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q6q有口皆碑的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南鬥崑崙-第一三五七章,血硃砂,平安帛,大陰陽師封妖魔展示-j8svp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冬天,寒风刺骨。
天还没亮,整个寨子已经出动了大批人马。
金六子提着三八大盖,郁闷地跟在秦昆后面,不是说好的帮我劝劝大当家吗?怎么大当家没劝住,你还参与进来了?
“秦先生,我们这是干什么去?”
“去北林岗地堡,我们趁机下墓。”
“大家会死的!”
“昨晚你们大当家把利害给寨子的人说了,寨子的人选择坚守。”秦昆言简意赅。
“为何?”
金六子旁边,出现一个魁梧的虎须汉子,汉子拍了拍金六子的狗皮帽:“粮食都在寨子里,枪炮也都在寨子里,一晚上的时间,家底根本搬不完。这是雪天,逃走的话一旦被劫,活路也不大。”
金六子一怔:“大……大哥……”
刚刚虎须汉子解释了一通,其实这些道理不用解释,明白的人终究会明白,不明白的人怎么解释也接受不了。
这就是命。
如果提前三五天知道,如果周围没有小鬼子的埋伏,他们或许还能撤。
但是今天,绝无可能了。
金六子沉默。
他能坐上第六把交椅,人也不傻,但眼看着悲剧发生却无能为力,那种认命感让他无法接受。
我都回来了,还是不能改变现在吗?
大哥说的没错,这是雪天,北岭寨子盘口大,兄弟多,地处偏远,离最近的村子骑马还得小半天,这么恶劣的环境,要搬迁绝非容易的事。
再加上马匹不足,许多兄弟也不愿走。
这里好吃好喝又有酒,枪支弹药充足,懒劲上来的土匪素质不会很高,在他们看来,战死在这里都比跑出去活受罪强。
见金六子沉默,虎须汉子道:“你知道地堡的路?”
金六子点点头:“有三个入口,门清。”
“那就杀进去。”
金六子哈着气,现在还能怎样,他的顾虑违逆不了大势,昨天从正厅离开后ꓹ 他也给其他几位兄弟说了要发生的事,没人在乎。
或许也不是不在乎ꓹ 而是明知道事情可能会变成这种结果,但没法改变。
出来混的,都是脑袋别裤腰带上ꓹ 要是能过上太平日子,谁会这样?
他们是土匪啊ꓹ 只能拼命。道上不知道哪个前辈说过,土匪要是连命都不敢拼ꓹ 会死的更快。
悲哀的心情ꓹ 渐渐发生了变化,金六子怅然一叹,接着又变回以前的自己,眼神恢复狠辣,畏惧消失。
那就……杀过去呗!
趁夜,雪地疾行,600人的队伍分成三股ꓹ 朝着北林岗包去。
这时候是偷袭的最好时间,早上5点ꓹ 正是精神最松懈的时刻ꓹ 日本兵的火力点只有那挺马格沁机枪ꓹ 如果不是正面无脑冲ꓹ 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两股包抄的土匪和主力部队分道扬镳,今天率领主力部队的是三当家独眼龙ꓹ 天马山亮了ꓹ 他们也摸到了北林岗的范围。
“老六ꓹ 好兄弟!你还是来了!凭你的枪法,一会的巡逻哨只要打掉ꓹ 我们就能抢一些时间,你行吗?”
金六子冷声道:“交给我。”
“好!大哥,你要不再想想,我觉得你还是坐镇寨子比较好。”
惡魔的彩球歌 橫溝正史
虎须汉子摇了摇头:“我和秦先生要杀进去,而且要把老六也带进去。一会正式打开的话,尽量拖住,不要冲锋!”
“可你们三个孤军深入……”
“他们就200人,其中还分兵去了寨子,虽然不确定地堡里面还剩多少人,但你们拖的越久,对我们三个越有利!”
“明白了!”
清晨,第一声枪响,从金六子的三八大盖里迸射。
“颗颗有泥,一袋米要扛几楼!(从现在开始,感受痛苦吧)”
60米的距离,太阳还没彻底露出轮廓,在光暗交接的那一刻,一颗死神的子弹从山林中飞出,不偏不齐射进日本哨兵的面门。
砰——
日本哨兵满脸血肉模糊,仰面倒下,旁边的同伴大声喊道:“敌kei奈豆!”
“敌kei奈豆!!!”
刚喊两声,又一声枪响出现,那人捂着脖子,血液从嘴巴咳出,倒在地上。
土匪蜂拥突进,金六子经过两个将死的日本兵旁边,吐了口唾沫,他似乎还要酝酿什么情绪,忽然被一左一右两个人夹起。
“哎!大哥,秦爷,这是干什么?”
金六子现在才发现,大当家和秦上师两个人速度彻底爆发,架着他在雪地里如履平地。
奔腾,拐弯,躲避其他巡逻兵的乱射,金六子感觉自己飘在空中一样。
“看不出你还会日语?”
