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tdj妙趣橫生小說 神墜之四大家族-大結局看書-iil2k

神墜之四大家族
小說推薦神墜之四大家族
南宫城门前。
“少主。”守门的两个人冲着墨遥作揖。
“小悠,我们进去吧。”墨遥说。
“我。。。我。。。”小悠犹豫了。就在这时,南宫城主和雪姑出来了。
“父亲。”墨遥和云儿齐声喊道。
“嗯,回来就好。”南宫城主说。
“小。。。小悠。”雪姑的声音颤抖着。
“我,对不起。”小悠说。
“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自作主张,原谅我好吗?”雪姑说。
“我,嗯,姑姑。”
“你,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
“姑姑。”
“你终于肯认我了,你终于肯认我了。”雪姑紧紧地拥住小悠,竟然流下眼泪来。
“太好了,哥。”云儿抱住墨遥。
“你抱住我干什么?”
“太感动了。”
神煌 開荒
南宫城主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微笑着。
晚上,雪姑和小悠在一个房间里谈话。
“你来的这么突然,我一点准备都没有。”雪姑说。
“你不用准备什么。”
“小悠这三年,你受了不少的苦吧。”
“怎么会呢,我生活的很好。有英叔和一群老百姓陪着我,有时候还会去找坎贝尔爷爷,对了,我还练了父亲留下来的毒谱,现在的我能更熟练地用毒了。”
“小悠,辛苦你了。对了,你和墨遥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小悠的脸红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墨遥那孩子对你用情很深,希望你不要负了他。”
“我不会负了他,除了。。。。。。”小悠忽然不说了。
“除了什么?”“没什么。”
“你肯定有事瞒着我,快说。”
“我,是关于神坠的,。。。。。。”小悠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雪姑。
“你告诉墨遥了吗?”雪姑问。小悠摇头。
“小悠。”雪姑紧紧地抱着小悠,小悠也回抱着她。
另一个房间里。
“墨遥,我已经老了,南宫城以后就靠你来守护了。你已经长大了,也拥有了保护神坠的力量。”
“我知道了,父亲。对了父亲,你知道光雪坠吗?”墨遥问。
“光雪坠?那是什么?”
“是第五块神坠,力量可以和四块神坠相抗衡。”
“竟然有这种事?那现在这光雪坠在何人手上?”
“蜀蓝大王,影轮。”
“是敌是友?”
“是敌。”
“这就麻烦了。”南宫城主皱起了眉头。
“父亲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墨遥说。
“那好,万事小心一点。”
“我会的,父亲。”墨遥说。
东方城中。
“父亲,我们回来了。”玉儿一进大厅就大声喊。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玉儿仔细看着大厅的人,忽然,“凌峰,你怎么来了?”
“有人冒充四大家族的人对我天罗神教进行袭击,我来确定那些人是不是四大家族的。”
“你要怎么确定?”朔琪问。
“带头的人身上有这个东西。”凌峰拿出一个木盒,木盒里面是一块小贝壳。朔琪走过去拿起贝壳,闭上眼睛。
“他在干什么?”皓欣问。
“嘘,别说话。”玉儿说。
一会儿,朔琪睁开了眼睛。“你看到了什么?”玉儿问。
“一个绿衣女子。”朔琪说。
“绿衣女子?”凌峰陷入了沉思,忽然,想起了什么,“难道是她?”
