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75i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第七百四十章 迷霧下的世界-xy9c2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另一处。
无尽的雾气遍布这片区域,但是,相较于其他地方,这里的雾气要更加浓郁,但也更死寂。
仿佛一片死去的海洋。
这里的灵雾是近乎于完全静止的。
而在这片死寂的灵雾海洋之中,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正望着前方。
在他的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城市?海港?
无数看上去已经腐朽破败的建筑在这片死寂的海洋中漂浮。
是的,漂浮,和其他地区不一样,这片建筑是漂浮在这片灵雾的海洋中的。
但是,更令人注意的是,这个废墟一般的,仿佛海港一般的巨大城市,是半虚幻半实质的。
仿佛幻象,但又确确实实存在于此。
胡子拉碴的男人,有些冰冷的视线就这样定格在那漂浮的腐朽海港上。
而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怎么?还是不习惯?”
妃臨江山
声线平和温润,但是,似乎平和过了头。
平和中带着一种无情的冷漠。
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转过头,看向了发声者。
“沉浸在那位伟大存在编织的美好世界里?还醒不过来?”
发声者,是一个依稀保持着人类姿态的灰袍人。
对方的脸上,佩戴着一张残破的面具,身上还有残破的、类似铠甲的事物。
然而,从残破甲具下,却是冒出了一些羽毛状的事物,详细看去,可以看到其身躯是半虚幻半实质的,那些羽毛之下的肢体,只有极少的血肉,除了羽毛之外,只有一根根近似人类但和人类有着些许差别的骨骼,而且,近距离观察下,依稀能够从那羽毛状的体表物下看到内部的空洞。
听到对方应该是带着讽刺或调侃意味的话,中年人想要说些什么,但那平和到没有半点波动的语气,让中年人并没有办法判断对方的语气到底如何。
他微微张了张口:
“我没办法判断你们告诉我的事情有多少真实性。”
“是的,没错,真实性。”
灰袍人空洞的、没有眼珠的眼眶中望着中年人:
“正好相反,是我们沉浸在另一位伟大存在编织的假象中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ꓹ 像你一样反过来怀疑我们所知的真实性的人也并不少,只不过ꓹ 目前我们掌握到的各种情报综合起来,是我们这边是真实的可能性高。”
残破面具下,那略微显出一些鸟类特征的、仿佛骨骼一般的苍白面容ꓹ 随着灰袍人吐出声音而微微变动。
“没有人能够确定‘真实’。”
“我们所掌握的‘真实’里也许存在着我们都无法辨明的‘假象’。”
“被我们视为‘假象’的地方,也许也有不少我们并不知晓的‘真实’。”
“辨明真实ꓹ 理清假象,正是我们死者旅团不断在幻影界里游荡的理由。”
灰袍人看着中年人ꓹ 吐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无知之海中的溺死者ꓹ 永远无法获得安宁。”
闻言,中年人只是沉默,并没有立刻出声回应,随后,他看着这个有着学者气质的灰袍人,出声问道:
“我的序列的名称是什么?”
闻言,那灰袍人缓缓扭过头来:
“名称?”
“在幻影界ꓹ 你还想用那套古代的契合法?”
“不过,我也不知道。”
灰袍人缓缓转过身ꓹ 仿佛漂浮一般向前行去:
“你已经走到了岔路上。”
“在最低的序列的时候ꓹ 你就已经走上了岔路ꓹ 而且很彻底。”
“认知。”
“你走上的岔路ꓹ 是认知。”
灰袍人的缓缓飘飞前进,声音也离他越来越远。
而中年人ꓹ 就这样望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浓郁的雾气中ꓹ 消失在那废墟般的海港城市之中。
隨身帶著番茄園
但是ꓹ 中年人并没有跟上去。
在他的视野中,这片巨大而破败的腐朽海港之上ꓹ 有一群又一群,和刚才那灰袍人身形类似的灰影,四处漂浮移动,又或者静立原地。
每一个身影在向他望来时,都是那种平静到令人心寒的冷漠视线。
“亡灵港”。
这座传说中死者旅团的在幻影界中的据点,有着比他想象中更加古老,更加悠远的历史。
而那些死者旅团的成员,那些在教会记载中诡异邪恶的不死者们,更是给他一种学者般的感觉。
“要么在愚昧的呢喃中永眠,要么在知识的尽头高歌……”
他不自觉地开始默念这句“祈祷词”。
这句前前后后没有提及那位旧日的死神名讳的祈祷词。
…….
与此同时,幻影界的另外一边。
我的師父很多 閻ZK
有着银色长发的女人,正默默地矗立在原地。
深夜霸寵:調教小嬌妻 空氣中氧氣
而在她身旁,在她的周围,一个又一个,人形或者非人类姿态的血裔,正在不断地按照指令处理着废墟中的事物。
她正身处于一个巨大的废墟城市之中。
这是一座看上去很奇怪的建筑。
一处又一处不知道已经毁灭了多久的建筑。
一条又一条寂静无声的破碎街道。
这些街道和建筑的走向,都指向了城市的中央。
也就是她的视野末端,她的视野尽头,一座无比宏大的教堂。
那座教堂看上去无比恢宏。
无数高耸的尖塔和修长的拱柱、浮雕,让这座教堂和整个城市融为一体的同事,气势也随之弥漫。
是的,一座教堂。
“塔”女士看着这一座教堂,目光变得有些阴沉。
在一只只血裔的簇拥下。
在一只只身形随着她的情绪变动而逐渐流体化的簇拥下。
娛樂之偶像為王 輕拽身
在仿佛一滩滩流淌的血肉怪物般的血裔的簇拥下,“塔”女士走向了教堂。
那一只只狰狞地、交错地迈开仿佛兽爪一般的血肉肢体的四足怪物,仿佛一个个爬地蠕行的人类,又像是某种爬行动物。
最后,“塔”女士停下了脚步。
在她的视野中,这座半坍塌的、空荡荡的教堂中,一个个浮雕壁画出现在了内侧的墙体上。
她得视线,落在了那些壁画浮雕之上。
而最先进入她视野的,是一团仿佛火焰一般,呈现着蠕动般动态的无形物体的壁画。
整团蠕动的火焰,仿佛一颗眼球。
而更加诡异的是,那团火焰般的眼球,似乎在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