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o0c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遼東之虎-第八百三十三章展示-vq2mq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这个吴三桂,看样子真是想灭了章西。在章西城下死磕三天,听说已经阵亡不下万人。”李虎看着章西传回来的战报,看了一眼正在喝葡萄酒的李枭。
“让他磕吧,都死光了才好。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情!”李枭看都没看战报,继续看着大海呡着葡萄酒。
“章西人也快守不住了,那个王大龙传回来的消息说。就连老人和孩子都上了战场,人扛着炸药包往城墙下跳,已经成了普遍的事情。我看他们已经到了极限!”
“脑子坏掉了,炸药包点着之后直接扔下去不好么?没有炮,咱们以前用投石机不也守过城。也不动动脑子!”说起章西人的悲壮,李枭极其不屑。
“可是,大哥!”
“没有可是,必须等到李定国穿插到位之后,才能发动攻击。现在吴三桂的手下就是一群羊,敖爷吹口气就能把他打散了。溃兵会往哪里逃?
李定国一定要穿插到位,卡主吴三桂回撤的道路。这样,我们才能完成全歼吴三桂有生力量的任务。下一步攻打孟买,才不会有更大的伤亡。
城市巷战,敌军多一个人说不定都会给我们造成十个人伤亡的代价。总之,我要孟买能作战的人越少越好,能作战的物资越少越好。
吴三桂的人和物资,在章西城下多伤亡一分,咱们攻打孟买的时候,就会少流很多血。
虎子!你出去看看那些士兵,那一张张年青的脸。他们都有娘老子,有的还有老婆孩子。跟着我们出来打仗,不是要把他们的命当柴火烧。
真有那一天回到大明,白发苍苍的母亲跟你要儿子,年青的寡妇管你要丈夫。只有膝盖高的孩子,抓住你的裤子管你要爸爸,你怎么办?
每当想到这些场景,我都会不寒而栗。那些可都是我华夏苗裔汉家子孙,不是章西那些阿猪阿狗可以比的。
一个将军攻城略地算不得本事,既能攻城略地又能把自己的兄弟全须全影的带回来,这才是将军的本事。”李枭说完,又慢悠悠的喝着葡萄酒。多年战场历练,已经让他有了处变不惊的沉稳。
李虎没话说,事实就是这样。章西人死光了,也没有大明人重要。或者说,为了大明的利益,牺牲一下其他民族的利益似乎也说得过去。谁让如今的大明占据了统治地位!
淺愛成婚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可以通吃天下,弱者的利益没人可怜。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ꓹ 同样适应于人类社会。不管是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民族ꓹ 又或者是一个人。只要不强大,终究难以避免被淘汰的厄运。
李枭悠哉悠哉的喝着葡萄酒,欣赏着印度洋的美丽风光。
还别说ꓹ 天的确很蓝,云朵也很白。阳光灿烂的一塌糊涂ꓹ 如果有几个异国美眉,那就更棒了。
李枭决定不再躺着ꓹ 去做一项他最近十分喜欢的运动ꓹ 钓鱼!
说干就干!对着顺子一摆手,已经进化成李枭肚子里蛔虫的顺子,变戏法一样的弄出了跟鱼竿。然后俩人就拎着桶去了前甲板,准备开始一天的休闲时光。
天忽然间暗下来,脑袋上又传来烦人的噪音。飞艇这东西不管怎么改进,巨大的噪音还是吵得人脑瓜子疼。
飞艇扔下信桶就飞走了,不大一会儿李虎就大呼小叫的来了。
“大哥!大哥!二哥传来消息ꓹ 李定国部登陆成功,今天已经顺利抵达穿插位置。我们可以动手了!”
李枭无奈的接过战报ꓹ 草草看过之后点了点头。“给敖爷发命令ꓹ 可以开始攻击了。只记住一条就行ꓹ 俘虏的人都交给章西人处置。”
我有一顆時空珠
“大哥ꓹ 俘虏一向是谁抓住谁发卖的。您这么干,敖爷会不会……!”
