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x19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相片生活 ptt-十八看書-8oce5

相片生活
小說推薦相片生活
C城的四月正是沙尘暴肆虐的季节,树叶就在一天天的狂风中疯长着,才一会没注意,就有丝丝绿意挂上了枝头。我有严重的沙眼,每天出门的时候都戴着大大的眼镜,遮住了脸的三分之二,同事都笑我,说活脱脱就一蛤蟆。四毛前段日子来C城公干,顺便来看了我,送我一件他让朋友从尼泊尔带来的外套,色彩斑斓的土布,穿在身上就跟戴了一层盔甲般又厚又重,我每天穿着这件夸张的衣服招摇过市,为了配这件衣服,我还跑了很多店子,终于在模糊店买到一个相称的包,然后又去食草堂下狠心买了一双小靴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一个艺术家的形象!我笑起来,生活给予我的虽然很多都苦涩,但是我已经学会了在夹缝中呼吸,并找寻少许的快乐。
已经彻底的跟过去断了联系,四毛也从来不在我跟前提起欧阳,过去的种种似乎就是一个悠长而荒诞的梦,一切都结束了。我曾经给安然打过电话,她说欧阳现在过的很好,跟家里也和好了,我想欧阳的妈妈现在一定很开心,她还是这么了解欧阳。安然说大家都很想我,想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没等她说出口我就把电话给挂了,知道他们就好就够了,至少现在我还是不想跟过去有任何的联系。我在C城维持一个单身的独立女性形象,不轻易涉足感情,偶尔去泡吧,看演出,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就算是周末也是很少出去,在家买十张八张的DVD,用电影打发时间。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都市里的大部分单身者都是寂寞的,但是寂寞并不是虐待自己的借口,当我沉寂下来,我甚至有些感谢寂寞,因为它可以让我更能看清自己。
因为现在做的是一份音乐杂志,所以主编经常叫我去采访一些地下音乐人。在一次采访中,我认识了一个新近窜红的朋克乐队的主唱,他在采访结束后说要唱首名叫《星期三星期四》歌给我听,那首歌是民谣路线,很舒缓的调子。
“星期一,我带你去放红色气球,天空蔚蓝,你说,它就这么消失不见。
瘋狂基地
重生之棋逢對手
星期二,我坐着飞船来看你,你牵着我的手,你说,门口的牵牛花为什么就那么枯败?
星期三,你沉睡,睫毛轻轻颤动,你说,我想看到你,却看不到你。
星期四,伊甸园的花开了,你说,我为了一朵玫瑰流血了。
星期五,你的白裙子上沾风尘,你说,我不是我,你不是你。
星期六,我的飞船没油了,在中途停泊,你说,亲爱的,错过就该错过。
星期七,我赶来看你,你走了,你说,我们的爱情只是梦境。
离开是为了再次地相逢……”
我坐在酒吧后院的铁架子上,酒吧里还隐约传来《加洲旅馆》的音乐声,这样嘈杂的环境根本不适合听歌,我却在黑暗中掬了一把辛酸泪,很古怪的曲子,很古怪的歌词,却直指我内心的深处悲伤,他唱完以后拿起琴,伸出手,“交个朋友!叫我特特就好,去喝一杯吧!”自从到C城我就很少喝酒,因为一喝酒我就会想起H城的往事,想起跟欧阳共渡的那一年多,我们会在早上相拥着赖床,欧阳有午睡的习惯,我坐在明亮的客厅里安静地看一本杂志,欧阳的头就枕在我腿上,一低眼就看的到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有时候还会在他睡着的时候偷亲他。现下想来那些伤感情的争吵似乎都忘记了,有的只是平常生活中令人倍感甜蜜的小细节。
和特特分开后,拒绝了他的相送,他塞了个纸条在我兜里,说是那首歌的歌词,并在我的手心写下了电话号码。我想起和欧阳的初识,也许在初识时分每个人都是美丽的,不过那些美丽在日后的相处中敌不过时间而已。我一个人背着包慢慢地走着,过了那些林立的酒吧后,街道显得有些冷清,在一家便利店门口,我停下脚步,应该要买包烟了,我对着扎着马尾辫的收银小姐说:“请给我一包黄果树。”收银小姐微微一笑,“这么晚还抽烟,第二天喉咙会痛的。”我很喜欢这些陌生人之间的关心,会让人在深夜里都觉得暖溶溶的,我拿着烟,低着头出去,和一个年轻的男子擦身而过,我听他说:“小姐,请给我一包黄果树。”这是我和欧阳都喜欢的烟,他被我带坏了,喜欢劣质烟草。我听了这话心里酸溜溜的,回头去看,正好那男子也转过头来,我下意识的立即转过脸,我和欧阳就相逢在这家便利店中,我镇定地走出去,我确定欧阳只看到了我的侧脸,抄在兜里的手不听指挥地抖起来,我仿佛沉浸在一首由大提琴演奏的乐曲中,整个世界都是那么安静,只有我和我的灵魂在奔跑,mp3里是Secret Garden的〈sleepsong>,很适合流泪的歌,我闭起眼睛,一步一步仿佛是踏在云上,我和欧阳是有缘分的吗?那为什么只能再一次地错过?