“她?她是谁啊?”玉儿好奇地问。
“对不起各位,打扰了,我得马上离开。”凌峰说着,拿回朔琪手里的贝壳,施展着轻功飞走了。
“什么情况?”玉儿等人一头雾水。
凌峰刚出了东方城门,就看见了一个绿衣女子。
“春六六,你到底想怎么样?”凌峰问道。
重生之謀妃當道 萌少爺
“我不想干什么。”
“那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
“因为我喜欢。”春六六冲着凌峰做了个鬼脸,然后施展着轻功头也不回的飞走了。凌峰看着那渐渐远去的绿色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西门城中,西门城主为宙凯准备了丰盛的一餐,当然,还有酒。宙凯喝的醉醺醺的,最后还是被人送回了房间。
蜀蓝,龙夜,不清泉将一封信轻轻地放在了桌上,然后拿起包袱就走了。
龙夜,本名龙清泉。三十年前,蜀蓝和加木联姻,加木的公主马达亚嫁给了蜀蓝的将军,龙将。马达亚在蜀蓝生活的很好,当时蜀蓝的王后也很照顾马达亚,更加让人高兴的是,她们两个
人同时怀孕。高兴得两个人当即决定:如果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就义结金兰,都是男孩,结为异性兄弟,若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后来,王后生了个男孩,马达亚生了一个女孩儿。这两
个孩子从小就玩在一起,感情也很好。然而好景不长,一场变故就发生了。原来,马达亚是加木的细作,这些年来一直偷偷地向加木传递着消息。大王很生气,将马达亚斩首示众,龙将一家
大小也因此受到了牵连。王后心善,不认龙家无后,便让人将龙清泉偷偷地抱了出来。从此清泉便在王宫里长大,并女扮男装,化名为龙夜。龙夜天天只知道练功,并且开始疏远了影轮。
“影轮,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不能接受。世上比我好的女孩子有很多,你一定会找到一个你真心喜欢的人。你要好好活着,我会带着你对我的
情谊一起消失,你忘了我吧。”
影轮看完信,攥紧了拳头:“你让我忘了你,我做不到。”
早朝。
“啊。。。。。。”朝堂内传来一声惨叫。
“还有谁不服我?”影轮冷冷的问道。其余的大臣看着地上被杀死的大臣,吓的腿都在发抖,都不敢说话。
“既然没人反对,那就是服从我了。”影轮一下子做到了宝座上,用手指着一个老臣说道,“我有事要离开一些日子,这段时间内你就帮我处理一下事情,有问题吗?”
“没有,老臣一定会尽心尽力的。”那个老臣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五个月后,朔琪,玉儿,宙凯,皓欣都来到了南宫城。
“终于来了,最后的时刻。”墨遥说。
“这个龙夜,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要找我们决斗。”宙凯说。
“我们不能大意,龙夜的身上很有可能有光雪坠。”墨遥说。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决战的地点是哪啊,龙夜的信上只是说让我们来南宫城。”朔琪说。
“不要着急,龙夜一定会想办法通知我们的。大家远道而来辛苦了,我带大家去休息吧。”墨遥说。
所有人都跟着墨遥走了,只有小悠没有动。
“龙夜。”小悠咬牙道。
“小悠。”雪姑从一旁走了出来。
“姑姑。”“我都听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脑子很乱。”
“不要担心了,会有办法的。”
南宫城门前的一棵树的后面,龙夜将一支带信的箭射了出去,箭直直的射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两个守卫好奇的走了过去。
“是一封信,给少主的。”一个守卫把信拿下来,然后直接跑进城里去了。龙夜看着拿着信跑进城内的守卫,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守卫跑到墨遥他们议事的那个房间,却发现只有小悠在那。
“你有什么事?”小悠问。
“北冥少主,有我们少主的一封信。”因为小悠和墨遥的关系都不是秘密,所以那个守卫并没有隐瞒小悠。
“把信给我就行了。”小悠说。
“是。”那个守卫将信交给小悠后就走了。
“姑姑,我先去了。”小悠说。
墨遥正在领着大家看屋子,小悠过来了,“墨遥。”
“小悠,怎么了?”墨遥问。
“有你的信。”小悠将信交给墨遥,墨遥接过信,打开,看了起来。
“这,这是。。。。。。”墨遥迅速的将信看完,“十五天后,龙夜要我们到北冥城决战。”
“我早就等不及了。”小悠说。
“那好,我们明天就起程去北冥城,今天大家就好好休息吧。”墨遥说。
“北冥城,我终于找到你了,清泉。”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影轮自言自语道。
晚上,南宫城内还是静悄悄的,皓欣呆呆的坐在房间的门口的台阶上,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想什么?”朔琪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没什么。”
“你骗不了我,你是想家了吧。”
皓欣点了点头,“我们来南宫城的路上遇到了二哥,你知道二哥对我说了什么吗?大哥和盈盈姐成亲了。”
“这是好事啊。”
“不是,要不是盈盈姐给大哥下了药,大哥根本就不会。。。为什么盈盈姐会变成这样?”
