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ako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工程人生 起點-第四十八章 規定時間規定地點算不算雙規?閲讀-iq9v3

工程人生
小說推薦工程人生
工程人生
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算不算双规?
“也不知道是谁,用我的名义给集团公司纪委寄了一个包裹,从我那边项目所在地寄出的,留的我的电话,留的我的名字,纪委冷书记让我明天九点去她办公室一趟。”
电话里语焉不详,张丽没搞太明白,这下听林云说,就放下心来,既然不是林云寄的,这种事情一查证就会发现问题。
“没事的,去了以后,好好配合问话就行了。”
林云又添了一碗饭,其实这个事情虽然也算无妄之灾,但实际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个配合的态度问题。
“我知道的,姐,你说这算不算规定时间规定地点。”
想通之后,这货居然开起了玩笑。
九炎
张丽也是受了林云感染,笑着说道:
“不要瞎说,你什么级别呀?你一个游离于体制之外的企业普通工作人员,够得上双规?”
老实说,这段时间,林云感觉自己还干得挺顺利,这种事情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事,别说被冒自己名举报他人,就是自己被举报都算不上什么,任何东西都是要经过查证才会有结论的。
要是一举报就有直接定罪,和谁有仇就举报谁,那还不乱了套了。
“所以呀,有什么好担心的,是配合调查,不是接受调查,不要担心。”
“我不是担心,我是怕你乱说话惹麻烦,记住了,问什么说什么,不问就不要说,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不要把不知道的事情加上猜想和自己的判断,知道了没有。”
张丽始终是担心林云没见过那种阵势,到时候瞎说一气,惹上麻烦。
其实她也是想多了,人家纪委的工作方式,肯定也是摆事实讲依据的呀,任何说出来的话,人家还要甄别呢,瞎说也得有人信呀。
不过像林云这些普通工作人员,对这种机构肯定是怀有敬畏之心的。
第二天八点半,林云就到了集团公司楼下,看了楼下的导视图,林云来到了七楼,一间一间找过去,找到了纪委副书记冷艳红的办公室。
门开着,人不在,林云一看时间,还不到九点。
门是开着的,证明人已经来了,这不到上班时间,不知道去哪里了。
所以,林云只能等,而且只能在走廊里边等。
等了大约七八分钟,来个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美妇,进了办公室,林云估摸这位应该就是昨天电话中的纪委副书记冷艳红了。
到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肯定不合适,林云整了整衣服,大大方方的走到门前敲了敲开着的门。
“请进。”
位面官商 大大的海蜇
一听到这个平静的声音,林云就把电话里那个声音对上号了,几步跨进门,来到了办公桌对面。
“你好,冷书记,我是林云,你让我今天过来接受调查的。”
林云不慌,是装的,不然也不会说过来接受调查了。
寵婚來襲 豆包姑
冷艳红很漂亮,年轻时候,肯定是个大美女,听得林云说过来接受调查,觉得有点好笑,但是又忍住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不是让你过来接受调查,而是让你过来配合核实一些情况,别站着,坐。”
林云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对面,拿捏出一种积极配合的样子,但没有说话。
“你是四川人?”
冷书记翻看着身前的材料,应该是林云的信息。
配合调查,就是一板一眼的,所以这边问什么,林云就答什么。
“是的,我是四川人。”
“别紧张,我老家是重庆的,我们算半个老乡。”
林云听说过关于这些人的谈话方式,都是道听途说来的。
人家都说这些人找人谈话会看人下菜单,不同的人,会营造不同的气氛,按冷书记现在这样营造的轻松气氛,林云倒是能接受,至少证明了一点,自己不算阶级敌人。
不过问什么说什么,不问不说这个原则林云是把握住的,不是自身有问题,而是真的怕惹上麻烦。
“嗯。”
“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签名?”
冷书记在抽屉里拿了一张A4纸,递到林云面前,林云一看就傻眼了。
这是一张影印的快递单。
这哪儿跟哪儿呀,这单子确实是林云填的,这是帮张萍转寄包裹的时候填的呀,怎么到这儿来了。
这张萍是要干嘛?打击报复?用这种方式?
冷书记一直在观察林云,见林云神色变了又变,没有开口回答。
她不着急,她在等待,她在等待林云自己开口。
安静了大约有十几秒,林云才抬起头来。
“是我的签名,但不是我寄的。”
冷艳红很平静,但明显的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林云。
“不是你寄的?”
