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g6f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漢世祖 愛下-第208章 獄吏之貴熱推-ic8sb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怎么死的?”刘承祐色微变,表情不善,他很讨厌这种意料之外、不受掌控的事情:“武德司连一个犯人都看不住吗?”
拐個爹地給媽咪 情澀
“狱长所报,一时不察,王景崇畏罪自杀!小的查看过,其以一条麻绳自缢,悬于囚牢!”张德钧说道。
“王景崇这样的人,会畏罪自杀?简直可笑!”刘承祐只稍一思考,便语气肯定道:“下狱不过一日夜,人便死了,个中必有隐因。去查,给朕查清楚!”
穿書之前任主角家的三夫人 諾芽兒
“是!”才回殿,未及歇脚,张德钧又匆匆而去,显得干劲十足。
靠在宝座之上,刘承祐闭目深思,气息之中,难免唏嘘。不过,人既已死,反使他不用那么纠结了,如何善后此事,考虑起来,脑子里倒也越发清晰了。
入冬之后,天地间的寒意,愈加浓郁,内衬鸭绒,外披貂裘,人是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散会儿步,竟感一阵闷热,背生汗意。扯了扯外袍,让冷风往里钻,这才舒服了些。
张德钧匆匆赶来,跑得气喘吁吁的,稍稍平复呼吸,方才禀道:“启禀官家,事情查清楚了!”
“讲!”刘承祐直接道。
“经小的查问,是司狱长王雄,于夜间,将王景崇勒杀,做成畏罪自杀之状!”
木葉神武 有人想打我
“王雄?朕有印象!”刘承祐眉头蹙了下。
张德钧解释道:“王雄原为武德司京畿都知,寿国公卸任后,因不服王景崇ꓹ 屡与之对抗,以致耽误公事ꓹ 后被贬为狱吏。后于市井之间,遭遇斗殴,被打断了一条腿ꓹ 据说是王景崇背后使人,自那以后ꓹ 王雄深恨王景崇!此番王景崇下狱,恰在其管辖之内ꓹ 因恨而起杀心!”
“呵!倒是一出复仇好戏!”听闻叙述ꓹ 刘承祐说:“那王雄呢?”
“在小的,二赴司狱前,自尽了!”张德钧答道。
略作沉吟,刘承祐不禁感慨道:“朕将王景崇置于武德司狱,原想其在司衙内,党从颇多,可作保护。未曾想ꓹ 反倒害了他,加速其殒命……”
早安,蘇先生
盛寵妖嬈小毒妃
“也是其平日ꓹ 行事肆意ꓹ 过于跋扈张狂ꓹ 得罪了太多人ꓹ 方致此祸!”张德钧以一种劝慰的语气说,人既已死ꓹ 也大胆地表露出他的看法。
刘承祐点了点头ꓹ 淡淡地说道:“还是可惜了!堂堂任公ꓹ 武德司使,竟亡于狱吏之手ꓹ 却也可叹!狱吏之贵,不外如是!”
“另外,还有一事。”有些迟疑,但张德钧还是说道。
刘承祐只使了个眼色,张德钧立刻禀明:“与王景崇一起,狱中还死了一人。经查问,其人乃前三司王相公的旧部,王景崇与王相公有怨,将之下狱近一载,原为构陷,未料王相公病故,乃罢。其囚牢在王景崇对面,小的想,其死当为狱长灭口……”
听此言,刘承祐沉默良久,幽幽说道:“也不知,这王景崇背着朕,干了多少事!”
“王景崇好像有两个儿子吧!”刘承祐吩咐道:“传诏,以其长子袭爵,降为一等任侯。让他的家人,给他收尸吧!”
“是!”
不管王景崇生前,是如何的罪恶滔天,天怒人怨,人既已死,刘承祐也意再多苛责,并且,还欲厚待其子嗣。这无关于“死者为大”,只是当此时,刘承祐不愿因王景崇之事,再起什么波澜,这是表明他的态度。
“另外,传京畿都知来见朕!”