“抓住过几个俘虏,跟着学的。”金六子顿了顿,大风吹进嘴巴,他扯着嗓子道,“秦爷,你们能不能放我下来?”
“不行,你太慢了。其他两个洞口在哪?”
“最近的在西一百步,那颗树下!”
一颗扎了空根的矮树矗立在那,旁边不远就是马格沁机枪驻守的堡垒,从堡垒到树下,木头被伐光,躲无可躲。
“景前辈,开路!”秦昆一把拽过金六子扛在肩上。
景海川没了束缚,速度陡然增快:“小事一桩!”
飞奔,爆喝,抬腿,凌空猛踹。
“龙莲!”
“离火!”
“阎君拳!”
“青莲!”
“孽鬼!”
“龙不眠!”
“魁山有虎啸城郭,北岭龙王伏阴罗!”
“给老子倒!”
大雪中,一个虎须男子弹射出去,凌空再次旋转,将身上肌肉的弹射力发挥到极致,铜柱一样的腿上灌注所有力道,轰然一脚踹在矮松上,树上堆积的雪花大片坠落,树干几乎断裂,数根抓着土露出地面,一脚之力,带来的树裂之音听的金六子浑身发抖。
这是怪物吗?!
英雄聯盟之競技之神 鬼一刀
树歪了,摇摇欲坠,但是没倒,似乎还差一两脚,但动静引来了马格沁机枪的注意,看见机枪掉头,秦昆眼疾手快,凌空将金六子抛过去。
“景前辈让开,没时间了!”
景海川还要踹,发现金六子在空中飞来,他做好了迎接的姿态,此刻,金六子非常无力,狗皮帽子被吹掉了,整个脑袋冷飕飕的,他流着两行大鼻涕,看见秦昆在跑。
但秦昆跑的速度比他飞的还要快!
同样的飞奔,爆喝,抬腿,凌空猛踹。
“披星!”
“沐血!”
“破凡胎!”
“屠魔!”
“伏鬼!”
“紫气来!”
“九州浩土九州变,九州江河覆海天!”
龙术,原本就是调动浑身肌肉的道术,因为施展此术后阳气会彻底被催发,所以不管是打人还是打鬼,都会有很大的杀伤力。
从魂堡回来后,秦昆就听黄克成博士说过,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大脑发出的电信号指令,但是这种指令却会在传递过程中衰减,比如你告诉自己要调动肌肉,用全力搬运重物,传递到最后,肌肉却只能发挥出30%的力量,70%的肌肉仍旧处于休息状态。
能量引流便能强化信号指令,比如50%的能量引流实验体,信号传递到最后,能发挥出50%,这力量已经和世界级举重冠军相当。
而斗宗的龙术,在某些意义上,就是一种催发大脑信号指令的道术。
景海川一脚,矮树已经摇摇欲坠,秦昆一脚,所有看到的人都呆立在原地。
树倒了!
格拉一声,树干先是裂了,失去平衡的树根,被树干的本身重量压起,树枝与其他树的撞击声,砸在地面的震动声,泥土落下的渣滓声,让离得最近的金六子,已经快吓尿了。
这是棵松树啊……
可不是细桑矮柳,两脚过后,一棵松树倒了?!这踹到人身上,还得了?
但金六子没法继续吃惊了,他被一个铁臂凌空抄住,那铁臂抄住金六子,金六子感觉腰部被横拦了一下,感觉胃里的东西要全吐出来了,那棵松树倒下,树下的洞口赫然变大,金六子被当成篮球一样灌了进去!
蓬——
金六子觉得自己脖子要断了,在洞口不断下落。
这是一个斜坡路,滑了十几秒才到地下,洞里,两个日本兵在擦枪,似乎准备加入战斗,忽然听见地面上巨大的声音传来,接着洞口滑下来一个人,二人迅速站起。
“八嘎!”
“八你大爷!”
金六子满嘴都是泥土,此刻龇牙咧嘴,砰砰两枪打中对方脑门。
两人刚死,上方又传来下落声。
秦昆、景海川先后落地,洞口处被马格沁机枪扫了十几枪,外面依稀还能传来日本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二位爷,下次要把我抛来抛去,麻烦先给我说一声,我帽子都丢了!”
神醫嫡女
金六子吐着嘴里的泥,搓手哈气,暖着耳朵,景海川打量着前面的路,秦昆拎起日本兵的钢盔,给金六子扣在脑袋上。
“秦爷,你干什么?”
“给你穿暖和点。”
不止钢盔,地上两具尸体的衣服被秦昆扒下,一身递给了金六子,一身递给景海川。
金六子不懂什么意思,不过这三人就他地位最低,照做就是了。
景海川则眯着眼:“小鬼子的衣服,我不穿!”