“是我寄的,但不是我的。”
林云感觉自己思路有点乱,说话也开始有点语无伦次,这一切都落在了对面冷书记的眼中。
看林云不像是在作伪,只是有点紧张,冷书记换下了审视的目光,依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
“小林,不要着急,我给你半分钟时间,你理一下,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谢谢。”
林云低着头,飞快的整理了一下思路,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林云还是知道的。
“冷书记,其实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去参观学习去了,回来的时候,项目部财务邓梅帮我代收了一个包裹,我打开一看,包裹里边还有一个包裹,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址,让我转寄到XX市XX区XX大道XX号,XX收,然后我就寄出来了。”
林云说得很详细,但对面的冷书记把握到了关键信息。
“纸条呢?”
“扔了。”
玄門高手 蕭竹生
“外壳包装还在不在?”
“扔了。”
“你知道是谁寄给你的?”
“不知道。”
仙界艷旅 萬慕白
“还记得寄件地址吗?”
“不记得。”
面对冷书记连珠炮一样的发问,前面两个问题林云倒是不假思索,后面两个问题林云略有迟疑。
不是林云不敢说是张萍从国外寄回来,林云怕把张萍说出来,到时候惹得张萍不高兴,追究起林云开错锁的责任来,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其实林云的回答在冷艳红的的眼里是破绽百出,但冷艳红很肯定,林云不知道包裹里面的内容,而且包裹里边的材料不是林云收集的。
对冷艳红来说,只要能确定是不是林云寄出的就够了。
冷艳红不会去管林云为什么不讲老实话的原因,她想要的就是找到真实举报人,所以她决定敲打敲打林云。
“小林,你也是党员,所以对组织一定要忠诚老实。”
“知道的,冷书记。”
“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不说?”
冷书记瞬间摆出了一副严厉的神色,一语双关的问话,让林云有点不知所措,但必须回答呀。
“冷书记,我真不知道。”
林云觉得自己都快哭出来了,这是要被专政了吗?
“你不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是谁寄出的。”
“我有问你这个问题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冷艳红是很有深意的盯着林云的。
糟了,林云发现自己掉进语言陷阱了,自己这算不算对党不忠诚不老实?
很多时候,林云觉得这些人就那么回事,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没什么神秘的,但是一旦面对,才知道压力是多大。
正在林云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有人在门口来了。
“小冷,你过来一下,国资委来人了。”
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招呼冷书记,也算是给林云解了围了。
冷艳红急冲冲的走了,留下了林云一个人在这里煎熬。
不敢站起来,不敢到处走动,不敢拿手机出来玩,更不敢走,这要是走了,算不算畏罪潜逃。
很明显,林二杆子的想象力是极其丰富的,但是却是杂乱无章的。
林云在这里如坐针毡,楼上的某间会议室在开会。
三男两女,其中就有冷艳红。
说是开会,不如说是谈论,有一个年轻女子在记录。
一朝農女一朝爺
刚才到门口来招呼冷书记的中年男人说:
“对国资委纪检组的提前介入,我们集团纪委表示欢迎,但是这次的举报事件我们还在核实阶段,还没有结论,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向几位领导汇报。”
一个戴眼镜穿白衬衣的清瘦男子接着说道:
“沈书记,我们这不是提前介入,而是接到了新的实名举报材料,有了新的线索,看来你们集团公司的问题有点严重呀。”
戴眼镜清瘦男子的话让刚才发言的沈书记眉头猛然一跳,然后把头转向一边的冷艳红。
“新的举报材料?还是实名举报的?小冷,我们这边的举报核实得怎么样了?你简单的给领导介绍一下。”
“前几天收到的包裹,举报人是集团下属XX交通建设有限公司的一个省道改建项目的项目经理,名字叫林云,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不是实名举报,据他本人所说,他是收到被人寄给他的包裹转寄的,包裹没有拆开过,而且根据举报内容和时间来看,林云明显是不知情的,因为有些事情和林云的工作轨迹不符,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接触这些材料的时间和机会。”
几个人都在认真的听,坐在冷艳红身侧的沈书记眉头紧锁。
“那这个林云知道不知道是谁寄给他的?”
“外婆判断他是知情的,但他不肯说,肯定有某些顾忌。”
戴眼镜清瘦男子听到冷艳红的话,开口说道:
“那就和刑侦部门联系,申请监控他的通讯。”
坐在冷艳红身侧的沈书记眉头锁得更紧了。
“孔主任,这样不好吧,人家有某些不能言说的顾忌,我们应该换一种方式去尝试沟通,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
戴眼镜清瘦男子听到沈书记的话,哼了一声,笑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