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tod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如花姑娘追夫記 線上看-第一章 如花熱推-qmcgi

如花姑娘追夫記
小說推薦如花姑娘追夫記
清水村背靠着角山,村口有条小河叫清水河。
河水很清澈。夏天的时候很炎热,村里的熊孩子一个个的都跳河里玩儿。
封神滅仙記
角山把清水村和外界隔开,与世隔绝。外界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可,没人能成功。
大羅金仙 流連往返1979
角山最高处是望夫崖。
据说是战争时候,清水村的妇女会到望夫崖眺望,期盼能看到在外打仗的丈夫。久而久之,望夫崖也就留下来了。
落日余晖洒落大地,望夫崖被照的红彤彤的,连带着望夫崖上席地而坐的女娃娃。她短短的黑发勉强扎成羊角辫,只有几根悄悄滑落,如玉的肌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小巧的鼻子,粉嫩嫩的小嘴微张,此一见已是小小娇娃。
望夫崖的风很锋利,像是刚磨好的尖刀,刮到司清脸上生疼生疼。
那座江湖那個人
這個明星在混日子
司清看着远方,双眼迷离,思绪万千。
她爹叫玫鸠卿,据说以前当过宰相,后来和她娘来了清水村当起了教书先生。
她娘呢?貌似叫沈慕北。据说是个武林高手,后来就……
据说沈慕北生她的时候,那个哭声大如雷,吓得清水村方圆百里的动物都消失不见了,后来她过满月才看得到动物。当时害的她爹以为生的是男孩,白高兴了好阵子,后来她爹在她面前每每都要叹气。
据说,她爹第一次看到刚出生的她的脸时,眉毛直抖,一声不吭地把她递给沈慕北,转身坐到台阶上盯着大门发愣。沈慕北凝视着司清皱巴巴的小脸好一会儿,良久才憋出三个字个字:“好,漂,亮。”于是乎,沈慕北给让她爹给取个名字。她爹沉默了,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三天后她爹推开门扔了一张纸给沈慕北。沈慕北正给司清喂奶,吓了一跳。摊开纸,上面就写着俩字–“如花”。玫如花这名字就这么诞生了。
司清三岁就能满地跑了。沈慕北拿着条鞭子要司清学武。
苦逼的司清童年就是这么黑暗。
司清四岁那年夏天,她在院子里扎马步,沈慕北搬条凳子坐在院里的树下靠着树,手里拿着那条白鞭子,脑瓜子一点一点的,眯眯瞪瞪的,应该是睡着了。
司清却不敢偷懒,一动不动的。沈慕北耳力极好,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听见。
恰巧司清遗传了沈慕北这一优点。
院墙上悉悉索索。
司清抬眼望去。一个面容清秀穿着褐色布衣的小男孩坐在墙上,直愣愣地看着司清,看上去比司清大上了那么五六岁,该是有十岁了。
司清看着他,他也看着司清。半晌,一道可疑的银色粘稠液体从他鼻孔里滑出来。
司清脑子一片空白……
“咚–”
那个小男孩掉了下去,那么高,摔下去肯定很疼。司清想。
这时,沈慕北神奇般地醒了。娘俩目光对视两秒。
隔天早上,隔壁老王就领着媳妇儿孩子上门来。老王白白净净,声音阴柔尖细,像个太监,老王媳妇儿长的很漂亮,说话声小小的如蚊呐。
那个小男孩又换了件蓝色衣服。
老王和老王媳妇儿和沈慕北聊的极来。沈慕北打发着司清和小男孩出去玩儿。
司清蹲在院里玩泥巴,小男孩就在她身后看着她。
“你跟着我干嘛?”司清瘪嘴怒视着他。
小男孩毫不设防地绽开了笑容。
司清看着他像清水河般的褐色瞳孔,心漏拍一跳。算了,就让他跟着吧。自那以后,司清不论去哪,身后就跟着一个尾巴。忘了说,小男孩叫王紫阳。老王和老王媳妇儿都喊他狗蛋,司清也跟着喊顺口。
晚上她爹回来后,他们一家又来了。
沈慕北兴头上,不知不觉喝高了,白净的脸红红的。她举着酒杯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说:“酒逢知己千杯少。相逢恨晚呐!我们这么投缘,小孩子也玩的好,当一家人得了!”老王和她一拍即合。当即交换了信物,全然不顾已经铁青着脸的司清她爹。
三國之雄霸天下 東一方
沈慕北给的是一柄泛着幽光的黑色长剑,是她一直珍藏着的宝贝“擎刹”,因为不是女子用的剑,所以一直放着。
老王家给的是一枚白色暖玉,佩戴者不惧寒,一看就是好东西。
东西到手,沈慕北对老王夫妇的要求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玫家院里和玫鸠卿学堂上就多了个人……
司清择了根野草衔着,不时用牙咬一下。鲜嫩的野草被刺破了薄薄的皮,鲜甜的草汁顺着牙齿的轮廓到了牙龈,满嘴的清香。
女神重生愛上我
司清吐掉干瘪的野草,站起来拍拍屁股,对着不知何时站在她后面的狗蛋说:“走吧,回去了。”回去挨鞭子了
血色京華 大禹王治水
夜幕降临,玫家大院里一声接一声的鞭子抽打声。
烽火耀中華
狗蛋趴在墙头上,忧心忡忡地看着司清挨打。
“小王八蛋又跑到望夫崖干什么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不是你该想的!老老实实地给我待着!”
“嘶–轻点,沈夜叉,你倒是轻点啊!下手这么重,我是你捡来的吧?喂喂喂!轻点!嘶–”
“老娘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你,你就这么跟你老娘说话!看我不抽死你!”
“啊–爹!玫鸠卿!你媳妇儿虐待小孩了!”
……
倔強小仙妻 雅峰師姐
旧坑已弃,新坑开挖,欢迎跳坑。隔几天再正式开始发文。