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1vc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八章 把命留下讀書-dkszm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
“二弟,如何?”太子方正询问刚从镜天学院出来的方邪,说道。
“不怎么样,余校长不听劝,非说自己学院的事自己解决,呵呵,学生也挺有骨气的,虽然害怕但没一个愿意跟我撤出来的,带去的士兵让他们驻扎在附近,你有办法了没?”
傲天神皇 敗墨
“哎,父皇迟迟不给回复,援军根本调不动……”
“人手应该够吧,对方又没有什么厉害人物。”
“就是因为要防备对方厉害的才让一部分随时待命,控制丧尸犬的势力学精了,专门让丧尸犬往学校外突围,害得我不得不布置更多兵力围住整个学院,笑什么你?”
“它们要跑就随它们呗,外面是其他人的管辖范围,自然有人对付,城中兵力可是足够的,怕什么。”
“话虽如此,可是事后大臣必会参我们,故意放丧尸犬行凶,父皇也会追究我等办事不力。”
“说来说去,还是把人都弄出来才是最好方法,嗯,这里到底有没有阴阳虚实阵,你问父皇没有?”
“没有,此处比较偏僻又是学院范围,阴阳虚实阵没有覆盖到,看我做什么,父皇早就说过。”
二皇子方邪摇头道:“父皇算无遗策,就算以前这里没有,肯定会暗中布置好,阵法覆盖整个临城,才算真正的固若金汤,说没有,应该是另有考虑,嗯,肚子饿了,准备吃了没有?”
“……,好吧,传令下去,没有作战任务的警戒之余,吃自备干粮,二弟,给。”
方邪接住布包,打开一看,说道:“军中特制的吗,这味道可不太好。”
負了愛情傷了婚
“现在还讲究什么,早点吃完,你再去学院门口一趟,我怕六妹九弟镇不住场面。”
“哦!打起来已经?”
“暂时没有,只是收钱闹事的越来越多,余校长还把那陈青安排在校门口,不知道怎么想的,迟早要乱起来。”
“呵呵,”方邪一口咬下干脆的特制粗粮面饼,“嗯,这个咸了点,给我点水,……,要我说,杀鸡儆猴,随便杀个闹事的,谁还敢过去胡搅蛮缠,优柔寡断只会误事!”
“你以为我不清楚这个道理,关键是那些闹事的家伙,手无寸铁,也不动手就在门口喊话,捉了或者赶走又很快有另一批,若是把人杀了,他们就更有借口闹事,……,放心,我已经命人去找他们背后的帮会,把帮会首领搞定,闹事的小卒自然也就,嗯,怎么了?”
方邪一指头顶高空飞来的鸟群,眯眼道:“阵型不对,警戒!!”
附近护卫士兵反应迅速,拿起兵器,立即跳起,快速跑动,将太子和二皇子围在当中。
“守护结界!”
嗡的一声,半透明结界瞬间形成。
众人抬头,只见密密麻麻之物如乌云盖顶一般落了下来,居然都是大大小小的鸟屎。
接着高空处一个如雷般的男声炸响:“哈哈!尝尝你爷爷的红烧鸟屎!”
棄妃女法醫 千夢
萌妻入懷
蝕骨恩寵:誤惹撒旦首席 菟絲草
说话间,高空中数十个巨大火球极速落下,追赶上先落下的鸟屎。
嗤嗤声响,黑烟冒起。
砰砰砰砰!
红中带黑的火球砸落在地。
轰!
火焰炸开,黑烟弥漫,覆盖方圆百丈范围。
青春花開,君為誰采
很快结界外已经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方邪将手上未吃完的干粮扔给旁边护卫,随意一擦嘴,说道:“地底结界放开,我出去会会。”
太子方正摇头道:“还是让其他……”
“不用,我的实力,呵呵死不了!”
“……,好,自己小心,烟可能有毒,打开地下结界。”
… …
二皇子方邪还未从地下浮出时,就自己感觉头顶一股绝强的力量如山岳压顶般袭来。
鏡·破軍
顾不得维系土系钻地法术,方邪灵力外放,砰的一声直接用蛮力冲出地底,屏住呼吸感应攻击位置,右拳全力挥出。
不是预想的触感,像是打在一柔软的肉团之上,突然手背一痛,立即缩手,手背之上已经出现几道血痕,接着手背一痛,不知是对手攻击带毒还是附近黑烟带毒,灵力运转将毒性暂时压制。
方邪正想将眼前阻挡视野的黑烟驱散,这时只听风声顿起,四周黑雾搅动起来,往上升腾,很快视野清晰起来。
是结界内,太子手下出手帮忙驱散黑烟。
方邪切了一声,转头四望,只见侧面不远处,一个体型臃肿的大胖子正半跪在地,不断咳血。
“呵呵,这么不中用吗,”方邪走上前,“只受我一击就吐血,实在太过无趣。”
“咳咳,无趣你大爷!爷爷我今天没吃饱饭,要不然咳咳,你大爷的,你小子也好不到哪去,中了我的夺命,艹偷袭你大爷!”
大胖子反应不慢,将几乎快要拖地的肚子往下一震,整个人如皮球一般弹跳起来,差之毫厘的避过二皇子方邪的直拳。
“压死你小子!”大胖子直接一招千金坠,快速砸向方邪。
噗!
方邪脚边泥土翻动,一个巨大土刺冲天而上。
網遊之女大學生
“艹!阴你爷爷!”大胖子凌空转向,庞大的身躯居然如气球般飘到了另一边。
三國小術
方邪转头看向冲过来的太子方正等人,说道:“不是说了我会会他,你又跑过来,土刺谁,嗯?”
数枚暗器刺向方邪后背。
当当当当!
太子身边一个矮小身影直接瞬移到二皇子身后,手中短剑轻松击飞那数枚暗器。
“切!”二皇子方邪打了个哈欠,“当皇子就有这点不好,手下非要过来保护。”
噗嗤!
一阵女子的笑声传来。
方邪转过身,只见大胖子身边又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男子五十岁左右眼神阴鸷,女子年约三旬衣着暴露,性感锁骨上有朵花瓣纹身。
“嘻嘻,”女子故意抖动傲人身姿,朝二皇子方邪娇笑道,“二皇子殿下,小女子好看吗?”
“不错,功夫如何?”
農民聖尊
“殿下说的是小女子哪个功夫呢!”
“呵呵,两种功夫都问……”
“二弟!”太子方正呵斥道,“注意你的身份!”
“切!说话而已,你以为我会看上她这等货色。”
当!!
刚才的小个子又帮二皇子方邪挡住了射来的暗器。
“好了,三妹!”女子身边的阴鸷男子站出,一指太子方正,嚣张之极喊话道,“今天,把命都留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