我的符文科技 胡漢三回不來
“小若!”我听到有人叫我,我没有回头,却忍不住往前跑了起来,转了进了一个胡同,我蹲在一个架子后面,我看着欧阳从我面前跑过去,我不想叫住他,爱情有了失败的经历,如果勉强再在一起也还是失败,我不愿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我蹲在黑暗的胡同里,压住自己的双臂,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欧阳站在我面前,他递给我一块纸巾,然后步履蹒跚的离去,我抬起头,只看到胡同口灰黄温暖的大灯泡和欧阳高大削瘦的背影。风从胡同中呼啸而过,丢下了哭泣的我,这个世界该是怎么样的幸福,走了伤心的欧阳,这个世界该是怎么样的明亮?
大唐女醫生活錄 月下微塵
十八(二) 不要告别 相片生活
我和小若在便利店相遇,我知道我们不会这么结束的。如果不是缘分,我就不会想这么晚还出来要买包烟,但如果是缘分,我和小若却又这样错过。
反派你不要搶我主角 二閑
她在躲着我,当我追出便利店,叫她的瞬间我就知道我没认错人。小若拐进了胡同,蹲在了铁架子后面,是她的哭声指引我找到她的。北方的春天,深夜里还是有些冷的,我感觉手足冰冷,小若一定比我还冷,哭泣会使人疲惫的。我站在她面前,千言万语说不出一句,我递了张面纸给她,我想她还是不想回到我身边的,我不勉强,人生还有那么多年,我还有那么多年去等她,就算她会在他人身边停留,但最终还是会回到我身边,我无比坚信这一点。想到这一点,纵然现在的孤独又算的了什么?我和小若不过是分开旅行一段时间,她累了自然就会回到我们在H城的家,所以在走的时候,我告诉她:“妈妈很想你,你早点回来。”说完我就走了,现在的拥抱哭泣对我来说不具有任何意义,我确定小若并没有真正地从我们的感情中走出那就足够了。
那晚我回到宾馆,在CD里塞了一本Tanya的碟子,小若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家了,她有心事的时候肯定睡不着,我想我们在听同一个女人浅吟低唱。小若很喜欢〈I do believe〉。
“我开始相信爱
因为你的存在
在你经过我的生命
在那日子里
从此谁都无法取代”
就在这首歌中,我从C城回到H城。我找到四毛,跟他一起喝酒,我说:“我找到小若了,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她在哪里吧!”四毛点点头,他说:“既然你让小若痛苦不堪,又何必再继续纠缠呢?”我没有反驳,的确,我是让小若痛苦过,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我才知道真正的爱情并不是时时刻刻关注着对方在做什么,而是淡定从容地相信对方,甘愿在对方身后的影子,爱一个人,就给他或她幸福,如果不能就不要爱。我对四毛说 :“我会一直等着小若回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在我的有生之年。”四毛显得无所谓地把玩着火机,他说:“当你遇到另一个你喜欢的就不会这么说了。”我微笑,我知道四毛不会相信,或许就没人相信我,但是那种辛酸后的幸福就笼罩在我心上,我对过去灰暗的岁月感到叹息,又对新的生活充满憧憬,我想小若现在一定也是一样的,我们的感情并没有结束。
諸天主宰 火星熊貓
两个月后,我收到了小若的短信,很长,分了好几次发来的,似乎是首诗,又像是歌词,名字叫<星期三星期四>。看了之后心里戚戚的,文字并不是小若的风格,我问她:“谁写的?”小若告诉我,是一个过客,只认识了一晚,第二天就失踪了。小若还说,这首歌就是写给我们的。我知道她这么说就婉转地想让我死心,小若总喜欢这样的小把戏,把自己割地伤痕累累还割伤别人。
窗外阳光灿烂,我回了条短信给她:玩够了就回来吧!小若再也没有回复我。我下意识地用手遮住强烈的阳光,快到夏天了,蒸发掉所有悲伤,这个世界才会美好。在楼下花店,我买了一大把金黄的非洲菊插在客厅地打眼处,每天带着希望一个人吃饭,看小若留下的话剧,我其实并不孤单,只要两个人互相想念,爱情就一直会维持下去,不管多么艰难,因为它已经在回忆里主宰了神经。
星期三星期四
一颗红色的星球她却爱着孤独
一只红色的舞鞋我却只有哀伤
看电视 听收音
听收音 看电视
我的头发它很整齐
我的衣服也很干净
向日葵说这样很浪漫
我要带上我的礼物
去见你 去飞行
去飞行 去见你
星期三我坐飞船去看你
嫡女掌家 瀟湘非傾城
80後職場新鮮人生存手冊
星期四我们一起去冒险
当星球停止膨胀
空气开始变酸
路上的玫瑰说很糟糕
他的花瓣要走了
突然下起了红色的雨
馭獸仙途
突然消失的声音
我对自己说再见吧
我的飞船也坏了
–特特“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