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g7p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832章 龍女要化龍了熱推-usybt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正如计缘所预料的那样,左无极等人如今正处于突破阶段,也还无法完全掌控身体变化,气血之强气运之盛,当然逃不过天禹洲各个高人的注意。
对于其他仙道修士而言是并不清楚所谓武道之路的,能清楚看到的是这几个武者的天赋异禀,自然想要收入门下,也将这气运代入门下。
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真的不想成仙,错愕之余也只能叹息可惜。
……
几天后计缘独自御风飞在茫茫大海上,在看到一座海岛的时候计缘才从天空落下,站到了岸边礁石上。
前后左右皆是风平浪静的景象,计缘袖口一甩,牛霸天、陆山君、汪幽红和尸九全都从计缘的袖中飞了出来。
“终于出来了,老牛我生怕计先生您把我们忘了!”
牛霸天嘿嘿笑着说话,丝毫看不出紧张感,而陆山君也在边上微笑着向计缘行礼,躬身弯腰的姿态毕恭毕敬一丝不苟,口中还平静道。
“多谢计先生不杀之恩,在下陆吾,牛兄他们皆是好友,此番陆某也是不遗余力帮忙的。”
汪幽红和尸九也赶紧随着一起行礼,但牛霸天和陆吾这两个妖怪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到面不改色,他们两却做不到,尤其是陆吾这家伙,第一次见计先生又见识之前那般恐怖景象,居然能看起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计缘向着陆山君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
“几位不必多礼,今次能有如此战果几位功不可没,也算是偿还了一些此前的罪孽,你们可有什么话要说?”
尸九张了张嘴,本想提醒计缘不要忘了帮他在师尊和师祖面前说话,但又觉得计先生肯定不会忘,自己提醒反而不美,也就没有出声。
邪王,約不約
“哈哈哈,计先生不杀我老牛就是最大的恩赐了,老牛已经改邪归正了!”
船票 木恒
牛霸天大笑着这么说,但汪幽红和尸九心中却不太敢相信老牛的话,而一边的陆山君则是微笑着再行一礼。
“计先生道妙高人,瞻仰先生风姿便是幸事!”
看着牛霸天和陆吾两人的表现,计缘没说什么,扫过尸九后,最后将视线落到了汪幽红身上。
“可有话说?”
汪幽红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开口问道。
“计先生ꓹ 能把此前的桃枝还给我吗?桃枝我炼化了很久了,与我息息相关如若分形之体ꓹ 当初就是因此,才,才能骗过计先生一回……”
计缘笑了下ꓹ 直接从袖中取出了桃枝,桃枝上的桃花此刻依然娇艳欲滴。
“嗡……”
青藤剑一阵轻鸣ꓹ 剑意弥漫之下令旁人寒意袭身,尤其是汪幽红ꓹ 只觉得浑身发麻汗毛倒立ꓹ 甚至能感觉到仙剑已经悬于身旁。
不过下一刻,所有剑意全都消失了,仿佛方才都是错觉。
计缘拿着桃枝细细看着,随后将它递给汪幽红。
“这桃枝从何而来,同你又是什么关系,可以同计某讲讲清楚。”
出資人 夢幻海灘
汪幽红先是一喜,小心接过桃枝ꓹ 然后在微微松一口气的同时也将自己的事讲了出来。
“回先生的话,汪幽红本是一颗荒城桃树ꓹ 长在一片枯萎的血色老桃树边ꓹ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ꓹ 对外界的感觉越来越清晰ꓹ 等我凝聚精灵才发现了那些枯萎老桃居然开始抽新枝了,不知为何ꓹ 它们与我而言诱惑极大ꓹ 我就很自然地取其精华修行了ꓹ 这桃枝是我以炼器之法,从本源桃树炼制生长出来的……”
老牛和陆山君心下了然ꓹ 原来汪幽红是桃树凝聚精灵然后再修出真身的,难怪他们看不破这家伙真身是什么,也可以说他平常状态是真身,那荒城桃树也是真身。
计缘微微皱眉。
“血色老桃,可否带计某去看看?”
汪幽红脸上略显紧张,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那个……那些老桃树精华已经被我吸尽了,早已沦为朽木,不然我汪某也不会短短几百年就以草木精灵之身修道现在这般道行,正因此,我自起名幽红……先生若要看,在下便回去取几棵老桃来见先生。”
吸收了?