辽军作战的时候ꓹ 俘虏算是一种缴获。抓获俘虏的部队ꓹ 会直接把俘虏卖给户部。然后由户部转运发卖ꓹ 在大明作为劳动力使用。
大明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煤矿和荒山野岭中的各种矿山里面,多的是这种战场上被抓住的战俘。这也算是辽军的一项福利ꓹ 因为卖战俘的钱,大部分是要分给参战官兵的。少部分,补充进赡养致残官兵的基金里面。由户部运营,每年都会给致残官兵发一笔钱,虽然不多也算是战友们的一点儿心意。
所以战场上,辽军还算是优待俘虏。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屠杀俘虏事件。现在李枭要把俘虏交给章西人,也就意味着这笔钱没有了。会不会出现屠杀俘虏的事情,那可就难说喽。
武道之召喚
傲然幹坤
“现在已经打到了这个地步,双方的眼睛已经打红了。把俘虏交给章西人,你猜猜章西人会怎么做?”
“他们一定会屠杀战俘泄愤!”
“就是这样,只要把章西人屠杀战俘的事情散出去。孟买和章西这两个印度最大的邦国,将会成为永世仇敌。
甚至我们都不用管,章西人就会卖力的帮着我们压住孟买人。就算是将来章西人想造反,我们也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帮手,可以提供大量炮灰。
你呀!到了咱们哥们儿这地步,就得为子孙后代考虑一下。”
“知道了大哥!”李虎点点头,大哥说的有道理,仇恨总是比恩情更能让人铭记。
李枭看着渐渐远处的飞艇不说话,自己的愿望或许很快就将达成。孟买,一定会成为大明管制下的港口城市。
只要占领了孟买,再加上迭戈加西亚等几个小岛和锡兰岛。大明舰队将会控制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所有水道,控制了水道也就控制了贸易。
马汉的海权论说得非常好,谁控制了世界贸易,谁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现在的大明,已经摸到工业化的门槛边上。正是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这个过程会留下累累白骨。最著名的就是英国的羊吃人!
在大明,现在羊不吃人,而是煤吃人,矿吃人。
为了完成原始积累,这些苦活儿累活儿,全都是异族战俘在干。异族人的尸骸铸就了大明廉价的能源供给,大明每年需要从地底下挖出泰山一样高的煤。这需要多么庞大的人力,可大明的煤炭,已经五年没有过明显涨幅。
要知道,这是一个完全用原始方法采煤的年代。后世那些现代化机械,根本连影子都没有。
与之相得益彰的是采矿业,大明的矿山里面,同样也是异族人的坟场。
大明每年都会进口高达二十万以上的壮劳力,可进口了这么多年,好像缺口仍旧没有填补满。以至于大明不得不从遥远的埃及,进口埃及人填补空缺。
李枭不是没想过治理煤矿和矿山,那里死个人跟死只小猫小狗没区别。可和孙承宗计算了一下,李枭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如果治理矿山和煤矿,带来的结果就是能源产品价格暴涨。这种暴涨会引发下游产品价格暴涨,连锁反应下大明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才行。
大明没有准备好付出代价!至少现在这个阶段,大明付不起这个代价。再说,李枭也不允许因为外族人的生命,而减慢大明发展的脚步。
就让大明踏着无数异族人的尸骸前进吧,反正每个走在前面的文明都是这么干的。
接到李枭的命令,敖沧海立刻下令进攻。他已经磨磨蹭蹭的行军三天了,三天来飞艇不断带来前方的战报。
说实话,敖爷甚至都有点儿佩服章西人了。两万八千人的兵力,硬是扛住了吴三桂十五万大军。而且还是整整扛了三天,让吴三桂的大军在章西城下损兵折将。