“皓欣。”朔琪轻轻地抱住她。
十五天以后,墨遥几人按照约定到达了已经长满野草的北冥城的废墟上,龙夜一身女装的龙夜已经到了。
“原来是个女的。”玉儿说。
“姐,你不是明知故问嘛。”朔琪说。
“闭嘴,我忘了不行啊。”玉儿狠狠地瞪了朔琪一眼。
“行,行。”朔琪的头上冒出几滴虚汗。
“你们动手吧,我是不会反抗的。”龙夜说。
“那好,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小悠手心慢慢的聚气,打算给龙夜致命的一击。
龙夜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但是却感到身体动了,睁开眼睛,看到了影轮。
“为什么?”龙夜问道。
“真是个笨蛋,你叫我忘了你,那你能忘了我吗?”影轮说。
“混蛋。”气急了的小悠紧接着发出自己的绝招,“双龙风啸。”
“小心。”龙夜一把推开影轮,自己却被小悠的绝招打中了。
“清泉。”
“噗。”龙夜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倒向地面。
“清泉。”影轮赶紧接住她。
“我,我快不行了。”
“你不会有事的。”
“影轮,谢谢你让我在你的心里住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我,不要为我报仇好不好。”
“清泉。”
“让,让我说完,影轮,我,我喜欢你。”龙夜的声音慢慢的弱了下去,等到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完全的没有了呼吸。
墨遥他们警惕的看着影轮,生怕他忽然的发动袭击。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替龙夜报仇的,但是我要替我父王报仇。我们蜀蓝有个习俗,心爱的人死了要为他祈祷三个月,是为了让她的灵魂放心的转世。所以,三个月后我还是要向你们挑战,
地点还是北冥城。”影轮说完,就抱着龙夜的尸体施展着轻功飞走了。
“这。。。算什么?”玉儿说。
“先回南宫城吧。”小悠说。
几天之后,大家又回到了南宫城,但是大家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回到南宫城的第一天晚上,小悠独自去找了雪姑。
“姑姑,我已经别无选择了,我需要你的帮助。”小悠说。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姑姑,我求求你了,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就凭现在四大家族的神坠是无法打败光雪坠的,我不能让大家有任何的危险啊。”
“好吧。”雪姑拗不过小悠,只能答应了小悠,“我需要做些什么。”
“我要得到其余的三块神坠。”
“好,我帮你。”雪姑的眼里已经有了泪水,但是她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
“好。”小悠笑了笑,眼泪流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雪姑便亲自下厨,为大家准备了很多好吃的食物,“大家这几天辛苦了,为了犒劳你们,我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一些好吃的来为你们接风。”
“雪姑,你别担心了,我们可是很厉害的。”云儿说。
“好好好,你们厉害,快吃饭吧,一会就凉了。“雪姑说。
“那我们开动喽。”
所有的人(除了小悠)都吃的津津有味,边吃边对雪姑赞不绝口,“雪姑,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听着所有人的话,雪姑只能苦笑。
“父亲呢?”云儿说,“父亲怎么没来?”
