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ifl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聯盟竊取大師》-第453章 指點分享-z09co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离开盖伦的营帐之后,无畏先锋的亲卫已经帮他们准备好了休息的营帐,拉克丝沿路一直打着呵欠,亟需补觉。
“拉克丝,你说刚刚盖伦先锋长提到的人会不会就是我们送走的?”
“啊……好像是诶!”
“你不觉得这消息要是传回国内,很有可能让缇亚娜元帅发现蹊跷吗?”
拉克丝打了个寒颤,万一事情败露,他和柴安平可能没事,但罗德尼就很难说了……以缇亚娜的性格,遭到这种背叛即使是家卫也绝不会宽恕。
顧少,娶一贈二
柴安平沉思起来,虽说罗德尼这人跟他不对付,但好歹是曾经一起瞒骗缇亚娜的战友,而且也是拉克丝的兄长,他估摸着解决了冰龙的麻烦之后还得去阿瓦罗萨部族跑一趟,起码得把这个逃难计划的手尾给解决掉。
现在他跟缇亚娜还是蜜月期,他可不想政治同盟之间出现什么裂痕。
“那怎么办?”
拉克丝担忧道。
“别慌,这消息还只是流言的程度,暂时还不会传回都城。”柴安平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你好好休息,过一两天估计就又要开始跋涉了。”
“好!”
拉克丝脸色微白,似乎想起了赶路时的艰难。
陪着她入睡之后,柴安平才离开营帐,准备好好看看无畏先锋营的营地,以后他也要自己独领一支军团,各方各面都应该开始学习涉猎了。
营帐之外守卫着几名亲卫营的士兵,他并不担心拉克丝的安全。
此时在四周隐隐多出来了许多人,柴安平敏锐的察觉到他们视线都在自己身上。
“有什么事情吗,各位?”他主动问道。
不知怎的,他忽然有种自己变成了小鲜肉的错觉。
“雪莱伯爵!”
他一说话,激动的粉丝们便一股脑凑了过来,要不是心里还有军纪可能就要直接胸甲怼脸了。
柴安平注意到围住他的人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年轻人,眼里有着明亮的光,七嘴八舌跟他倾述真情之后他才知道这些人原来是来德云社听戏的。
因为都城报纸时常连环轰炸他的消息,真真假假也很难考证,他的粉丝们便时常备受煎熬,现在有了机会当面求证,自然不想错过。
柴安平只好扯着笑挑了几个正常的问题回答,年轻的甲士们自发围成了个圈,留出一个空地放柴安平始终处在中央。
说实在的ꓹ 能够让无畏先锋营的人这么崇拜,柴安平心里还是不由得生出一丝骄傲的。
他的起点是贵族子弟扎堆的宫廷守卫ꓹ 是完全无法跟这些处在一线战场的军伍相比的。
所以说前世那些小鲜肉突然之间受到那么多的关注和赞美,变得骄纵自大也是完全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归根结底他们大多是些连学都不好好上的人ꓹ 又谈得上什么心性。
柴安平已经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处在这种环境里还是不由自主露出微笑。
“你们在干什么呢!”
不远处走来一个盔甲样式稍有不同的将领ꓹ 他面容严肃,腰间挎着一把造型夸张的大剑:“大清早聚众营啸ꓹ 都想挨罚了不成?”
“前锋参领!”
众人一见来人ꓹ 纷纷行礼。
柴安平也将视线投了过去,在德玛西亚的军队里,最基础的是“伍长、什长、百夫长、千夫长”这类职称,代表着这个官职所掌管的兵员数量,除此之外也有类似“参谋、指挥使”的副职,这是平时不掌兵,但战时往往会管辖一大片战区的将领。
像面前这位大汉的称呼还要更特殊些ꓹ 这些人往往负责着军队某一锋线上的攻坚重任,无一不是沙场猛将。
前锋更是猛中之猛ꓹ 除了参领以外ꓹ 通常还设有副将、正将ꓹ 都是攻坚好手。
佛魔
想要成为无畏先锋的前锋参领可不容易ꓹ 柴安平仔细打量走过来的男人,围住他的年轻士兵们自动让开了一条小道。
“卡洛斯ꓹ 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参领眼角瞥见一个自己带的兵ꓹ 顿时将他揪了出来。
“参领ꓹ 这位是今早到来的格雷西·雪莱伯爵,我们都是来见他的!”卡洛斯笑得像个狗腿子:“我们是在欢迎伯爵大人!”
