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uc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高武大師 起點-964 競爭的好處看書-43qar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陆晚思索着唐部长的话。
唐部长说道:“我就拿评级来说说。现在,社会都认可联盟的等级勋章,而联盟也做了制度去防止腐化。但任何的制度,都是需要人去执行的。当有人想要刻意作弊的时候,可谓是防无可防。
比如,评级的抽签,看起来很完美。
可抽签若是作弊呢。
以修士的能力,真的就无法在抽签上面做文章,真的就一点作弊法子都没有么?”
陆晚沉默。
这话说的也是,抽签的人去作弊,那么,谁来考核就可以控制。
唐部长说道:“遇到这种作弊的事情,你要怎么监管?你要怎么防止这种作弊呢?增加监管者,还是增加监管流程?倘若一直这么加下去,规矩越来越复杂,人浮于事的官僚主义作风,是不是就更加严重了呢?
丞相,乖乖給朕愛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
江山如此多梟 南海十四郎
一个组织会腐败化,会堕落成了食利阶层,会贪污腐朽,但同时,一个组织也可以官僚化、尸位素餐、人浮于事。是的,你们炼器联盟清廉,没有腐败分子,但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你又怎么处理?”
不得不说,唐部长这些话说的很深刻了。
这是他宦海一生,看到的,也领悟到的。
这管人的事情啊,往往没那么简单。
人是复杂的,而且复杂程度超乎想象。
任何的简单思维,都是不可能解决诸如人与人关系这类复杂的问题。
唐部长说这些,也有教导陆晚的意思。
陆晚也承认,唐部长说得对。
或许,可以通过复杂的程序和制度设计来遏制贪腐,但人浮于事、尸位素餐的问题,同样也是问题,同样不可小觑。
唐部长接着说道:“在复杂的设计ꓹ 终究是人来执行。就算抽签作弊这事,你可以杜绝ꓹ 但是,默契违规呢。审核团的一些人形成默契。这是我家侄子,你高抬贵手;下次ꓹ 你家侄子,我高抬贵手……这种情况你怎么防呢?”
唐部长又接着说:“抽签作弊、尸位素餐、默契违规ꓹ 还有一种恶意打压。
比如遇到联盟不喜欢的人,或者某些人得罪过评审团。这个时候ꓹ 评审团还能够公平公正的评级吗?
痞子修仙傳 囂張太子
有人会不会恶意的不让参评者通过呢?而参评者通不过ꓹ 又该怎么办呢?你是不是又要设计复杂的制度,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唐部长叹道:“防无可防呀!再完美的设计和制度,时间久了,都会变得处处都是漏洞。所以,从内部根本无法找到完全之策。内部挖潜,内部建设,是有边界的ꓹ 做到一定程度,就难以再提升。这种时候ꓹ 最高效率ꓹ 也是最有效的方式ꓹ 就是外部压力。
联盟的评级不是唯一的选择。
你不好好评级ꓹ 协会就会追上来。
你联盟官僚化、人浮于事、办事效率低,那么ꓹ 炼器师就去协会评级;你联盟内部做事不公ꓹ 恶意打压ꓹ 协会那边巴不得来帮忙‘伸张正义’;联盟作弊、搞默契违规,那么ꓹ 评上来的人就不怎么合格,那么,质疑方让炼器师再去协会试一试,事情就会真相大白。
人是复杂的、多样的。
时间久了,违规的、贪腐的、不好好做事的,一定会有。
这是任何组织都免不了的情况,谁也避免不了。
关键不在于有没有,而在于能不能及时发现,能不能及时处理。
我去異界轉了轉 夢裏走一走
如果及时发现,及时处理,那就是小事情。
如果不能及时发现,不能及时处理,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脓疮就会变得越来越大,腐化的人就会变得越来越多,最后积重难返。
有了外部的压力,有了外部的竞争,如此一来,联盟内部出现的任何作弊、违规、人浮于事等等,都会在刚刚苗头出现时就被发现、被晒出来。
而苗头出现就被掐灭,这才是最有效的机制。”
唐部长说的是协会和联盟,但其实,谈的是管理,谈的是深层次的管理思想。
而他之所以谈的这么深,自然是从陆晚身上看到了潜质,知道他可以做更大的事情,承担更大的责任。
陆晚:“我有些明白了。”
唐部长:“内无法家拂士、外无敌国外患、国恒亡。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内部,要有良好的制度建设,这当然是对的;但是在外部,也有要竞争者,也要有压力。
我想救协会,就是为了给联盟制造压力。
这样的做法,不是不信任联盟,这跟信任无关;也不是要限制联盟,而是要帮助联盟,将联盟也纳入地球社会,让其良好有序的发展。
我不希望费了半天的劲,联盟变成第二个协会。
顛覆三國記
这样的周期轮回,没有一点意思。
花了这么大精力,解决掉协会这枚毒瘤,目的是发展炼器,而不是培养第二颗毒瘤。
这些事情,想必你也了解。”
陆晚:“说的极是。费这么大的劲,不是为了培养第二个协会。”
愛死你
唐部长苦笑道:“不过,能不能救回来,我也心里没底。协会究竟烂到什么程度,我也心里没底。只能说,这个想法是美好的。”
純陽武聖 黑袍老祖
陆晚笑道:“要救协会,那就一定可以救。只要把不合格的人处理掉,协会就会重生。”
唐部长不解:“你把事情说的也太简单了些。为何这么说?其中有何道理?”
陆晚:“散圈。”
“散圈?”唐部长还是没明辨。
陆晚:“散圈,本身太松散,不是个有效的组织,也干不了大事。散圈之所以能够存在并发展,主要是协会这颗毒瘤存在。因为协会这颗毒瘤,散圈就作为其抵抗者和反对者,而拥有价值,并且得到君山的扶持。
但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
现目前的情况,已经跟几年前不同。
作为反协会毒瘤的散圈,还真有存在的价值么?
实不相瞒,最近几年,日子多得最不好得,并不是协会,而是散圈。
这不是某个人的意志,而是一种生态位的演变。”
陆晚这么一说,唐部长恍然大悟。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