“他在练功。”
“不行,这么好吃的饭菜父亲怎么能错过呢,我去叫他。”云儿刚站起来,就觉得肚子突然疼得要命,赶紧用手捂住肚子,蹲下来,“肚子好疼啊。”
“云儿,你怎么了?”墨遥想过去看看她,但是自己的肚子也疼了起来。相继的,玉儿,朔琪,宙凯的肚子也疼了起来,而且是疼的趴在桌子上,起不来。
“肚子好疼啊,怎么回事?”玉儿说。
“你们放心吧,我只是在饭菜里下了一点药而已,不会害你们的。”雪姑说。
“雪姑你,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雪姑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一眼小悠。
小悠什么也没说,只是走到墨遥的身边,伸手去拿火洛坠。
“小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墨遥问。小悠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走到朔琪和宙凯的身边,拿出他们身上的神坠。
“终于都到手了。”小悠冷笑道,“只要拿到四块神坠,就会拥有无敌的力量,你们说,我手上有四块神坠是不是最厉害的?”
“难道你要肚子面对影轮?”墨遥问。
“我为什么要独自面对他?我的仇已经报了,现在我已经没有要留下来的理由。”小悠说。
“你要走?”
“南宫墨遥,我在你身边这么久,就是为了神坠,亏你还是最聪明的,竟然都没有发现,真是可笑。”小悠冷冷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一群人,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了。雪姑叹了一口气,也
跟着小悠走了。墨遥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悠和雪姑离开而无能为力。
小悠刚刚离开南宫城,身体立刻软下来,倒在雪姑的怀里。
“小悠,你没事吧。”雪姑问。
“姑姑,我没事,快走吧。”
森林另一头的小镇上依旧是一片凄凉的景象。雪姑和小悠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个面馆。
只是休息片刻,小悠便开始了准备。雪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泪毫不犹豫的流了下来。准备好盆子和匕首,小悠便开始了。
“小悠,你再考虑考虑吧。”雪姑说。
“姑姑,我已经决定了。只有我才能帮助他们,三个月的时间足以让我的血渗入神坠了,请你三个月后将神坠送到南宫城好吗?还有,不要告诉他们。”
“好。”雪姑点点头,但是心里依旧是很难受。
小悠将四块神坠放入空的木盆中,伸出手腕,将匕首轻轻地划过。顿时,鲜红的血流到盆中,落到神坠上。
“永别了,大家。”小悠开始运功,将身上所有的血都逼了出来。
傲世鬥皇 夜染錦綿延
腹黑病王:毒寵特工妃 離墨塵
很快的,血流尽了,小悠微笑着闭上眼睛向后倒去。雪姑赶紧接住她,往她嘴里塞了一个东西,并点住小悠全身的穴道。看着桌子上满满一盆的鲜血,再看看小悠那面无血色的脸庞,雪姑
的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冥灵,拜托了。”雪姑开口了。
“交给我吧。”冥灵扫了一下小悠,小悠立刻被绿光包围。
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墨遥一直没有笑过,只是拼命地练功,练功。他想去找小悠问清楚,但是不知道小悠在哪儿。他觉得小悠可能会独自去面对危险,所以他去过北冥城,但是没有任何
人影。他只有拼命地练功,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想起小悠。
动身的前一天,南宫城外忽然来了一个人,指名要找朔琪。朔琪来到城门外,那个人却向森林中跑去。朔琪感觉很奇怪,赶紧追了上去。终于,前面的人停了下来。
“你是?”朔琪看着前面的人,感觉很奇怪。那个人转过身来,看着朔琪。
“你是雪姑。”朔琪说。
“我知道你们明天就要去北冥城了,所以我来给你们送东西。”雪姑将手中的木盒子交给朔琪。
“这是?”
“记住,无论你感应到了什么,都不要说出来,还有,不要把我来找你的事告诉大家。”雪姑说完便施展着轻功飞走了。
南宫城内,大家聚在练功房内,互相切磋着,朔琪拿着一个木盒进来了。
“你拿的是什么?”玉儿问。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把盒子交给我之后就走了。”朔琪说。
“什么人来找你?”墨遥问。
“我,我不认识他,那个人把盒子交给我之后就走了。”
“我们看看里面是什么吧。”云儿说。
“嗯。”朔琪打开盒子,里面的四块神坠整齐的摆着,每块神坠上都泛着微微的红色。
“这是,神坠。”所有的人都惊到了。
“神坠,变得好奇怪啊。”墨遥说,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朔琪,是不是小悠来了?”