“呦呦呦,脾气还硬的不行。要不是舍不得我媳妇给我买的这身皮衣,我才不给你呢。”秦昆掸了掸皮衣上的土,杜清寒好不容易开窍给自己买了几身衣服,他还是很珍惜的。
景海川不接受这衣服,秦昆直接把钢盔扣到他头上:“枪炮无眼,你当土匪忍辱负重了6年,穿一次日本兵的衣服又掉不了几块肉。再说,稍微遮掩一下身份,低调。”
景海川龇着牙,秦昆在对方要杀人的目光中给他把外套披上:“这茶也喝了。”
景海川发现秦昆变戏法一样凭空变出三杯茶,怒气消去,转为疑惑,金六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正渴着呢。”
一仰头,茶水喝干,忽然,地洞的拐弯处,一个日本兵走了过来。
“池田,东野,刚刚什么声音?”
秦昆不疾不徐喝了茶,开口道:“刚刚有土匪闯进来,被击毙了。有事吗?”
金六子和景海川愕然看向秦昆,这日本话说的非常标准!
“咦,你是谁?”
秦昆摸出一根烟走了过去,对方忽然意识到不对劲,抬手举枪,被秦昆抓住枪杆,一肘子打到下巴上。
日本兵昏厥倒下,秦昆点燃了烟:“我是你爷爷。”
此刻,秦昆身后,景海川也喝了茶,一口流利的日语说出:“这是什么茶?如此神奇?”
秦昆转头轻笑,知道景海川对烟不感兴趣,给金六子抛了一根:“新奇的东西还多着呢。”
三个人,顺着地洞前行。
这里岔路很多,但难不住金六子。整个地洞一层都是日本兵的防御工事,但现在许多人被吸引了出去,守卫人员严重不足。
三人绕了四五个弯,金六子轻车熟路地带他们来到一个工具储存地。
许多加固坑洞的工具码放在那,金六子斜叼着烟,开始搬动那些木箱。
“二位爷,要不搭把手?”
秦昆和景海川加入进来,一堆木箱很快被挪开,墙角露出一个石板,石板揭开,是一个漆黑的洞口。
“这里就是古墓洞口之一!”
金六子钻了下去,秦昆和景海川则看向石板上的文字。
不认识。
不过秦昆摸出手机,将其拍了下来。
“你那是什么?”
“未来的东西。”
“啊?”
“说了你也不懂,就是不知道回去后照片会不会存在。”
秦昆砸吧着嘴,和景海川也钻入洞口。
海賊之萬裏晴空 托尼小喬
叮叮叮叮——
上面一层空了大半,但这一层居然有挖矿声。
铁镐砸在石头上的声音很远,不过依稀能听到,金六子低声道:“是小鬼子抓的苦工,这是古墓,但他们的目的不是这个墓,而是旁边的!我当年挖了两个月,旁边的墓是一个地宫,很大很大。”
墓葬群?
关东一带,这种规模的古墓非常少见,一来因为工程巨大,二来因为不方便、消耗多,这片古墓继承中原风格,秦昆看到石刻朴素,陪葬多为陶铜制品,觉得差不多是个汉墓。
不过大多陪葬品不是进水就是腐蚀,没什么价值,那棺椁也被人撬开,里面的东西怕是空了。
“二位爷,往这边走啊,要进旁边的墓还得走一段路呢。”
“不是还没挖通吗?”
“是没挖通,但那是因为没人知道还有密道,其实两个墓是连着的!!!”
金六子眼睛放光,秦昆和景海川却没动。
“先等等。”
秦昆叫住了金六子,来到刚刚的棺椁前。
低头,棺椁是空得,确实没陪葬,但……也没尸骨。
秦昆绕了棺椁一圈,看到上面已经脏了的朱笔符纹,用旁边的陶片刮了一些下来。
“朱砂。”
景海川看向秦昆,又低头道:“不止是朱砂咒纹,还有‘源式平安帛’。”
“源式平安帛?”秦昆不太了解。
景海川解释道:“阴阳师用的符纸,但它们其实是帛。看这腐烂程度,对方恐怕进入这里两个月有余了。”
“大哥,秦爷,你们叨咕什么呢?这鬼画符有什么看的?”
景海川没理金六子,对秦昆道:“血朱砂、平安帛,大阴阳师封妖魔。朱砂力透纸背,甚至印在了棺椁上,说明运笔的阴阳师实力了得。能让大阴阳师封印的,这棺椁里的家伙估计也有些来头。”
寒門仙貴
秦昆眯起眼睛:“你是说这里面原本有东西,后来跑出去了?”
景海川没说话,忽然咬破手指,双眼圆睁。
左右食指中指将血揉匀,贴于眼部,接着顺着眼皮向外一划,仿佛画眼线一样,一双瞳孔竟然成了虎目!然后虎目再变,慢慢有龙瞳精光出现。
望气术!
金六子看着大哥的神态,觉得有些陌生和诡异,看向秦昆低声道:“秦爷,大哥干什么呢?”
“找人。”
秦昆说罢,三指竖划眉心,天眼开启,也向附近搜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