汪幽红不想暴露本体所在这情有可原,而计缘听了老桃树的情况则眉头紧皱,良久之后才问了一句。
“你怎么看?”
汪幽红下意识看向旁人,牛霸天了陆山君面面相觑,觉得计缘不是问他们,而尸九也是同样感觉,遂几人都没说话。
这一刻,计缘的袖中却有略显沙哑的声音传出来。
“让他给我一滴血。”
“是谁在说话?”
汪幽红小心地问了一句,显得有些紧张,而计缘已经从袖中取出了獬豸画卷,并且看向了汪幽红。
“逼出一滴血滴到画上,无需精血,随便一滴便可。”
婚心蕩漾:惹火嬌妻太撩人 雪天吃雪糕
现在计缘说什么只要不是太要命的要求,汪幽红都不敢违背,所以直接伸出食指逼出一滴血,凌空滴落到了画卷上,这时候,画卷上的古怪妖兽却动了,直接张开嘴接住了血,还吧唧嘴尝了尝味道。
“嗯,味道还行,没什么大碍。”
獬豸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计缘点了点头收起画卷。
“那老桃可以去取一棵来找我,今日若无其他事,我们便就此分别,他日有缘再会。”
“是!”“恭送计先生!”
四人不管各自状态如何,自会全都异口同声行礼相送,计缘回了一礼后脚下生雾,在之后踏云离去。
等过去许久,再也感知不到计缘的遁光了,汪幽红和尸九才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老汪你还真是草木之精,呃,那你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
招鬼 帝十三
超凡神廚
老牛没由来这么问了一句,令汪幽红忽然觉得脊背发凉头皮发麻。
“你什么意思?”
“呃,没别的什么意思,老牛我就是随便问问……”
牛霸天挠了挠头,他这话有什么问题吗?听说草木之精凝聚精灵的时候本来是没性别之分的,生出性别是因为自身心意的选择,老牛对此还是很好奇的。
不过汪幽红对老牛避如蛇蝎。
“当然是男的,我里里外外哪点像女的?”
老牛咧了咧嘴,上下打量了一下汪幽红,心道你里里外外也看不出多男人,连名字也是,但这会他也不想刺激对方,选择了闭嘴。
因为这么一出,气氛倒是轻松了一些,尸九带着微笑看着陆山君道。
“陆吾,你第一次见计先生就能如此冷静,实在是难得。”
陆山君眼带煞,却含着笑意回答。
“计先生并未在我身上施加什么禁制法术,又果真饶了我一命,对比尔等,我自然轻松不少。”
这话说得几人表情一僵,随后相互简单商议几句,决定暂时一起行动,很快也离开了海岛。
计缘独自踏云高飞,视线所及是苍茫大海与天宇的交汇,这会,计缘忽然又问了一句。
“獬豸,汪幽红的事情究竟如何?”
此前獬豸很可能有所保留,这会计缘一问,果然答案也不同了。
“嘿嘿,计缘,这人口中的枯萎血桃,应当是远古之时那些天上桃树中的一棵,只是活着时本该是带来生气,死后却满是死气,这姓汪的可以算是这老桃的延续,说得直白点,就是这老桃拼力生下来的,只不过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都市最強好感系統
计缘明白獬豸指的是什么了,不过随后獬豸又道。
“先是黎家那小子,现在又发现了这姓汪的桃树精,只能说确实是时候了,嗯说起来,计缘,这和你在阴间鼓捣的一些想法倒是有些类似。”
“转世么?”
计缘淡淡说了一句,看似是问话,语气却更像是肯定句,然后又喃喃着。
“如此岂不是一场豪赌?”
计缘话音落下,獬豸却没有什么回答,直到好一会之后,他的声音才再次幽幽传出计缘的袖子。
我成為崇禎以後 鱘魚
“其实都是可怜人,只是不想错过罢了……”
计缘低头看向自己袖口,忽然问了一句。
“那都给你吃了呢?”
傲嬌蘿莉壞壞噠 不懂的聲音
“哈哈哈,那自然最好啊!不过你会么?”
计缘抽了抽嘴,淡淡回了一句。
“不会。”
“你他娘……”
獬豸的话才传出三个字,后面就完全被封在了袖内,什么声音都传不出来了。
愛上你的白骨
也是这时候,计缘心念一动灵觉有感,立刻掐指一算顿时明白感觉的来源,东土云洲南垂,应若璃要化龙了,这会对方似乎一直在盼着他计某人回去,也引得计缘心生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