“没有,我没见到小悠。”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小悠会将这四块神坠送给我们?为什么神坠变成这个样子?”墨遥自言自语。
“神坠。”朔琪伸手去拿自己的神坠,当他把神坠攥在手里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些画面。朔琪一激动,装有神坠的盒子就掉在了地上。
“朔琪,你怎么了?”皓欣吓了一跳。
“我,我没事,就是看到神坠太激动了。”朔琪说。
“是这样啊。”所有人对他是百分百的信任,所以就连墨遥都没有怀疑,因为墨遥正在想小悠。
“怪不得雪姑会说那样的话。”朔琪在心中默默的想道。看着墨遥,朔琪咬咬牙,最终还是没有将小悠的情况告诉他。
回到面馆,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悠,雪姑毫不犹豫的将她扶起身来。
“雪姑,要是主人知道了,她会很伤心的。”冥灵说。
“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一命换一命,我不后悔。”
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了。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北冥城。
“决战吧。”影轮拿出光雪坠,激发神坠的力量。光雪坠的力量还没有完全的被激发,墨遥他们就感到了强烈的压迫感。墨遥,朔琪,宙凯,玉儿四人同时将功力注入到神坠中,激发
神坠的力量。
两方的力量坚持不下。影轮见此,收回了一只手,在胸前比划了一阵 ,“幻术。”顿时,又出现了五个影轮。五个影轮开始攻击墨遥他们。虽然墨遥他们被打伤了,但是墨遥他们依旧坚持
着不收回内力。但是神坠的力量明显的弱了下去。
邪魅總裁獨寵嬌妻成癮
“真是卑鄙。”玉儿骂道。
“各位,拼了。”墨遥喊了一声。四人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部注入神坠,影轮也不甘示弱,继续加大自己的内力传输。
五块神坠在天空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慢慢的,五块神坠竟然融合成了一个神坠。这个神坠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将所有人弹开了。空中的神坠继续散发着刺眼的光芒,慢慢的,慢慢的,神坠
开始旋转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变成了粉末飘向大地,飘向远方。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影轮站起来,将自己剩余的全部力量都使出来,双手聚成一个黑色的光球准备击向墨遥他们。已经没有力气的墨遥四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影轮聚气,眼睁睁的看着
黑色的光球越来越大,眼睁睁的看着影轮突然向地面倒去,等等,是向地面倒去。
“云儿,你又不听话了。”墨遥看着站在影轮旁边的云儿说到。
“哥。”云儿不满的喊了一声。
“不过,做得好。”墨遥对着云儿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云儿马上开心了。
墨遥几个人站起身来,看着影轮,都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云儿,你没有杀他吧。”墨遥说。
“没有,我只是把他打晕了而已。”云儿说。
“也好,我们留他一条命。”墨遥说,“可是神坠没了,不知道她会不会。。。。。。”
“墨遥。”朔琪看着墨遥欲言又止,“或许,不告诉他是对他最好的吧。”
一年以后。坎贝尔爷爷坐在桌子旁的凳子上喝着酒,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悠。
總裁的億萬小小妻 蔚藍雨
“坎贝尔爷爷,主人怎么还没有醒啊?”冥灵爬到坎贝尔爷爷的肩上问道。
“我怎么知道。”坎贝尔爷爷继续喝喝酒。
“您别喝了,快点把主人治好啊。”冥灵伸出自己的手去抢坎贝尔爷爷的酒壶,但是坎贝尔爷爷怎么能够让它抢去呢。一人一兽就这么闹了起来。
床上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挣扎着坐起来,看着桌前的人,疑惑道,“你们是?”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