“对啊!对啊!参领大人!”
众人应和的声音不敢太大ꓹ 否则真被批了营啸的罪名,保不准就要被罚**在冰原上跑操了。
柴安平隐约感觉这位前锋参领的瞳孔里似乎经历了一场地震,但现实里他很好的掩饰了起来,他一手挎着剑,粗糙的脸上露出堪称狰狞的笑容:“原来是格雷西·雪莱阁下,这些年轻人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包涵,末将是无畏先锋营第一部前锋参领怀亚特·隆巴顿,不知您怎么会来这里?”
果然是个不知道原因的……
柴安平简单讲述了一下原因,也没说出真相,只说是来办事。
傲氣狂神
300億盛寵:腹黑總裁愛不夠 會唱歌的月
“原来如此!”
怀亚特·隆巴顿看起来压根就不在意柴安平来此的原因,他虎目朝四周一瞪:“雪莱伯爵难得来营地一趟,你们就呈现出这样一幅杂牌军的穷酸样?全部给我等着受罚!”
間諜的戰爭
他扭头看向柴安平,又露出一丝憨笑:“不如我带大人参观参观营地如何?”
柴安平眨巴眨巴眼,点了点头……这人,还怪热情的。
怀亚特·隆巴顿揪来卡洛斯,跟他耳语了几句,显然是交代了些什么命令。
卡洛斯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快就领着一伙人兴冲冲的离开了。
“雪莱大人请跟我来!”
怀亚特·隆巴顿大手一伸,邀请柴安平走进军营。
“因为部队时常需要转移、而且冰原上木材稀缺的原因,营地的外墙只是粗略的使用冰砖堆砌,起到阻隔寒风的作用。”怀亚特·隆巴顿跟柴安平介绍起营地的一些细节,好像只有这些话题他才能保持自己滔滔不绝:“帅帐居中,由内向外分别驻扎着亲卫营、辎重营……”
见柴安平眼里浮现出感兴趣的神情,怀亚特·隆巴顿便更兴奋的讲了起来。
“除此以外,虽说冰原之上不容易传染疫病,但卫生情况也不容忽视,各部的秽物处理都要统一安排……”
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特点,就连帐篷的材质都颇为不同,譬如提供给他们休息的帐篷就厚实得多,可以完全隔绝寒冷。
营地里最热闹的是饲养战马的地方,它们住得比人还要好,不但四周用冰砖堆起了高墙,还有大量的保暖羊毛毯子裹着。
不少士兵早早就起来给自己的战马刷毛,喂养饲料,简直比对自己的媳妇还上心。
柴安平注意到马匹的食物是一种素白色的植株,看起来有些像是苔藓类的植物,战马嚼的时候会流出白色的汁液。
“这种饲料是冰原上特产的‘霜草’,部队深入冰原必须要节约物资,所以需要专门的队伍去搜寻,不过这种草汁液过于充足,不能大量的喂养马匹,否则会让战马腹泻,只能掺杂着带来的饲料对半使用。”
柴安平恍然,他曾在书籍里看见过这玩意,霜草极易生长,是雪原上大多数生物的粮食。
因为生长环境的特点,其有着不俗的“寒”性,但霜草本身并不算是炼金素材,它的提取液才算是最低级的寒性素材。
这种价格低廉、产量巨大的素材是许多炼金学徒的挚爱。
在参观完马圈之后,卡洛斯从另一个方向猛冲了过来。
“参领,都安排好了!”
“唔,还不错!”
怀亚特·隆巴顿微微一笑:“伯爵大人,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小节目,还请移步一观。”
網遊之拳掃天下 懶豬雷03
柴安平自无不可。
怀亚特·隆巴顿领着直接走出了营地,来到了不远处平坦的冰原上。
試婚天王老公 剪剪風
“大人不曾投身军旅,我就想着给您展示一番无畏先锋营的训练环节!”
怀亚特·隆巴顿忽然有些局促:“希望您能满意!”