得到李枭的命令,敖爷立刻命令部队连夜行军。章西人既然这么能打,敖爷不免要帮帮场子。
清晨,吴三桂摸了一把脸上的露水。他也不明白,这个季节为什么会有露水。不过这没关系,如果判断没错的话,今天晚上他就能在章西城里睡觉了。希望章西皇宫没有受到破坏,火箭弹这东西就没个准儿。很多时候,发射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能飞到什么地方去。
網遊之刀尖起舞 瞌睡滴螞蟻
三天了,吴三桂填进去两万多人。章西城的城墙下面全是破碎的尸体,腥臭的味道距离两里地远就熏鼻子。以至于进攻的士兵,不得不用布将鼻子捂住才能继续进攻。
萬古狂帝
昨天晚上,吴三桂就感觉到章西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们的反抗越来越微弱,甚至好多次都有老人抱着炸药包从城墙上往下跳。
吴三桂的感觉是对的,章西城已经弹尽粮绝。
今天吴三桂准备发动最后一次,也是最为凶悍的一次进攻。天刚蒙蒙亮,印度军营里面就开始做早饭。士兵们饱饱吃了一顿,对于好多人来说,这将是他们人生当中最后一顿饭。
太阳升起之后,集合的哨音响了起来。五千印度士兵集结起来,他们准备在身后炮兵发射炮弹进行炮火压制之后,再进攻城墙。
今天的炮火格外猛烈,昨天晚上运输队运来了大量炮弹。加农炮被推到了迫击炮的战位里面,对着城墙上进行精准轰击。
迫击炮前出到了重机枪的战位,距离近一些炮弹打的就会更加准一些。至于重机枪,只能靠前配置在距离敌军只有五百米的距离上。
说实话,这个距离有些风险。敌军的迫击炮可以轻易摧毁这些重机枪,可章西人没有迫击炮。甚至,这些脑子一根筋的家伙连投石机都不会制造。
吴三桂的军队阵型紧凑层层推进,这不是前些天的杂牌军,而是真正的王牌廓尔喀士兵。这些家伙脑袋上戴着钢盔,身上穿着屎黄色的军装,每个人的腰上都挎着他们的独门兵刃,廓尔喀弯刀。
城墙上依旧抵抗激烈,不过吴三桂进攻的更加猛烈。加农炮机会是盯着城墙上的城垛打,好多时候炮弹会将城垛连同后面的人一起轰成渣渣。
推进了距离,迫击炮果然打得更加精准。城头上的硝烟从来就没散过,重点进攻区域,甚至被打成了一片火海。
重机枪一刻不停的向城头上射击,别说探头。躲在结实的箭楼里面都不安全!天知道哪颗不长眼的子弹,会顺着箭楼的射击孔飞进来。
在这种极致的火力掩护下,印度兵开始向城头上攀爬。他们攀爬的那段城墙已经没有活人,其实他们只需要爬上去就行。
吴三桂在望远镜里面看着,当他看到自己的军旗插上章西城头的时候,长长舒了一口气。三天了,终于打进去了。章西人之所以能和自己对抗,完全是凭借这坚硬的火山岩城墙。
听说这城墙是他们的先祖,用了一百多年时间才建成,号称坚不可摧。的确,章西城有历史记载以来从来没有被攻陷过。
今天吴三桂就要做这个征服者,吴三桂发誓。拿下章西城之后,一定要把这该死的城墙彻底炸平。
失去了城墙,章西人的防御一下子就垮掉了。廓尔喀士兵,“嗷”“嗷”叫着往前冲,他们冲上章西的街道。可却被街头狂吼的马克沁重机枪打成了筛子!
很快,迫击炮被吊上城头。对着马克沁重机枪得位置一顿狂轰,马克沁重机枪立刻就哑火了。
小妻不乖,冷少好兇猛
城门洞子里面被扔进好大一个炸药包,一声闷响。已经发臭的尸体被炸得四分五裂的从城门洞里面飞出来,那些铁丝网在巨量炸药面前,就跟棉线绳一样脆弱。
大批廓尔喀士兵,从城门冲了进去。有了城头上迫击炮的帮忙,廓尔喀士兵在城内疯狂进攻着。临街的房屋,他们一脚踹开,看也不看就丢进去一颗手榴弹。
“轰”的一声爆炸,夹杂着女人孩子的惨叫声。
廓尔喀士兵们不在乎,他们手里端着步枪,向一切移动的东西射击。只要是章西人,先打一枪再说。都是训练有素的老兵,距离又近便。打死了是正常,打不死才是侥幸。
章西城,一瞬间就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