拿不出也是欲壑难填。
李骁这个10%只是用来拉拢和收买最关键的那些人,就是那些掌握大权的权贵,比如涅谢尔罗迭、缅什科夫、奥尔多夫、彼得.沃尔孔斯基、阿德勒贝格之类的大佬。只要搞定了他们,其他那些小虾米就完全不值得一提了。
而这些人差不多10%也就足够了,甚至这里面还有不少抽头,比如李骁之前打着法国人的旗号搞到的田产都可以放进去洗白白,甚至还能帮扬.康斯坦丁兄弟顺带着保留一定的田产。
反正这里头的文章很好做,经过这一波猥琐的操作之后,相信李骁和他的朋友们经济状况会大大改善,至少是不会觉得缺钱养家糊口了。
当然,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就像阿列克谢所说的,40%的土地确实有点不够分的,而且总不能只解放这40%土地上的农奴吧。剩下的那60%的农奴怎么办呢?
李骁的答案是很好办!
“肯定不能只解放一部分农奴,我们的方针是恢复所有农奴的自由身,所有的农奴都将恢复自由,不再受任何约束。但是只有表现最好的那一部分农奴才能第一时间获得土地!那些曾经参加过叛军,为叛军服务过的农奴及其家属ꓹ 将无法获得土地!”
造化之王
阿列克谢都傻眼了,因为他完全没想到李骁会来这么一手ꓹ 因为实在是太损了。不客气地讲瓦拉几亚绝大部分农奴都支持前临时政府,如今在布加勒斯特帮助抗击俄军的一大半就是库扎动员起来的农奴,原因是库扎许诺他们胜利之后可以恢复自由可以获得土地。
異能特工
而在瓦拉几亚其他地区ꓹ 跟着农奴主老爷们一起造俄国人的反的农奴也不在少数,如果将这一批人直接刨除ꓹ 最保守的估计也得去除掉三分之一的农奴。这样的话,40%的土地勉勉强强也算够了。
但是阿列克谢也有担忧:“那分不到土地的农奴怎么办?他们肯定不会高兴的!而且恢复了自由之后ꓹ 他们靠什么生活啊!”
尖兵之王 九姑良
确实ꓹ 这也是个大问题。因为农奴恢复自由身之后,很显然他们原来的主人不可能继续让他们给自己干活了,不干活自然就没有饭吃,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土地的他们总不能喝西北风过日子嘛!
李骁笑笑道:“他们将从农奴转变为雇农,您必须出台一个全国雇农最低工资标准,确保他们能获得一份能够养家糊口的收益。毕竟农奴没有了,教会和剩下那些农奴主的土地总不能就那么荒着ꓹ 必然还是要请人耕种的。出台一个雇农最低工资标准,确保他们不会被饿死就可以了!”
这个办法好吗?应该说一般。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ꓹ 土地有限也只能这么对付了。毕竟这年头又不能大搞工作化ꓹ 将多余的劳动力直接转化为工人ꓹ 所以还得打土地的主意。
从某种意义上说李骁的办法就是将毫无保障农奴转变成稍微有点保障的雇农ꓹ 给他们一口饭吃,让他们不至于被饿死。
阿列克谢却担心道:“这教会和剩下的那些顽固能答应?”
李骁笑笑道:“你如果跟他们好好说ꓹ 耐心地做解释和说服工作……那他们肯定不会答应!”
大叔離婚請放手
重生之美食帝國
阿列克谢差点喷出来了ꓹ 某人这也太皮了吧?不好好说难不成威胁他们合作?
一婚定情:億萬老公要定你 林似月
李骁摸了摸下巴ꓹ 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威胁不是不可以,但效果并不是特别好……这件事得讲究一些策略……你得这么办!”
緣來男逃 怕怪怪
烽火狼牙 天驛實業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首先ꓹ 咱们提都不能提分田地和农奴制度改革的事儿!等您当上总督之后,首先就出台这个雇农最低工资标准!”
“先办这件事?”阿列克谢迷惑了,不解道:“为什么?”
“因为你先办这件事它容易点。你想想,如果不解放农奴,瓦拉几亚能有几个所谓的雇农?出台这么一个标准,对那些不知道咱们终极目的的老顽固来说影响不大,您又是新官上任,他们不敢也不会强烈反对的!”
稍微一顿,李骁偷笑道:“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不过是个开始,咱们是为后面解放农奴之后产生的大量雇农谋福利。可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算反应过来也迟了!”
阿列克谢也反应过来了,按照李骁的办法,那群地主老财保守顽固分子肯定会上当,一想到到了解放农奴的那一天他们会是什么表情,阿列克谢就觉得可乐。
重生之官路浮沈
他笑呵呵地说道:“我都有点等不及看他们看到解放农奴法令的那一天表情了,一定很喜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