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ri6人氣連載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笔趣-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你躲是沒有用的!分享-mc64e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但是,这话落在刑部尚书孙毅的耳朵里,反而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心里面明白,阁老那边,无论再如何的愤怒,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自己怎么说也是刑部尚书,也算是这衮衮诸公之一。
只要宝乐坊那边尘埃落定,阁老们非但不会怪罪自己,反而会因为自己为他们铲除了这个祸害而感到欣慰。
换句话说,阁老不是关键,从来都不是,安国公才是关键,从来都是!
因此,孙毅摆了摆手,悠悠地道:“本官知道了,你去告诉那位庶吉士,本官现在有要事在身,实在抽不出空去见阁老,等本官将要事忙完了,便去见阁老。”
那小吏听见这话,面露犹豫,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大人,那庶吉士说了,无论什么事情,都比不上阁老要说的事情,即便是天快要塌了,也请大人速速入宫!”
孙毅抬眸看了那小吏一眼,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问道:“他真是这么说的?”
六道玄氣訣 直陽
小吏点了点头,说道:“千真万确,而且那庶吉士还说了,阁老早就知道大人您一定会借口推脱,所以说,无论大人以什么理由推脱,都是要谨记一件事情。
阁老乃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这事情乃是关乎刑部,关乎朝廷,关乎天下的,大人必须要听!
那庶吉士也是说了,若是大人不随他入宫,他便一直留在这里,直到大人随他入宫为止!”
孙毅听见这话,眉头皱的更紧。
要知道ꓹ 有很多的事情,话是不能单听表面的。
比如告病ꓹ 很多人告病,并非是真正的患了病,而是一个借口ꓹ 一个推脱的借口。
皇帝陛下挽留,有的时候也并非是真正的挽留ꓹ 只是象征的挽留。
这派人传信,也是一样的道理。
这阁老派人来刑部传信ꓹ 若只是传信ꓹ 那就没什么,可是,如今竟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有问题了……
阁老这么着急要见自己,所为何事?
是因为宝乐坊的事情。
似乎不是没有可能。
或者是,陛下驾崩了?
也有可能。
那么,自己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孙毅一时间ꓹ 陷入了纠结。
但是,他还没纠结一会ꓹ 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动静ꓹ 好似是要翻了天。
他眉头紧皱ꓹ 看向窗外ꓹ 摆摆手,说道:“外面是怎么回事ꓹ 怎么这么吵闹ꓹ 你去看看!”
那小吏听见声音ꓹ 也是皱了皱眉头,听见孙毅的吩咐ꓹ 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大人!”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孙毅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皱,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面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此时此刻,刑部衙门的外面。
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可以说是看不到尽头。
在这人山人海的最前面。
一个身穿官服的人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这些人,似乎是有些茫然。
这些人是谁?
来这里做什么?
貧女也瘋狂 灑灑三點水
前面那几个鼻青脸肿的家伙,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似乎有些熟悉啊,好像是……刑部捕快的服饰?
那传信的庶吉士见到这一幕,忽然反应了过来,眼眸一凝,一时间竟是不知所措。
很显然,这些人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
末世之本源進化
这些人都是宝乐坊的人吗?
绝无可能!
宝乐坊怎么可能招这么多的伙计!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这些人乃是京都府的百姓,可能是把银子存在了宝乐坊,所以看见宝乐坊被刑部查封,愤怒之下便打了刑部的捕快,然后又到刑部衙门这里闹事。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毕竟这百姓最为看重的便是银子,银子乃是身家性命,比什么都要重要!
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完全有可能的,只是……
这么多的人,却是有些离谱了。
炮灰女配
庶吉士虽然比不上编撰和编修,但是也是进士之中排名前列的,并非是只知道背书的书呆子,脑袋也是比谁都要机灵。
见到这人山人海,立刻就猜到了事情的来由。
他看着眼前这些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是看到了他们看自己的眼神……
这些人该不会把自己当成了刑部的人了吧?
庶吉士看着这些人,又看了看那些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刑部捕快,全身上下猛地一颤,恐惧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这刑部捕快皮糙肉厚的都被揍成这样,他一个只知道读书的读书人就更不用说了,怕是要被揍的半条命都没有了啊!
怎么办才能把自己跟刑部分离开来呢?
直接说自己乃是翰林院的庶吉士,这些正在气头上的人可能会相信吗?
答案是一定不会!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
庶吉士的脑子急速的运转,搜索着可能派上用处的办法。
忽然,他的脑海里面浮现出了自己来这里的时候,颜阁老教给自己的一句话。
霎时间,他的嘴角勾起了笑容。
只要这么做,自己一定不会挨揍。
不能再耽搁了!
庶吉士不敢再去看那些人,而是转头看向刑部衙门的大门,摆出一副愤怒的姿态,大声地喊道:“你们这么做,阁老们同意了吗?你们问过阁老们了吗?
孙大人,你既然敢做,就要敢当!不要躲在衙门里面不出来!
今日无论如何你也要跟我去面见阁老!给阁老一个交代!
你躲是没有用的!你躲得了一时,你躲不了一世!
孙大人,你出来啊!”
誘妃再嫁 蘭齊兒
这话喊出来,他小心翼翼地转头,瞥了一眼身后众人的目光。
果然发现,这些人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瞬间,他松了一口气。
玄劍
与此同时,人群里面响起了一阵议论声。
第四爻
“我说什么来着,宝乐坊是什么地方?咱们京都府至少得有一半,乃至一半以上的银子是在宝乐坊里面的,朝廷怎么可能就这么草率的动宝乐坊呢?这一定是刑部的人擅作主张!”
“的确是,听这位大人的意思,刑部做这些事情,阁老们压根不知情,而且阁老们也是十分的愤怒!”
“我就知道!刑部的这群狗东西!欺上瞒下!就该给他们送去挖煤!”
“对!送去挖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