看着他的表情,柴安平忽的嘴角微抽,你这人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个大粉头子!
暴力仙皇 牛蛙
好家伙!
此时冰原上遥遥对立着两批人,全副武装,武器则是木杆长枪,枪头裹着红布,上面沾着白色粉末。
“那些都是训练器械,打到一般也不会造成重伤,喝点治疗药剂就可以。”
怀亚特·隆巴顿平淡的说出财大气粗的话。
两队人都骑着战马,以对冲时的力道戳上一记可没有怀亚特·隆巴顿说的那么轻松,哪怕有盔甲护着恐怕也得伤筋动骨。
“这就是无畏先锋营的日常训练吗?”他问道。
“如果是在驻地训练,规模还要更大一些,武器也不仅只有长枪。”
怀亚特·隆巴顿说道:“因为方便治疗的缘故,训练的要求还要更高一些!”
柴安平惊了,这跟宫廷护卫相比简直就是天堂地狱啊!
就宫廷护卫那训练程度,只要注意点,简直就是想受伤都难……
“咳,在这种地方还是应该注意些。”
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冰原上。
两支队伍正在呼喝自己代表部队的名号,以此激昂士气,今天有柴安平围观,他们势必不可能手下留情。
在中央的一个小矮坡上站着三个手持旗子的发令官,他们看到怀亚特·隆巴顿和柴安平之后就举手示意双方准备开始演习。
“吁!!”
柴安平不知道的是,这些人都是第一营里挑选出来的一等一好手,大多都是负责前锋冲锋的猛士,只想着趁这次的机会向他展现无畏先锋所代表的荣光。
“准备!”
红色的旗子高高举起,带起一抹肃杀之气。
“战!!!”
红旗落下,两边的人马几乎同一时间驱策前冲,不论是战马亦或是士兵,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敌人都没有丝毫的胆怯。
长枪上的红布犹如赤红的鲜血,在这初升的太阳下投下迅疾的阴影。
或许他们的技艺在柴安平眼里不值一提,但这股惨烈无双的冲阵意志却是能够令任何人动容。
冰原块块皲裂开来,队伍里还隐藏有实力强大的百夫长甚至千夫长,无形的力量宣泄开来。
令人窒息的碰撞转瞬之间就到来了,柴安平不由自主的喘息起来,他感觉自己的热血正在升腾!
敏捷的长枪在撞在一起的队伍中翻涌,红色的枪头如同毒蛇的信子,在第一时间就造成了双方的损伤。
不断有人跌落战马,不过战士们显然早有经验,一旦有人落马,周围的人便会控制着马蹄远离,跌落的人也会抓住马鞍,努力站稳继续投入拼杀之中。
无畏先锋是德玛西亚最为精锐的兵种,此时拼斗的双方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每一击每一进退都充满着独属于战争的美感,同时又无时不刻在彰显着战争的酷烈。
以柴安平的视力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很多士兵胸前的铁甲已经凹陷下去,嘴角也流出了血丝,肯定受伤不轻。
这让他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是因为他的出现才有了这样一场演练。
“这样还不结束吗,怀亚特参领。”他问道:“再打下去可就真要重伤了。”
怀亚特·隆巴顿习以为常,只是恭敬的告诉他获胜的方法:“能够决定一场战斗是否结束的只有战场上的双方,即使打到最后一人不剩,我们也会数清双方甲胄上的白点来判断胜负。”
柴安平暗自咂舌,超出常规的治疗能力,好像也让军人们的训练方式变得异常狂野了起来……
“您觉得无畏先锋的兵卒如何?”
“非常强!”
柴安平由衷的赞叹:“每一位战士都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不愧是背负着‘无畏先锋’名字的部队。”
怀亚特·隆巴顿闻言顿时露出欣喜的笑容,能够获得偶像的肯定想必已经是粉丝所能想象的最高奖励了。
“既然如此得话,格雷西,我想——”
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另一个声音,怀亚特·隆巴顿回头一看惊呼:“先锋长!”
盖伦抬了抬手,他坚毅的面庞浮现出一丝不怀好意:“你作为钢铁之翼的军团长,既然来到了无畏先锋营,不如也来指点指点……我。”
柴安平:???
我是不是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