武德司衙属,正副使以下,便是诸道都知,其中以京畿都知地位最高,常驻东京,次为诸房主事及各亲事、探事官。
李少游去职,王景崇上位,未及委任副使,而今王景崇又亡了,以致武德司内,能主事者,仅为京畿都知了。
“臣周璨,叩见陛下!”崇政殿内,京畿都知周璨,向刘承祐大拜道。
既有些忐忑,又有些兴奋,这还是他头一次,得至御前,如此近距离接触黄帝,以往,只有正副使才有这个机会。而今,于他而言,可谓飞来之喜。
高衙內新傳
周璨原本是王景崇的心腹,颇有心计,被倚为智囊,屡加提拔,直至京畿都知的高位上。
刘承祐打量着他,没有粗莽之气,当是文吏出身,整个人显得有些瘦弱,唇上两撇胡须很长,挺别致。恭顺地拜倒在御前,低眉顺眼。
始皇迷蹤
“司狱中的事,你都清楚了!”刘承祐开口。
闻问,周璨似乎早有准备,应道:“未料王雄对任公怨恨,如此之深,臣等疏忽不察,过失甚大,请陛下治罪!”
萬劫成道
“现在武德司内,只怕也是人心浮动,王景崇一死,则更甚!”刘承祐吩咐着:“你回司衙,当安安定僚属,以稳人心,各归其职,理其事!”
“是!”
“另外,王景崇之死因,给朕严密封锁,此乃武德司之事,内部封口解决!”刘承祐沉声道。
周璨禀道:“臣已下令,将知悉此事的吏卒,皆控制起来。回去之后,必定严加叮嘱!”
闻言,忍不住瞟了此人一眼,应对得体,头脑灵活,此非闻名青史者,却不代表其没有能力。想来也是,能在王景崇手下,得其信任,攀至京畿都知的位置,没点眼力、手段,是不可能的。
略作考虑,刘承祐直接道:“朕观闻你处事颇为干练,时下武德司生变,擢你为武德副使,暂署司衙之事!”
在奉召进宫之前,周璨便已然意识到,也许自己的机会来了,心头也存着点期许。是故,此时闻刘承祐之言,表情倒也平静,不过语气仍带有少许激动:“陛下信任,臣拜谢!”
無限求仙 瓜子
“李少游之后有王景崇,王景崇之后,谁人能主武德司?”刘承祐轻轻地呢喃了一句,瞥了眼身旁的张德钧,面容之间,再度流露出深思之色。
……
“边公,中丞,那王景崇死了!”御史台署内,一名台院御史,快步入内,面带喜色地向正在议事的边归谠与赵砺通报道。
“什么!怎么死的?”边归谠与赵砺对视一眼,皆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传出的消息,说王景崇在夜间暴病而亡,救治不及!”御史笑道:“此贼罪孽深重,下狱而亡,必为天谴,大快人心啊!”
“王景崇身体向来康健,无病无灾,怎会突然病亡,此间,只怕没有那么简单!”边归谠想了想,说道。
赵砺也附和一句:“是的!不过,而今王景崇已死,我等该如何办?此前准备的罪证劾章,再递上去,在陛下那边,只怕效用不大了!”
边归谠想了想,说:“王景崇一死,武德司必然人心涣散,此次,以王景崇为首,这干爪牙,行事太过,朝野内外,无不深恨之。我等可趁机进言,请陛下罢免武德司,再不济,也当抑其权,将之置于朝廷体制之内……”
“边公此言甚是!”赵砺顿时对边归谠的话表示赞同。
“不过,陛下另降一诏,以王景崇长子袭任侯爵,似有告终此事之意。”御史说道。
“不管那许多,我等身为御史,负监察之责,有进谏之权,做好分内之事即可!”边归谠则道:“此次,定要趁机,力劝陛下,重整朝纲!”
待边归谠离开之后,御史中丞赵砺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神情凝重起来,坐在位置上,做出沉思的模样。
“中丞,你似乎对此事,有所疑虑?”那名御史没走,轻声问了句。
赵砺看了他一眼,说:“你觉得呢?”
御史左右看了看,凑上前,低声道:“下官以为,凡事过犹不及。此番,因群臣进谏,陛下已然有所不满。王景崇既死,若还拿捏着此事不放,不依不饶,只怕陛下真要生怒了。我等纵然秉持公心,但也难以抗下,天子一怒啊!
武德司直属于陛下,虽为朝臣所斥,却是皇权重器。边公如欲针对武德司的存在做文章,对抗的,则是陛下啊!陛下虽为嗣位之君,却是开拓之主,素来刚强,只怕难以容忍!若是再加上奏,祸福难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